在我十六年的人力资源生涯里,第一次碰到候选者全是被裁员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