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坚决不啃老的年轻人,过得到底怎么样?

image

“全世界有1/3的年轻人还在啃老”——整个2018年,这则新闻不时出现,提醒着人们,即便到了2018年,“啃老”依旧是很多年轻人的生活选择。尤其是在大城市,高企的房价和生活成本使得年轻人的啃老比例远远高于1/3。

在一项关于“啃老族”的调查中,数据显示,“啃老”比例最高的年龄段是28到38岁的中青年族群。在月入过万的受访者中,依旧有四成表示当过“啃老族”。还有数据统计,一些城市65%的家庭都存在“啃老”问题。

“啃老”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常态甚至理所当然。但今天,我们找到了一些不一样的故事——那些不啃老的年轻人。他们与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同样面对生活的重压,但却主动或被动地选择了完全自立。我们希望这些故事,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生活的多种可能,给自己更多的选择与勇气。

文 | 李悦 洪璧 周取
编辑 | 金石

“无老可啃让我一直奔跑,一刻也停不下来,一刻也不能停下来”

image

大学毕业的那天,我就意识到了这件事——靠父母养活的时光彻底结束了,从那天起,我必须自己赚钱养活自己。这并不是因为我有多自立,而是我不得不这样做。

我在一个小县城长大,是家里的老大,还有一个弟弟。家里条件很一般,爸妈也不可避免地重男轻女,在他们看来,供我读了大学已经是一件很特别的事儿了。对于这一点,我没什么怨气,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这是我从小就明白的道理。

大学毕业找工作时,我的诉求是需要一个北京户口。于是,我进了一家国企,干财务,工资很低,但有户口。那时,我的收入只够支付房租和基本的生活费用,每个月,我还得给家里钱。每个月发工资的那天晚上,我妈会准时给我打电话,寒暄几句后就进入正题——该打钱了。

这份工作干了快四年,有一天晚上,我躺在老破小的出租屋里,盯着黑乎乎的房顶,问自己:“如果你不寻求自我改变,你将过很久这样拮据、平庸、无聊的日子,或许,你也可以依靠一个男人改变,但你愿意吗?”答案是——不愿意。能决定你怎样生活的人,永远都是你自己——这也是我从小就明白的道理。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朋友跟我说起他们公司想招一批驻外的财务,去非洲,很苦,但收入很高。我立刻就动心了,详细了解了情况后,我考虑了大概半个月就决定辞职,去非洲。

去非洲工作的合约签了五年,那是我从27岁到32岁的五年。其实,在非洲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苦,就是卫生条件比较差,我们这种跟着工程队走的财务,得疟疾、招惹一身跳蚤,这都是很平常的事儿。但收入的确不错,而且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儿,存钱很容易。

这五年中,我每个月寄给家里的钱翻了几倍,父母拿这些钱给我弟付了买房的首付,我也存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一百万。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遇到了我现在的丈夫。

五年期限到,我们一起回国,用两个人在非洲攒的钱,在北京五环外买了套房,买了一辆很朴实的车。我们结了婚,准备尽快生孩子,但这时,我爸病了,脑中风,连续好几次,直到彻底失去行动能力,只有三岁孩子的智力。

很多时候,我真是觉得人生的永恒主题就是去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难题,所谓开怀的时光是非常稀有而奢侈的,所以,才需要特别珍惜。

因为父亲生病,我需要赚更多的钱,我必须在两个选项中做出选择,一个是继续出国驻外,一个是考注会,换一个赚钱更多的工作。我想有自己的孩子和家庭生活,因此选择了后者。我开始拼命复习,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拿下了注会,去一家游戏公司做了财务总监,拿到OFFER的那天,我的感觉就是——又击倒了一头生活中的怪兽。

前年,我看着一路飙涨的房价和家里那住着一家三口的60多平米,我又做了一个决定——换房。我在房价疯涨的那个月卖掉了房子,因为对方不着急住,我又反手租了一年。这一年中,我找到了自己心仪的房子,是个复式,还有个大大的露台,更重要的是,房价降了,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背了400万的房贷。

去年秋天,我们全家搬进了大房子,还把公公婆婆接来了北京。搬家的第二天,我在我人生中住过的最大的房子里醒来,去露台上发了一会儿呆。我的印象中,那几乎是我这些年来最放空的十几分钟,在那之前,我就像一个一直奔跑的人,一刻也停不下来,一刻也不能停下来。

