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换门庭背后:直播江湖血雨腥风

image

文/骆北

来源:刺猬公社(ciweigongshe)

从朝廷庙堂,到武林江湖,聚众结党、改换门庭,动荡背后的血雨腥风,论起源头,就是那么一个“利”字而已。

斗鱼顶着“一哥魔咒”,迎来了一位救世主般的人物。

2018年7月16号晚上10点,“斗鱼服务器炸了”登上了微博热搜,此时距离DNF(地下城与勇士)知名玩家、名人堂最受欢迎主播旭旭宝宝在斗鱼开播首秀只有短短的两个小时,在这几个小时内,旭旭宝宝的直播热度在巅峰时达到了惊人的4300万,礼物价值335万人民币,人气值高达95万,排名第一,而分列第二、第三的王者荣耀知名主播骚白和张大仙的人气只有8万,只相当于旭旭宝宝的一个零头。

从来没有人想到,一个只会玩10年前的“过气”游戏的主播,竟然在斗鱼开播的第一天,就爆发出了比肩“斗鱼一哥”的巨大能量。

“斗鱼一哥”,看似光鲜,地位超群,但在斗鱼平台粉丝的印象中,这却不是个好的名头,它就像被诅咒的皇冠一样,佩戴过它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从2017年底开始,为人熟知的德云色、蛇哥、XD相继出走,五五开和陈一发因不当言论被封禁,冯提莫深陷会计门,骚白、纯白被质疑代打,大司马坐着“一哥”位子没几天就被疯狂带节奏,停播避祸,只剩下阿冷、周二珂等娱乐主播撑着场面,斗鱼人才凋零,在青黄不接的尴尬时刻,总算是迎来了旭旭宝宝这么一个“救星”。

这个“救星”有非常大的希望打破这一“魔咒”,在很多粉丝眼中 ,“宝哥”不像其他那些大主播,为了经济利益,什么游戏火就去玩什么,而是十年如一日把心血倾注在DNF上,对感情也忠诚,经过6年爱情长跑与女友走入婚姻殿堂,对工作也认真,从龙珠直播2015年成立的时候就跟着平台打天下,风风雨雨三年,成了龙珠的台柱子,没有像别的大主播那样合约一到就频繁跳槽,这样一个正直敬业、三观正、不惹事的主播,肯定能维持住自己的人气。

“要不是龙珠家业做大了就不管台柱子了,给宝哥的待遇还不如新人,他也不会跳到斗鱼,”一个粉丝为旭旭宝宝打抱不平。

究竟龙珠给旭旭宝宝的待遇有多差,只有他本人知道,但斗鱼这边可是给足了排面,首秀前通过关键词搜索、热搜、看点等下了大力气宣传,给旭旭宝宝安排了房间号99999的直播间,直播当天斗鱼三大当家主播停播让道,斗鱼旗下其他各个版块的头部主播也纷纷过来欢迎祝贺,直播间内超级火箭满天飞,充值通道的服务器长时间无响应,在直播江湖里,算得上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这样的大事,每过那么一段时间,就会在直播江湖里上演一次。几乎每个头部顶级主播换东家的时候,平台方都会不遗余力地把这场“首秀”办得风生水起一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引流”成功与否,全看这“首秀”能吸引多少该主播在其他平台的粉丝,在直播界引起的关注越大,越不枉平台把头部主播挖过来所付出的巨大代价。

不过很多时候,这样甜蜜的场景,背后往往暗流涌动,平台、公会、主播、土豪粉丝,共同完成了这些诡谲多变的棋局,只有普通粉丝被操纵着,勤勤恳恳地贡献出流量与金钱。

除了合同到期跳槽的之外,盘崩了的局,也不在少数。

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Snake战队前队长蛇哥Colin退役后加入虎牙,成为一名签约主播。在虎牙待了不到三年,去年9月,Colin发微博表示自己“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并向虎牙和粉丝道歉,然后就带着“百万粉丝”跳槽去了斗鱼。随后,虎牙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蛇哥赔偿违约金。

