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Lime的召回事件来看共享出行企业的困境

过去5年来,共享出行毫无疑问代表了一场新兴经济革命。从滴滴出行到摩拜.ofo的出现,它们确实为一些传统出行方式的困境带来了解决方案,但另一方面,从经济学家的角度来看,质疑也从未停止:这种模式到底有没有创造新的经济价值?

现在这个谜团抛给了硅谷创立的共享出行公司Lime。

image

2017年,孙维耀在硅谷创立了Lime。

过去一周内,孙维耀每天需要工作20小时,打超过30个电话。从2017年创立Lime以来,他还从来没有这么忙过。

今年春天,除了原本的共享单车业务,成立于硅谷的共享出行公司Lime上线了共享电动滑板车业务。但在11月10日,他们不得不宣布立即召回一批存在质量安全风险的电动滑板车——据使用过Lime共享滑板车的用户表示,一些滑板车会在骑行过程中断为两截,尤其是在踏板和手杆交界的位置。Lime并没有公布这次涉及召回滑板车的总数,但孙维耀表示它们主要分布在美国和欧洲市场。

起初,Lime把这些电动滑板车损坏的主要原因归结于人为的重复性破坏。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安全报告出现在Lime的内部沟通上,而出问题的滑板都集中来自于一家名为欧凯的中国供应商,它们在正常骑行状态下也会发生折断的情况,这才让Lime对这个问题重视起来。

一位名为Ted的Lime Juicer,也就是负责为Lime电动滑板车充电的众包成员之一,早在九月就向Lime反映了滑板车有出现折断的情况,表示在自己接手充电的滑板车中有20%在踏板处出现了裂痕。

另一位负责维护Lime滑板车的维修技师也提到他和他的同事们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内就发现,滑板踏板处的裂痕通常在产品上街几天时间内就会出现。为了测试,他们还特地录了一段视频,这些滑板在跳跃几下之后就会折断。他们把这段视频放在公司内部的通讯系统中详述了这个问题,但一开始经理并没有很积极的去跟进。

“Lime的电动滑板产品中的大部分是由其他工厂生产,被召回的欧凯产电动滑板车也已经被更安全更可靠的产品取代,所以Lime的整体运营并不会受这次召回事件的影响。”孙维耀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不过他也承认,这次事件暴露出了Lime在内部沟通和反应上不够顺畅,现在他也会花更多的时间参与用户访谈,并制定更高效的内部沟通流程。对产品采购和供应商的挑选也会采取更严的标准。

欧凯(Okai)是Lime自今年春天进入电动滑板车市场以来,选择的第一家代工厂,是由Lime在中国的团队介绍的。Lime自成立以来就把中西合璧的团队作为自己的一大优势,即挖掘中国的产业链和制造能力,配合在全球各个市场的本地化运营。接下来,Lime会加强对供应商的质检和更新。

“每一辆Lime滑板车在正式投入使用之前,需要经过400磅的压力测试,以及在实验室内上千米的骑行测试。现在我们意识到,必须还要再加入实际环境的测试以及抽检,来保证产品的足够安全。”孙维耀说。

事实上,自上线以来,电动滑板车是否合适作为大众交通工具,这一质疑一直在美国社会存在。

image

11月10日,Lime宣布立即召回一批存在质量安全风险的电动滑板车。

今年夏天,Lime滑板车已经有过一次小规模的召回。那次出事的是电池,有可能引发起火事故。Lime认为这批由赛格威-纳恩博生产的电动滑板车因为在制造的焊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技术问题导致它们容易短路,才会导致电池容易起火。

赛格威-纳恩博是由2012年成立于北京的智能短交通产品企业纳恩博,通过并购1999年创立于美国的短交通和机器人技术企业赛格威所组成的。赛格威很快在一份声明中否认了自己的责任。他们组织自己的电池技术专家得出的结论是,这种焊接技术通常会让电池停止充电和放电,但不太可能会让电池短路。

赛格威光是在今年就生产了100万辆电动滑板车,其中10%卖给了Lime。他们同时也是将近30家电动滑板车品牌的供应商,其中也包括Lime的主要竞争对手Bird。但只有Lime的滑板车会出现电池着火的问题。

赛格威认为更有可能的原因是不合理的充电和维护。一方面,公用的共享滑板车普遍都会遭到用户的持续性破坏,电池在这个过程中遭到损坏也是极有可能的。此外,电池如果充电过量或是没有使用赛格威指定的充电工具,都有可能引发着火。

“我们不认可Lime的事故调查评估,我们觉得他们并没有很好的理解电池技术。”赛格威在声明中说。

孙维耀强调真正出现问题的电池只占总体数量的0.001%,Lime在3个月前已经全部召回了携带这种电池的电动滑板车。此外,Lime目前也取消了众包滑板充电的Juicer项目,并在全球各地的充电中心增派人手,保证24小时都有Lime内部的员工负责电池充电,他们上岗前都会接受严格的安全培训。

推出不到一年,共享电动滑板车便屡屡曝出安全问题,某种程度上,最初以共享单车为主营业务的Lime决定推出共享电动滑板,有着不得不考虑的盈利压力。

Lime的成立是受国内共享单车初创公司的启发,最早只是做单车业务。“但单车的普及率在欧美市场也比较高。但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考虑局限于一个产品,而是打算成为一家短途出行平台公司。滑板在海外市场很受欢迎,而它停靠占用的空间也要比自行车小很多,当时推出这个产品也是很自然的决定。”孙维耀说。

当然,和自行车比起来,滑板在结构的稳定性方面必然会差一些。它的轮子更小,在一些路面不够平整的地区骑行的话,很容易造成损耗。但Lime自己的调查发现,滑板车整体的事故率相比自行车是更低的,更多情况下,是由于这个产品太新,用户还没掌握使用的技巧,才导致一些事故的发生。

“自行车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滑板车的整个历史才只有18年,电动滑板的历史更是只有5至8年,Lime推出电动滑板只有8个月的时间,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我们学习。”孙维耀说。

但在资本的催促下,留给他们学习的时间并不多。今年7月,Lime获得了来自Google风投GV、Alphabet和Uber以及其他风险投资、对冲基金的投资,金额总计3.35亿美元,到目前为止,Lime共计融资4.67亿美元,估值达到11亿美元。

有了新资金的注入,Lime计划11⽉将在西雅图推出大约500辆两人座的共享汽车,2019年一季度在圣地亚哥发布电动共享汽车。共享汽车相比单车和滑板会更适合西雅图多雨的气候,而在圣地亚哥,当地政府则特别鼓励电动车的推广。

孙维耀认为Lime从运营上千辆的单车和滑板车,到运营几百辆汽车,应该不是太大的难题。而且汽车在保养和维护上会更容易,客单价则更高。

在产品上,Lime已经有了单车、电动单车、电动滑板和共享汽车,并进入了全球20个国家。短期内的快速扩张或许造成了其对产品质量和运营管理上的疏忽。

现在孙维耀最为担心的是这些召回的新闻会让Lime的品牌形象受损,接下来Lime要继续扩张的话,还得依赖于这些过去辛苦建立起来的用户基数。

另一方面,有打算做成一个城市交通平台的公司不在少数,其中不乏一些明星企业。打车软件Uber和Lyft也纷纷开始布局各自的汽车、单车、滑板车的产品矩阵,它们未来都将会成为Lime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微信号:CBNweekly200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从Lime的召回事件来看共享出行企业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