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时有些情况看似寻常,实际上非常危险

作者:妇产科的Dr.Jojo

我是一名妇产科医生,分享一个我亲身经历的。

image

要说明一点,夜值班所有的床位,都要由值班医生管,包括那些白天不是自己床位的病人。

我有个习惯,夜查房时,遇到自己产检过的病人,已经分娩的,都会和他们寒暄几句问问有没有下床活动、小便解出来没有。

那天夜里,我照常夜间兜兜病房,遇到之前门诊的一个孕妇,她是那天早上顺产的。我主动同她打招呼,“下床活动了没有?小便解出来没有?”

但是,这个病人对我爱理不睬,神情冷漠,对于我的提问毫无反应。

这个病人,暂时称 A 吧,因为孕期和她有接触的,性格非常活泼,属于那种来做次产检就和医生话说个不停的女生。今天她的反应,让我有点疑惑。一般来说,即便是产后抑郁也不应该这么早就发病。

image

他老公主动给我说,一切都顺利的,没有什么问题。

我常规查了她子宫收缩好的,阴道外出血也不多。这时候,我就随口追问她老公一句,“她有什么不舒服吗?”

A 老公告诉我,晚上开始她有点想睡觉,头晕犯困,肛门有一点点不舒服。但是考虑她有侧切伤口,家属并未告知医务人员。

我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叫护士来测血压,自己也立刻带手套,给 A 做了个阴道和肛门检查。血压 90/60,心率 95 次,这明显是快休克的症状。而我不查不知道,一查顿时吓了一大跳,A 的阴道内靠近肛门,有一个约 9cm 左右的,张力很大,波动感的巨大包块!没错,这是个阴道壁血肿。急查血常规,血色素从之前的 9g,跌到了 6g 多。保守估计出血应该至少有 1000ml(顺产出血超过 500ml 就要叫做产后出血了。)

立刻叫来主任医师,建立静脉通道紧急输血,并与 A 老公沟通,告知情况。将 A 送回手术室,将原来缝合线拆开,把阴道和肛门直肠间隙的血肿切开清创,并再次缝合起来。当时清创出来的大量血块,看得我心惊肉跳,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吃鸡鸭血一类食物。缝合好之后,再用安尔碘的纱布压迫创面止血。

image

接下来,给病人处理和输血抗炎之后,患者血色素回升上去,整个人恢复正常,话也多了起来,第三天还主动跑办公室和我聊天。后来也正常出院了。出院时 A 和老公非常感谢我们,结局算很好的。

事后我翻看 A 的病史,A 的产程确实很快,从肚子痛宫缩发动到小孩生出来,只用了 4 个多小时(小于 3 小时,就要称作急产了)。因此,A 的老公觉得很顺利。但其实快不一定,代表着产程顺利,有可能太快风险还更高。正因为产程快,A 在顺产过程中,阴道撕裂伤是 II 度,缝合的时候,我推测助产士未缝合到顶端。导致后面渗血,加上生产时间太快软组织损伤大,阴道后壁血肿形成。

每个人对疼痛的耐受力也不一样,这么大的血肿和产后出血量,照理来说,A 应该会感觉到肛门疼痛明显。但 A 的表现主要是头晕乏力,并不觉得肛门阴道痛。事后她告诉我,除了肛门有一点点坠胀感外,她自我感觉并无太大不舒服。

image

产后出血,分慢性失血和急性失血,急性失血往往会让医生护士及时发现,因为大量鲜血涌出症状明显,患者的反应也会明显。而慢性失血,比如 A 的情况,阴道壁血肿慢慢渗血往往容易被忽视。但真到后面休克才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回想起来就无比后怕。如果我,当时没有随口再多问一句,A 的结局可能就是另外一种了。

产科表面上看上去,风平浪静、欢声笑语,都是新生命新希望。然而,这表面的平静下暗涌的是,各种危险和意外。产科医生如履薄冰,是个刀尖上的职业,责任重大,需十分谨慎细心。

“两叶不剪,将寻斧柯,一时失策,百日难收”。

image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生孩子时有些情况看似寻常,实际上非常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