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无名之辈》的逆袭合乎情理,它有成功的共情体验

《无名之辈》成了黑马已经不是新闻了。

早在这个周末之前,这部影片逐步上扬的排片率已经证明了口碑对一部影片到底能起到怎样的作用。鉴于《无名之辈》主要出品方和发行方是来自香港的英皇电影,并没有实力强大的内地发行公司。最初上映时多个平台的前期监测数据都显示,观众几乎不知道这部电影的存在,而影院经理给这部电影的排片也从周五上映首日的 13% 跌到 10% 。差一点点,《无名之辈》就要被市场放弃了。

幸好,观众口碑发酵的速度很快。上映次日,其单日票房从 800 多万提升到 2300 多万,占单日票房的比例也从 5% 提升到接近 8% 。随即,影院经理加大了排片,将其排片重新提升到 13% 。而其票房占比也逐渐超过了排片率,这说明观众对于电影的热情已经超过了影院经理的预期。

本周末《毒液》的热度渐渐淡去,《无敌破坏王 2》的开局也如同此前大部分迪士尼发行的动画电影那样无功无过,剩下的空档就留给了《无名之辈》。这部小成本电影以大约 1.6 亿元的分账票房,成为了周末票房冠军。

image

在一片视效大片里,《无名之辈》的出现显得恰到好处——这可能不是一个公允的说法。以这部影片的完成度,可能在其他档期也会成功,但单调的 11 月片单进一步放大了这种差异感。

你可以用一种非常标签化的眼光看待这部电影。“一部先笑后哭的喜剧片”,又或者被频频提及的“对底层小人物的人文关怀”。有人因此想起了《疯狂的石头》,同时又有人指出这部影片虽然情节上有漏洞,但人物的表现力可以让人原谅那些不足之处。

《无名之辈》的导演饶晓志否认自己对“小人物底色”的偏爱。他对《好奇心日报》说:“我觉得主要是人性,还真不能只说是小人物……主要是关于我们想要讲内容,我们在选择故事的时候,主要是考虑这个故事和里面的人物,它能不能体现出我们在当下那个时刻想通过故事传达到我们自己的感受。”

饶晓志喜欢观察源于生活的荒诞,然后让它高于生活。他认为这得益于戏剧的训练。

饶晓志从 2009 年开始执导话剧,并在 2016 年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你好!疯子》,讲述七个正常人被关进疯人院以后发生的故事。第一次尝试电影,饶晓志的处女作有诸多不足,诸如节奏拖沓、形式过于浮夸等问题,因此评价不高。而在这次习作之后,《无名之辈》修正了话剧在改编电影中由于形式差异而带来的一些问题,最终剧情、对白、表演等元素才逐渐凸显出来。

“我觉得戏剧影响我最大的方式,或者我们这批人——我们这种戏剧学院出来的——影响最大的就是你对生活的关切和社会的关切,都是有戏剧范的……它不光是在去导电影的时候会影响你,在生活当中都会影响。”饶晓志对《好奇心日报》说。

观众与电影人物处境和情绪上的共鸣的确在口碑发酵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猫眼上最热门的评论是这样说的,“笑着笑着就哭了,你我都是无名之辈。”这基本上是一个大众口味的评语。

影片放映后演员章宇接受采访,提及自己其实挺喜欢一个“自己饰演的角色被乱枪打死的结局”,但这并非实际上映的版本。饶晓志对此的回应是:“因为对我来说,马先勇和眼镜(即章宇)除了年龄上有差距,实际上是一种人。我觉得那一枪打出去就够了,打在马先勇的身上就是打在眼镜的心上,都中枪了。”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票房」《无名之辈》的逆袭合乎情理,它有成功的共情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