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网被卖了,但接盘的多牛传媒有更曲折的故事

image

踟蹰良久,陈一舟还是决定把人人网给卖了,给二手车业务腾出更多的空间和精力。

卖人人网的价钱是2000万美元的现金加上4000万美元的股票。

官方的消息是:

“2018年11月14日,人人公司宣布其子公司北京千橡网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已同意将其所从事业务中的人人网社交平台业务相关资产,以2000万美元现金对价出售予北京多牛互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此外,作为上述资产出售对价的一部分,Infinities Technology (Cayman) Holding Limited,一家专为作为买方母公司而设立的开曼公司,同意按照双方认可的7亿美元买方母公司估值向人人公司发行相当于4000万美元的股份。”

随后陈一舟在人人网上发帖回应并购称:6000万美金是小事,关键是合适的人。

对于陈一舟来说,6000万美金的确不是大事情,陈一舟应该不会忘记,在2011年5月4日,那时人人网如日中天,人人公司以 14 美元价格在纽交所成功 IPO,首日市值便冲到 70.7 亿美元。

近8年过去了,看了一眼人人公司截止到昨天的股价,收盘1.05亿美元的总市值显得格外刺目。

image

从鼎盛到没落,承载着无数人校园记忆的人人网让人唏嘘,陈一舟每年都会被扒出来鞭挞:一手好牌打的稀碎。人人的故事说得太多,不再赘述。

在陈一舟在回应的帖子里,大肆夸赞了人人网的买家多牛传媒:“找到非常合适的团队来接力人人网,我们费了不少力气。 现在这个任务得到圆满完成,非常欣慰。”

但对多牛传媒的稍有了解的人应该知道,多牛传媒恐怕并不需要陈一舟花费大力气去寻觅,这家公司一直都跟陈一舟有着莫大的联系,多牛传媒的前身DoNews当年还被卖给了陈一舟的千橡集团,2014年之前陈一舟都手握这家公司的绝大部分股权。

而这家发展历程颇为传奇的公司,镌刻着几乎每一位互联网大佬的印记。

多牛传媒的前半生

多牛传媒的前身是DoNews,创立于2000年4月,彼时是中国最大的IT写作社区,号称团结了3.2万名编辑、记者、自由撰稿人以及IT从业人员成为它的专栏作者或论坛用户。

当年的DoNews组建了“精神团队11人”的大队伍:分别为刘韧、Keso、老榕、张静君、蔡文胜、周鸿祎 、求伯君、王辑志、王江民和陈一舟。

DoNews每次周年聚会,几乎都是年度盛事。李彦宏、李开复、马化腾等几乎所有当时国内的互联网知名人物都曾参加。甚至,曾因为人数过多,把求伯君和老榕等人拦在门外。

一手创建DoNews的刘韧曾被誉为“中国 IT 第一记者”。

90年代初,刘韧还在家乡阜阳当记者,订了两份报纸《中国计算机报》、《计算机世界》,刘韧后来对这两份报纸的评价是:“广告都比那些狗屁文章好看多了。”

他喜欢计算机的神秘和强大,隐约觉得:“高速发展的计算机行业才应该是我的方向。”

刘韧就开始写评论,向这两家“狗屁报纸”投稿。

1994年因为写了一条“揭露歌星解晓东演出时政府摊派门票”的稿子,刘韧丢了阜阳人民广播电台的前途,新婚第二天就上京去打官司。

此后一年半刘韧成天的喝酒打麻将,直到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接到了《计算机世界》的编辑从北京打来电话告诉他,一家叫天汇的计算机公司在招人。

刘韧跳上去北京的车时,告诉路上碰到的发小:“只要有一点点机会,我也不会回来了。”

那是1996年,张朝阳博士刚刚从麻省理工学院归来,手持22万美元风险投资准备创业;柳传志任正非正在成为新的民族英雄;马云在出租车上控诉:北京,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丁磊还在攒钱开公司,李彦宏还没有收到收到让他写书的邀请,马化腾将自己积累起来的10万元钱正式投资股票,并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据说收益超过了70万。