站在露台上,我突然想起了我爸。因为行动太不便以及我妈要坚决守着我弟,他还在老家,几乎完全失智。这些年,我虽然无老可啃,完完全全靠自己过得很辛苦,但和绝大部分子女一样,我的奋斗目标之一也是让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现在,我的生活看上去还算不错,但我爸却无法和我一起在露台上晒太阳,看看远处的风景。作为女儿,我能做的只是有假期就回去看他,以及在下次回去的时候,为他选一块上好的墓地。

其实,无老可啃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让我有点难过,因为,这会让我觉得有点孤独,觉得好像我爸妈没有那么爱我,但这也让我更自信——毕竟,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来自我的双手,我有能力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这生活中的每时每刻都让我感到踏实而坦然。

“既然没有选择父母提供的生活,那就要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image

我现在正在英国伦敦政经读硕士,已经开学三个月了,上学的费用是我本科毕业以后自己攒的,一共准备了30万。其中学费就要差不多20万,我知道剩余的钱做生活费也许不太够,但实在不想再等一年了。

去国外留学是我的梦想,选英国一是因为觉得英音好听,二是这里硕士只需要一年,性价比高,如果去美国,两三年的学费我需要攒更久才支付得起。

我高中学习不错,但是高三那年老爸生意失败,家里闹得一团糟,我一下心态就崩了,觉得做什么都没有意义,每天像行尸走肉一样在学校里神游,直到高考失败,去了一个南方二线城市。

上大学以后,我原本以为只要我足够努力就可以弥补差距。那时候我就想出国留学,所以像魔怔了一样学英语,到英语系去蹭课,整天缠着外教和他聊天。到了大三,我代表学校去参加一个英语演讲比赛,别的学校都有专门针对竞赛的社团,而且有辅导老师跟着全程指导,我们是学生自己请假去的,输得很惨,差距大到我连做观众都跟不上别人的节奏。那个时候我知道了,虽然说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但是能在有领路人和竞争者的环境里,磨砺出来的光芒是加倍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毕业以后一定要到深圳去发展。那几年,我在一家培训机构做英语老师,周末还兼职做家教辅导。

为了省钱,我每天晚上九点半都会在超市守着抢特价面包、熟食,和我竞争的都是阿姨甚至奶奶,一开始她们看我的眼神充满敌意,后来因为我只买自己一个人吃的,量少,她们有时候自己抢到好的还会分我一点,也算是贫穷生活里互相取暖的安慰吧!

我父母当然不支持我这样做,他们觉得我应该回老家去——一个中部省份的的小县城。在那儿,我是可以啃老的,父母能凭借他们多年积攒下的人际关系给我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再在我结婚的时候陪嫁一辆10万左右的车,这就是全部了。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既然没有选择这样的生活,那我也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最狼狈的时候,我坐了两个小时的车从工作的地方回到租住的小次卧,发现忘记交电费被房东断了电,也没网了。我只能早早在黑暗里躺下,看窗外星星点点的亮光,安静得让人觉得脱离了真实世界。

在我特别特别累的时候,我会想象,我一定要让我未来的孙女,跟她的同学提起我的时候,是自信风趣的语气,讲最后一切是怎么好起来的。每次想到这些,我就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算什么。

后来有一个偶然的机会,学生家长推荐我去一个网络儿童节目做了助理主持人,每个月录制两次,也不影响我正常工作。虽然我性格自卑,骨子里很排斥抛头露面,可我还是去了,因为酬劳抵得上我几个月的收入。

这也是我生活费没攒够还敢来英国的原因:因为上节目的经历,我越来越习惯于面对镜头,我做直播、用微视频账户教英语,拍短片记录我的大学生活,还在学习剪辑,希望也能挣一些钱。

现在我在网上用视频分享我的留学生活,弹幕里有人羡慕,但是也有人会说,我硕士毕业回国以后,还不是得面临买房的问题,依然要啃老。但是我想说,如果有钱,我更愿意花在提升自己上,那种幸福感是什么都比不了的。

如果有人像我一样,出身于小城却希望看到更大的世界,我想说,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迷茫、纠结、自卑上,不要急于知道问题的答案。未来需要埋头努力争取,也需要耐心等待。只有在前进过程中,才能越来越看清楚未来的方向。

