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死都做不到的动作,对亚洲人来说像呼吸一样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