这些懵懂的青涩而无畏的第一代互联网人,都将一个个成为刘韧笔下鲜活的人物,让互联网行业的故事传遍全中国。

在《中国计算机报》时,刘韧起初和别人一样撰写评论,但是写了半年,他对领导说:“评论在阜阳我也可以写,在北京最大的优势是能接触到企业家,我想写人的故事。”

随后,从柳传志开始,刘韧以一周一篇的频率发表人物故事,一年后 50 篇采访结集出版,取名《知识英雄》。后来刘韧又相继推出《中关村问题》和《企业方法》等书。

能够细致而敏感的挖掘这些站在时代浪尖的创业者的内心,刘韧是第一个,因此当年许多大佬都成了刘韧的好朋友。

image

1999年5月刘韧的第一个孩子出世时他还没有车,刘韧就给时任金山软件总经理的雷军打电话借车,3天之后雷军特地洗了车去医院接刘韧的妻子出院。

有意思的是,那天晚上,刘韧在中关村一家川菜馆请雷军吃饭,丁磊打电话来,说要送他一张《王牌对王牌》的 DVD。听说他俩在一起,住在城东的丁磊坐地铁赶到城西,加入饭局。最后刘韧买单,花了八十多块。

2000年,刘韧创办了 DoNews 网站,在那次保安拦住求伯君和老榕的DoNews 5周年聚会上,刘韧请好朋友周鸿祎发言,周鸿祎说:

“中国互联网就像一个江湖,大家都在这个江湖里混,干什么,做什么,将来都要还的。DoNews 做了 5 年,我建议刘韧把它发展成江湖上大家可以来避避风、聊聊天、喝喝茶的场所。”

但几个月后刘韧就把DoNews卖了。

这一年百度上市,上市当天发行价从 27 美元飙升至 122.54 美元,暴涨 354%。看着飞涨的股价,刘韧突然对员工说:“游戏规则变了,现在是资本的力量在主导,我要带你们用现在的方式赚钱。我们一定要加入一家上市公司。”

DoNews卖给了陈一舟的千橡集团,当时陈一舟许诺刘韧,几个月后千橡就会上市。

不过后来千橡上市搁浅,旗下的人人网分拆后却成功登陆纽交所。刘韧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亲手创办的DoNews后来会把巨无霸人人网收入囊中。

但他更想不到的应该是他和DoNews在意气风发,却即将迎来一生最大的困厄,而这个困厄的缔造者正是在周年会上,希望自己把DoNews发扬光大的“好朋友”周鸿祎。

绝境的刘韧,濒死的DoNews

刘韧和周鸿祎的友情始于刘韧的路见不平,拔笔相助。

2001年,周鸿祎的 3721 公司和 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激战正酣,刘韧挺身而出,在自己所创办的《知识经济》杂志上发表文章《CNNIC 的手》,指责 CNNIC 一边是“行使国家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职责”的政府机构,一边是中国最赚钱的互联网“非盈利机构”……CNNIC 的手要伸多远?

事后周鸿祎大为感激,两人因此成为好友。周鸿祎还曾送给刘韧一套很贵的音响,后来成为了刘韧最爱之物。

2006年两人的关系出现裂痕,原因是周鸿祎把3721卖了之后,又创办了奇虎来封杀3721,刘韧认为他:“出尔反尔”。

Keso曾回忆说:“360杀的流氓软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千橡集团的。陈一舟曾让刘韧找周鸿祎说情,但周没答应。”

这更是直接触及到双方的利益。

2008年 360 进军杀毒领域,其与瑞星、江民、金山的大战一触即发。刘韧与上述几家公司的创始人都有不浅的交情,因此受托居中调停。利益牵扯复杂,周鸿祎自然又一次没有卖给他面子。

后来战争全面升级,瑞星的人找到刘韧,在 DoNews 上发了一系列针对 360 的负面新闻,诸多文章言辞激进,比如《周鸿祎:一半是魔鬼,一半是鬼魔》、《谁还敢比周鸿祎更无耻?》之类。

360公关扛不住,找到了刘韧的“小弟”、DoNews 编辑徐新事,提出“付费公关”。高傲如刘韧对此事自然不置可否,但徐新事觉得不能闹得太僵,就答应了。

2008年 10 月 12 日,徐新事接到 360 公司电话,相约付清公关费尾款,360特别并要求刘韧到场。

在海淀区一家茶馆,徐新事接过 8 万块现金的刹那,事先埋伏好的警察破门而入。

多牛传媒现任CEO王乐得知这件事的时候,正在发烧的他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不至于吧,哥儿们怎么能下这么毒的手,把兄弟往死里摁。”

