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来三五个英雄,雨打风吹何处是,汉殿秦宫

image

@阑夕:

人人网今天宣布把社交业务以6000万美元(2000万美元现金+4000万美元股票)卖给多牛传媒,也算是又一个旧时王朝的终结了。

人人网最早是由陈一舟的5Q校园网和王兴的校内网合并而来,后者初次创业,举步维艰,几番融资不畅,经营入不敷出,只好以200万美元的价格贱卖,让陈一舟捡了一个便宜。

王兴后来社交理想不灭,接连搞了瞄准白领的海内、精准拷贝Twitter的饭否,都因各种原因没能大成,直到美团横空出世,奠定此人九败一胜的传奇名声。

陈一舟接管校内网的品牌之后,在大学生市场多有建树,这也多亏搜狐倾心门户及游戏业务,耽搁了收购过去的Chinaren,那是中文互联网最早的校友录产品之一,关系链全被校内网吃掉。

当然了,陈一舟最早也是Chinaren的创始人之一,他用新的征程覆盖老的存档,必然娴熟高效。

至于校内网改名人人网,则是为了摆脱过于局限的学生用户边界,试图继续承接学生毕业之后的在线社交活动,这场品牌更迭相当大胆,迄今评价亦是毁誉参半,但这些都没有影响它的风光上市。

在对华尔街路演的材料里,人人网提供的定位概念是「Facebook+LinkedIn+Zynga+Groupon」,胃口巨大,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打动了资本市场,人人网的市值最高摸到94亿美元,距离踏入百亿美元俱乐部仅有一步之遥,要知道在那个时候,比它高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也就只有百度和腾讯了(阿里在港交所上市的B2B业务市值跌成狗了)。

不过就这几个对标而言,人人网的底气其实都是欠缺的:它不具备Facebook那样可替代性极低的社交关系链,在中国这是由腾讯牢牢把持的,人人网后来孵化的经纬网倒是像素级的拷贝了LinkedIn,然而职场社交方向本身在中国就水土不服,Zynga和Groupon就更不必说了,两头风口上的猪,风一停就摔惨了。

有句对于人人网的总结我觉得特别到位:一个1亿用户规模的业务比五个2000万用户规模的业务之和更加值钱,但人人网做的总是那那五个2000万用户规模的业务。

以偷菜为代表的网页游戏风靡一时,未尝不是一剂诱发错觉的迷幻药,新浪出来的程炳浩做了开心网,以超乎寻常的速度俘获了那些白天关在写字楼里拥有大把闲暇时间的公司员工,让他们在收发邮件的间隙里不亦乐乎的切换网页抢车位、偷白菜,这让陈一舟大为紧张,花重金买了kaixin.com的域名做了一个山寨开心网从SEO那里拦截流量,闹得行业里鸡犬不宁。

事实证明,他们都想多了,待到腾讯反应过来,直接买下了开心农场的开发商,让它专供QQ空间,顿时终结掉了硝烟四起的战争。当然了,那还是「狗日的腾讯」的年代,换成今天「没有梦想的腾讯」,可能不会选择这么粗暴的让别人无人可走的路径。

所以说还是在正确的时间遇到正确的人,陈一舟和他的人人网若是晚些年和腾讯短兵相接,搞不好马化腾组织的乌镇饭局里,也会有他一个位置。

至于微博、微信这些平台级社交产品的相继问世,则是彻底断掉了人人网卷土重来的可能性,Network Externality一旦形成,高昂的迁徙成本几乎阻塞掉了用户切换产品的任何动力。

「晚年」的人人网在纳斯达克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几次启动退市计划,都因无法摆平散户的诉讼而放弃,产品转型摇摆不定,金融、直播、短视频甚至发币,市场上热门的路线挨个都试了一圈,都没多少成果,倒是陈一舟个人的投资能力依然出众,拿着账上现金投的几个项目——像是艺龙、唯品会——都给公司带来过巨大的回报,很多记者在采访陈一舟之余都不忘询问他的持仓清单,是真的厉害。

这次收购人人网社交业务的多牛传媒,也是一个故事复杂的角色,它其实就是Donews的公司中文名称,Donews是中国第一批科技博客,要说虎嗅、36氪这些,都是它的后辈。

Donews是在2000年创办的,创始人刘韧是彼时当之无愧的国内第一IT记者,见证过现在的互联网大佬们从零到一的苦逼过程,个人品牌可能不会逊色于你们现在顶礼膜拜的那些大V。

Donews后来卖给了陈一舟的人人网,刘韧也一并过去工作,在做营收的过程里应该是有些不当操作,被周鸿祎在一间茶馆里钓鱼,以敲诈公关为名报警,最后判了三年,人生自始转折。

现在的Donews和最早的创始团队几乎已经没有多少关系了,股权结构变更多次,亦从人人网赎身独立运营多年,其媒体矩阵囊括了NGA、电玩巴士、178等多个产品,倒是老树新芽,一片向好,现在回头斥资吞掉昔日的金主,更是有些「如今叫你高攀不起」的戏剧性。

还是古话说得好:「古来三五个英雄,雨打风吹何处是,汉殿秦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古来三五个英雄,雨打风吹何处是,汉殿秦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