“不啃老,让我掌握了自己生活的主动权”

image

我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再问父母要过钱。不仅如此,因为我住在家里,每个月还要向爸妈缴纳伙食费。

我不需要伸手向父母要钱,因为我在当地确实收入还算不错。但凡事都有代价,我付出的代价就是,为了拿到这个收入,我必须忍受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行业的市场环境恶劣,工作节奏也不太好。忙的时候,周一到周五都要加班,周末也需要花一天时间去公司。这份工作挤压了我生活太多时间。

但这也会让我抓住一切机会享受生活。我们奖金都堆到年底才发,而且数额相当可观。等于公司无形中强制帮你存钱,一到年底,我卡里就会莫名其妙多出一笔巨款。这时候就可以充满底气地去旅行,去做副业。

旅行基金是我每年必存的一笔钱。这笔旅行基金也是逐年增加的,从第一年的1万到第三年的3万。旅游地也随着收入的变化,刚开始在国内旅行,后来去日本、新加坡、尼泊尔,之后开始往欧美跑。

前阵子大家都在讨论的HPV疫苗,我一看到也立马预约去香港打了。一刻也不想耽误,这些消费,我认为都是非常必要的,就算日子过得没有那么宽裕,健康难道不是第一的吗?

去年,我买了自己的车。用奖金付了车子首付,之后每个月再还3800元的车贷。

买车也是我为自己存钱的一种方法。在买车之前,我几乎每个月都将近月光,买车至少每个月有一笔你必须支付的费用,况且,车子这样的大型实物可以给我安全感。

不啃老,也让我掌握了自己生活的主动权。花自己的钱,爽就爽在——你不用给任何人做交代,只需要给自己一个交代就好。

我永远不需要跟父母交代钱花在哪里。如果你花着父母的钱,他们质问你钱怎么花的,拿着这些钱要做什么,买的东西多少钱,你根本无法拒绝回答。

现在,我不仅不啃老,偶尔也会让爸妈啃啃我。比如,会经常给他们买礼物,年底发奖金给他们一人包一个一万块的红包。

他们也习惯了这种生活,前两天我要去参加朋友婚礼,没有现金。我爸借了一点钱给我。参加完婚礼回来,我一踏进家门,我爸立刻就说,“现金可以还我了,没现金就转账给我。”可以说,跟我这女儿也是算得非常清楚了。

“不啃老是一种对自己的倒逼,你可以借此了解自己到底有多棒”

image

我现在读研二,但三年前就开了自己的漫画工作室。我爸说,嘿,还真没想到,你靠着随手涂涂画画竟然能养活自己。

我爸那眼神挺欣慰。他以前总觉得我画漫画是不务正业,高三那段时间,同学都把自己的兴趣停了,班里唯一的消遣就是翻烂的几本作文素材杂志。但是我学习越紧张,就越想画漫画。

我从小就算是有点绘画天赋,我最喜欢的漫画家是日本的手冢治虫,虽然他在我出生前就已经去世了,但他一直是我的偶像。

从初中开始,我几乎天天都会画一幅小画,画学校里发生的事,爸妈惹我生气时我也会画他们发火时丑丑的样子。有一次我爸看到我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就说了我一通,什么画画有什么用,能考上好大学吗?以后能养活自己吗?那个时候我就想,那我们就走着瞧吧。

事实证明,画画不仅没有影响我的高考,反而让我释放了不少高三的压力。那时候我在微博上发自己画的高三生活,就有不少人关注,觉得很有意思。上大学后,我画得更勤了,也算是积累了一批比较忠实的读者。

通过微博,有不少媒体来找我约稿,为他们的文章或者专题配图,从大二开始,我就再也没问家里要过生活费,当时我爸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当然了,他也为他之前的言论感到有一点尴尬。

后来,我注册了微信公众号,开始有系列、有计划地画。其实,画画只是一种表达形式,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内容,所以,画画之余,我还需要大量的阅读、观影,旅行去丰富自己,这样画出来的东西才言之有物。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更新一幅“晚安物语”,用自嘲的方式画一些自己的囧事,再加上几句小感慨,没想到特受欢迎。我想,这其实也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一种潜在需求——现在大家什么全都依赖电子产品,信息和社交眼花缭乱,每天过的都特快,你都记不得发生了什么,但是我通过画漫画,可以把那些最细微的感触和事件记录下来。

