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的战国时代开始:小就满足不了你了吗?

image

文/郝大星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xqnews)

两年前,美图在香港上市的时候,手机收入占比达到95%,媒体说美图是个手机公司。蔡文胜摇着头说:

“手机公司不值钱,美图是互联网公司,谷歌和腾讯那种。”

昨天,“不值钱”的小米拿走了美图做了5年的手机业务。今年上半年,美图的净亏损同比扩大了5倍,原因是手机毛利率、销量下滑、营销费用不断上涨。即便是风头最盛的2017年,美图手机的出货量也只有157万台。

专注P图20年的美图,终于成了一个真正的妇联网公司了。

经过这次交易,小米获得了软妹子市场的入口,美图甩掉了亏损包袱。今年第三季度,华为、小米、苹果、OV联合贡献了中国手机近九成的出货量,中小厂牌不断萎缩。

春秋和战国的分界线是三家分晋,从此后,去他娘的尊卑有序,大家都靠大小说话吧。手机行业再次站在了十字路口,蔡文胜和罗永浩们,实力跟不上了。

2008年之前,手机厂商的日子是非常滋润的。大家的要求还没有那么硬核,手机通过营销总能占领一份市场,百花齐放。

联发科本来是做DVD机芯片的,稍一转身就能开发出MTK手机芯片,深圳的华强北到处都是私自组装的山寨机,两三百能让你用手机功放听一个月的凤凰传奇。

TCL当年请了金喜善代言,手机业务曾经给集团贡献过80%的利润。它的身边站着李玟代言的波导、李宇春代言的夏新、梁咏琪代言的科健、玄彬和金泰熙代言的LG。

在被诺基亚统治的年代,手机厂商都走上了妇女之友的道路。要是落入俞敏洪手中,一定会愤怒地自燃掉。

2008年,中国手机的保有量扩大到了5.5亿部。据说,诺基亚内部评测了第一代iPhone,得出的中心结论是:

不耐摔。

暴风雨不是突然来临的,当iPhone完成了初代用户的教育后,3G时代也来了。沉迷于功能机和山寨机,配合运营商走量一年推出几十个品类的众多手机厂商们,并没有听到丧钟。

直到2009年,谷歌的安卓系统推出,诺基亚开始亏损,直到2011年让出全球老大的位置。这一年,乔布斯去世,在微博上炫富的郭美美用的也是iPhone。

当年第四季度,山寨机销量出现负增长,开始退出历史舞台,许多知名厂商因为历史问题和转身太慢,随乔布斯去见马克思了。

华为、小米、OV等国产品牌能在废墟中起步,不但要感谢谷歌给了安卓开源系统,也要感谢祖师爷们留下来的宝典:

广告、价格、供应链。

美图这样的厂商,继承了母系手机的荣光,也找到了自己的细分市场。伴随着人口红利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新进入行业的国产品牌着实辉煌了几年。

直到2016年底,中国已经人均一部手机了。市场增量消失,存量市场的厮杀全是升级需求。文艺汇演顿时成了大屠杀现场。

2017年,中国手机均价上涨了16.6%,伴随而来的是出货量的不断下降。

就连美图的蔡文胜也不用美图手机,蔡文胜说:

我一直用iPhone,要照顾果粉们的感受。

是啊,对于糙汉子来说,打开前置摄像头看着自己的尖下巴,对生产力一点帮助也没有啊。

这几年,内存、屏幕、处理器动不动就缺货,产业链上的代工厂说倒就倒,中小手机品牌在硬件和供应链上的缺陷导致终端产品问题不断。美颜功能再好,开个微信等半分钟的情况,估计老蔡也忍不了。

主打安全的金立深陷债务危机,主打美照的美图卖身小米。背后,有着这样的数字:

华为麒麟980芯片的研发烧了20亿;小米研发人员5500多人;OPPO 2017年申请专利数1万件。

手机行业的马太效应,开始凸显。五岳剑派在论剑,请巨鲸帮和四海帮闪一边。

罗永浩的锤子成立6年,融了17亿人民币,美图上市时融了40多亿,这点钱对于华为和小米来说,还不够给技术员们发工资的。

秦灭六国,韩国是第一个,因为韩国有汉城,不对,宜阳铁山,灭了韩国,秦国就可以在国内生产最先进的兵器。手机行业里厮杀出来的诸侯,也是不断向全产业链进发的思路。将来美图说不定能成为红米的头牌。

吃下美图后,下一个是谁?OV荣华米不是不知道,这样横向收购下去会陷入到联想式的困境,只不过海里大潮汹涌,想回头找船,可能已经来不及了。

5年前,有人问柳传志,“未来的联想是想做大还是想做强?”柳回答:

先做大,再做强。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联想唯一的变化就是老爷子又老了。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xqnew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手机的战国时代开始:小就满足不了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