头部主播的收入是很高的,为了防止主播被竞品平台挖墙脚,平台往往会在合同中设置极高的违约金额,一旦主播违约跳槽,即便是头部主播,也很难通过自己在合同期内的工资和礼物分成赔付违约金。因此在业内,只要不是在合同到期后跳槽,就基本确定会有新东家为主播付违约金。

蛇哥在跳到斗鱼后的半年时间内,硬生生给自己安排了一场大戏,落得个负债累累的下场。

2017年下半年,绝地求生火了起来,很多英雄联盟版块的主播怕人气下滑,纷纷转型去直播吃鸡,包括各个平台的当家主播,其中就有本名叫卢本伟的斗鱼一哥“五五开”。五五开刚玩吃鸡的时候非常菜,经常“落地成盒”,给别人送“快递”,这与粉丝心目中老大哥的形象严重不符,对不起五五开常常挂在嘴边、粉丝奉为圭臬的“卢本伟牛逼”的口号。于是他声称自己除了吃饭睡觉,一直在练习吃鸡操作,终于,在一次直播中,他取得了29杀吃鸡的好成绩,那个粉丝心中无敌的“开哥”又回来了。

绝地求生这个FPS射击竞技游戏的火爆,让很多人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利益,一时间外挂横生,从简单便宜的普通外挂,到高玩、主播专用的功能齐全、难以鉴定的高级外挂,品种非常丰富。

五五开29杀吃鸡后没几天,就有玩家发布视频,逐帧解析五五开的那局比赛,质疑五五开使用外挂。五五开强势否认,但后来又被各路圈内人实锤,还被绝地求生官方封号,就此停播。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谁都知道五五开对于斗鱼的重要性,按常理来看,斗鱼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一定会不遗余力地保他,可能用不了多久就能复播,结果一场线下粉丝见面会,卢本伟教唆粉丝骂人,引发舆论声讨,在2018年2月12日上了《焦点访谈》,成了官方认证的“直播乱象和不良风气”的典型,遭到全网封禁。

蛇哥在五五开出事后的很短时间内,担起了“斗鱼一哥”的大任。结果同样转型直播绝地求生的他,没过多久也同样牵涉到开挂风波当中。此次节奏持续一个多月,一直没有实际证据可以证明蛇哥开挂,可如果任由舆论发酵,即便蛇哥没有开挂,他的粉丝基础和热度也会遭到极大的动摇打击。

为了自证清白,蛇哥先后发布澄清声明,还组织了一次线下自证。2018年1月,在事情还没有完全弄清楚的时候,蛇哥突然开撕斗鱼平台,声称斗鱼拖欠自己直播四个月的工资800余万,还私自修改合同期限,表示自己将暂停在斗鱼直播,并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同时,蛇哥把网上流传的质疑他开挂的视频归因于斗鱼录播抽帧,网上四起的攻击抹黑也是斗鱼在搞他,是为了把五五开的节奏带到别人身上,为五五开洗白复播做准备,还爆出了五五开女友和斗鱼股东一起开公司的利益关系,认为斗鱼的所作所为都是在给五五开公关,毕竟一个大主播的倒台,收益的是平台战争中的其他方,这对计划上市的斗鱼来说是一场灾难。

蛇哥是彻底与斗鱼撕破脸了,他在微博长文中,爆料了很多平台与主播之间的不平等关系。在这篇文章中,蛇哥声称斗鱼和几乎所有主播都有欠薪的情况,来到斗鱼的主播,第一份合同都是一年期,但只要签了,斗鱼就利用合约里的条款,通过拖薪、降薪、限制人气、找理由封禁直播间等各种手段,强迫主播同意修改合同期限到5年,在这份新合同中,有着各种各样的文字游戏和不平等条款,甚至通过让主播和第三方空壳公司签约降低斗鱼的法律责任风险。

主播签下这份卖身契,只能乖乖给平台打工,一旦跳槽或反抗平台,就会背上天价违约金,即便想起诉平台,也毫无胜算。在平台眼中,主播只是赚钱机器,自己培养的,谁听话就让谁红,其他平台的大主播,要么挖过来,要么在网上雇佣水军去带节奏,打击他们的人气,就能直接伤到竞品平台的命脉。