现在,我的公众号经营状况还不错,每个月收入在20万左右。我打算研究生毕业之后就开自己的设计公司,去研发和生产更有价值的漫画产品,也许我无法向手冢治虫那样成为大师影响好几代人,但我希望通过我的画笔,能让更多人在忙碌中得到片刻的喘息,让我的画能带给大家更多的快乐和抚慰。

我记得刚上大学的第一个寒假,我大伯来我家,看我还在涂涂画画,他跟我说,你怎么还是这么不务正业。你看你表哥,踏踏实实地大学毕业,找了个国企的稳定工作,多好。

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今年十一回家,我大伯又来了,还带着我表哥。这一次,他对着我表哥说,“你看西西,手下几个人,一个月挣几十万,学费和生活费都自己掏,你呢?就知道啃老,娶媳妇买房把我的养老钱都掏空了!”

我知道,我能够做到今天这样也是因为运气好,赶上了社交网络发展的红利,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因此而过上不啃老的生活。但我想说的是,不啃老有时候对自己是一种倒逼,不这么逼一下,你或许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棒。

“决定不啃老买房的那一刻,我们夫妻俩解脱了,父母也解脱了”

image

我曾经差点就啃老了,而且说得残忍点,是打算啃光父母一辈子的骨血。那是2016年,我和老婆都正好步入30岁,毕业以后在北京租房五年整。

租房的生活是这样的,一开始什么都忍受得了,我们住过五家合计小二十口人合租的隔断房,每天早上必须五点起来洗漱,否则就再也排不上队了。也把一米二宽的单人床当双人床挤过。那时候我们俩都沉迷于在淘宝上淘各种几十块钱的出租屋改造神器,有可撕墙纸、带电机的塑料洗衣桶什么的。

后来积攒下来杂物越来越多、搬家成本越来越大,就难以忍受在房子上折腾了。尤其是有段时间媳妇要考注册会计师,在家复习,但是楼下总有大妈跳广场舞,我们给物业投诉扰民,物业先问我是租户还是业主,在他们看来,租户没有资格投诉业主,而对错根本不重要。

再加上那年房价又猛涨了一波,满世界都是上车永远不会后悔,但是如果不买房就要被时代抛弃的论调,我突然心态崩了,红了眼,下决心一定要买房。

我们俩盘算了手上的存款,加上所有信用卡额度,又借遍了能开口的朋友,一共掏出差不多60万。一开始我对房市没概念,还以为我们的本钱已经不少了,结果看房过程中一再被打击,预期一降再降,面积从80平降到60平再到40平,地理位置从通州到昌平,有时候去看房的地方远得我怀疑自己已经出了北京的地界,后来甚至想不行就在河北买个大房子算了,然后每天坐高铁上班,说不定比现在挤地铁还能快点。

但是无论我怎么降低标准,我的钱始终是不够的,所以我惦记上了父母。他们是90年代末的下岗工人,后来开了个小卖铺供我读书。

最初,他们拿出了全部的积蓄,把店也盘出去了,凑了不到20万。但20万在北京最多也就买五平米,我想让他们把房子也卖了来北京和我们一起住。当我说出这个想法后,电话那头沉默了十几秒钟,我妈说,他们愿意卖房,不过得等两个月,我爸前两天膝盖做了个手术,怕影响我们工作就没告诉我,他休养期间暂时还来不了北京,需要在老家有个稳定的住处。

挂了电话我特别想抽自己。我不得不承认,我把他们从老家连根拔起,到北京来住一个十几平米的卧室,无非是绑架他们后半辈子也为我而活而已。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一整晚,最后还是决定放弃啃老。作为一个男人,我向自己也向家人承认,现在,我没有在北京买房的能力。

那一刻,我们夫妻俩解脱了,我们的父母也解脱了。现在,我和老婆做好了四十岁之前不买房的准备,消费观更大胆,愿意花成本做自我提升,打算积累好视野和经验,过几年找个压力小一点的二线城市发展,我爸妈在我们当地上了老年大学,学学电脑和英语,一个月前还第一次出国,去了泰国度假。没有互相绑架,我们都过得更轻松了。

来源:每日人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些坚决不啃老的年轻人,过得到底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