刘韧的所有家人和朋友开始想尽一切办法救刘韧。给柳传志和周鸿祎的投资人王功权打电话,但周鸿祎的态度决绝,没用。

虽然刘韧在法庭上声称自己无罪,但人赃并获,证据确凿。二审之后,刘韧以敲诈勒索罪名获刑 3 年,被押回阜阳服刑。

缺少了灵魂人物的DoNews 树倒猢狲散,虽然有千橡集团撑着,也一度走的只剩下两名员工。

入狱后,王乐和Keso去看刘韧,在短短10分钟的谈话时间中刘韧一直在说,DoNews 该怎么发展、5G(入狱前他正筹划此事)该怎么做。

Keso 听了难受,刘韧根本不知道微博的崛起已使他筹划的 5G 失去了机会。Keso 只好说,等出来了再说吧。

从DoNews到多牛传媒,天命有轮回

DoNews最艰难的时候陈一舟想把它扔掉,刘韧走了,接下濒死DoNews的只有王乐。

陈一舟跟王乐讨论DoNews时。陈一舟告诉王乐,“DoNews是亏损业务,公司很难再投入。如今遇到这样的困难,必须有新机制,才能有转机。

陈一舟的说法王乐不认同:“当年我们在千橡集团,吃着大锅饭。销售,技术等经营的情况无法掌控,你说我亏损,我还不服呢!我觉着广告卖得挺好。”

2009年1月王乐给陈一舟抛出一个方案:DoNews从千橡内部独立出去,他来负责运营并自负盈亏。

独立之后的DoNews被所有人看衰,认为其离开大树后即将面临死亡。但凭借着王乐硬撑,DoNews活了下来。

可要发展,首要解决的是融资。

经过反复思考,王乐决定先从千橡集团收购DoNews资产,再进行对外融资。为了解决资金问题,王乐将自住的房产做了抵押,相当一段时间内,王乐不从DoNews领取工资,全家生计只靠老婆做销售获得的提成养家糊口。

经过与千橡集团资产部门艰苦的谈判,管理团队最终与千橡集团在收购DoNews资产问题上达成一致,以数千万元的估值买下了DoNews资产,融资的障碍被挪开,王乐、姜楠拿到了DoNews85.71%的股权,千橡集团持股比例下降至14.29%。

2014年4月,由深创投领头,河北红土创投、石家庄红土冀深创投、北京乐视星云投资中心、北京国泰嘉泽创业投资中心、青岛静远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跟投,共计投资4000万元,投后估值15666.67万元。

获得融资后,DoNews开始更多元化的发展,传媒大数据成为了这家媒体公司的核心方向。DoNews逐渐演化成这个方向下的业务之一。

2016年3月11日,多牛传媒在新三板挂牌交易,成为中国新三板市场中第一支传媒大数据股。外界将多牛传媒的上市,对比汽车之家,解读为老牌IT垂直网站Donews涅槃后的成功转型。

有人对多牛传媒花了6000万美元的代价收购人人网产生质疑。但人人网现在虽不可与以前同日而语,毕竟还手握千万级别的用户。

多牛传媒在移动互联网媒体矩阵在游戏、动漫、电竞、科技等各领域布局,也与人人网的“残存”用户重合度较高,是一个高度互补的内容状态。

image

多牛传媒矩阵

或许有一天,人人网会活过来,以一种更加精品化,垂直化的方式摇身一变成为了所有人最初希望的样子:不再是蛇吞象式的全民社交,而是做小而美的垂直社区,就像它从来没有偏离过航道一样。

但在人人网的青葱时日大抵是回不来了,每个人或许都恰如辗转浮沉的人人网一样,被裹挟着脚步难以随着自己的意愿停下。

无论是刘韧、陈一舟还是周鸿祎的人生已经物是人非,互联网的黄金一代已经逐渐老去,留下的只是一个更喧嚣的江湖。

来源:互联网圈内事 微信号:quanneish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人人网被卖了,但接盘的多牛传媒有更曲折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