在平台战争中,受伤的永远是主播。即便你背后有着海量的粉丝支持,你也只是有“潜在的”经济价值,不通过平台是无法变现的,但平台背后隐藏着的是真金白银的资本力量,再红的主播,也会有过气的一天,而资本只会掠向下一个价值洼地,永远不会失败。

蛇哥诉苦说:“在观众和粉丝面前我光鲜亮丽,算个公众人物,但在平台利益面前,你可能连狗都不如。”

只是蛇哥没有想到,未来他真的过的连狗都不如。在开撕斗鱼的同时,蛇哥策划了第二次线下自证,这次他邀请直播界各大平台来主持公证,在他邀请的全民直播、YY直播、熊猫直播、龙珠直播、虎牙直播和企鹅电竞中,各平台反响强烈,纷纷抛出橄榄枝,等着斗鱼出丑。最后,他选择了企鹅电竞,外界解读为蛇哥为自己找的下家就是企鹅电竞,只要自证成功即可跳槽过去,不用担心斗鱼虎牙两家的违约金。

苍天不饶人,蛇哥的线下自证,变成了自锤,比赛过程中数次“落地成盒”,展现出与直播时有云泥之别的操作水平,再一次引爆舆论,算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开挂的嫌疑。

自证失败后,蛇哥消失了三个月陪家人,还在4月底改编了一首《凉凉》送给自己,唱着“一夜暴负半亿,还故作不痛不痒不牵强,都是假象”,心里大概挺不是滋味。那次自证之后没几天,虎牙起诉蛇哥的判决书下来,判处违约金2400万,斗鱼则在同期向法院起诉蛇哥违约并侵犯名誉,索赔共4000万,确实算得上“一夜暴负半亿”了。

为了还钱,蛇哥在5月底发微博称要在虎牙复播了,据知情人称这回是拿着底薪慢慢还钱,蛇哥真的成了给平台卖命的“狗”。

这样的身份落差,对于熟悉直播圈的人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很多大主播就是在跳槽中凉了个彻底。

11月15日,王者荣耀知名主播嗨氏与老东家虎牙直播的跳槽纠纷案二审完结,判处嗨氏向虎牙支付4900万元的违约金。

主播跳槽是一扇说不清道不明的罗生门,中小主播基本没有什么主动跳槽的能力,顶级主播也很少有能力去承担天价违约金,所以一般都会尽力维持与平台的良好关系,毕竟撕破脸谁都不太好看。

在平台看来,平台投入巨大对头部主播进行包装、推广,也向这些主播支付了不菲的工资和分成,主播应该有契约精神,遵守条约规定,向挖墙脚说“不”。另外,头部主播一旦流失,对平台流量和收入也是毁灭性的打击,在直播这个马太效应异常显著的领域中,头部主播的引流作用无可替代,因此天价违约金也合情合理。

但在绝大多数主播眼里,平台就是剥削他们剩余价值的吸血鬼,而自己只是一个一旦没有价值就可以随时抛弃的赚钱工具。

可事情的诡谲之处就在于,平台和顶级主播谁也离不开谁,这种互相依附、利用、互相榨取的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是世界上最不稳定的关系,哪有什么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有共同利益的时候笑脸相迎,忍到分道扬镳的时候也得好好摆你一道,合同到期好聚好散的也是碍于面子,至于半途分开的大多没有什么好场面,违约金和炮轰接连登场,为观众奉上最后一场大戏。

这样的局面,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直播行业的恶性竞争,资本搭台,人性唱戏,总归不是一场喜剧。大概只有等行业分工更加明确,游戏直播平台只聚拢游戏主播,娱乐直播平台只汇聚娱乐主播,再等完善的行业法规建立起来,各平台形成自己的独特文化氛围,和自己的主播培养体系,靠调性把喜欢这个调性的观众和粉丝留下来,把墙头草粉丝和追着人跑的热钱赶出去,直播行业的健康生态才能真正建立起来。

这也是B站为什么更具用户粘性的一个原因,也是旭旭宝宝带着DNF八百万勇士大闹斗鱼,一时风光无两的原因。

可说一千道一万,从朝廷庙堂,到武林江湖,聚众结党、改换门庭,动荡背后的血雨腥风,论起源头,就是那么一个“利”字而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改换门庭背后:直播江湖血雨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