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从贫民窟走出的孩子,差点挥舞1500亿美元吞下高通

image

1971年,一笔来自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奖学金,改变了马来西亚一个华裔青年的命运。

四十多年后,这个名叫陈福阳的人,挥舞着资本大棒,仅用四年时间,就将一家年营收24亿美元的公司做到全球第五,震惊了全球半导体行业。

要不是特朗普的阻拦,他本来有望吞下芯片巨头高通,将公司做到全球第三,仅次于三星和英特尔。

尽管中国的芯片产业受制于西方,但放眼全球,华裔在这个高科技领域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全球第三大芯片制造商台积电的创始人张忠谋、全球AI芯片领导品牌NVIDIA的缔造者黄仁勋、AMD公司的掌舵人苏姿丰,均为美籍华人。

与他们相比,陈福阳的起点更低,名气也一度小得多,但他却差点创造了半导体并购史上最大的奇迹。

这个1953年出生于马来西亚槟城的华裔青年,从小家境贫寒,要不是麻省理工学院提供的奖学金,他可能一生终老于东南亚这个偏僻的小岛。

穷家子弟,机会不常有,一旦得到,便倍加珍惜,也更加斗志昂扬。

1975年,陈福阳以优异的成绩,获得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硕士学位。紧接着,又拿下哈佛大学商学院MBA学位。

两大世界级名校加持且文理兼修的陈福阳,毕业后在职场上如鱼得水,先后就职于通用汽车、百事可乐等世界500强企业,从事财务工作。

之后,他辗转至新加坡风投基金Pacven公司担任总经理。

从1992年开始,陈福阳投身高科技行业,先后在家用电脑制造商Commodore International、半导体解决方案公司Integrated Circuit Systems和芯片公司IDT担任要职。

不同领域、不同岗位的工作经历,让陈福阳成为既懂技术,又懂管理,而且还善于资本运作的多面手。

而同事们对这个身材矮小的领导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工作拼命,斗志昂扬,连走路的姿势都令人联想到斗牛犬。

但“好斗”的陈福阳,在他职业生涯的前几十年里,几乎默默无闻。直到2005年的一天,著名私募基金KKR找到了他。

那一年,KKR和银湖资本牵头,以26.6亿美元收购了惠普旗下的安捷伦半导体事业部,并将其更名为安华高。

经验丰富的陈福阳被KKR看中,并被邀请担任该公司的CEO和总裁。之后,年过半百的陈福阳开始展现出他个性中凶悍的一面。

与张忠谋、黄仁勋和苏姿丰半导体科班出身的背景不同,半路出家、以财务见长的陈福阳更关心成本和利润,而不是技术。

在他为数不多的公开发言中,有一句话最能代表他的经营思路:“我并不是半导体人,但是我懂得赚钱和经营。”

接管安华高后,陈福阳第一件事就是将不盈利的业务统统卖掉。

先是将打印机专用芯片业务出售给Marvell,套现2.45亿美元。紧接着,又将图像传感器业务售出,获得5300万美元。此外,还将相关的知识产权转手他人。

而对于那些留下的部门,陈福阳也毫不留情,为它们制定了苛刻的利润指标,只要两三次不达标,他就会关闭甚至出售整个部门。

通过一系列大刀阔斧的重组和剥离资产,陈福阳不但快速回笼了资金,清偿了债务,还增强了公司的核心业务和盈利能力。

2006年,陈福阳刚上任时公司营收14亿美元,亏损2.3亿美元。到2010年,营收20.9亿美元,净利润4.2亿美元。

期间,安华高于2009年8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KKR和银湖资本从中赚取了12倍的投资收益。

不仅投资人赚钱高兴,债权人也很喜欢他,因为陈福阳归还贷款的速度相当快。

这种利润驱动,而不是技术驱动的商业模式,也遭致诸多争议。很多员工抱怨他们的领导“过于注重销售和利润,而忽略研发投入”。

但抱怨和争议,没能阻挡陈福阳轰隆隆向前的利润战车。

到2012年,安华高销售收入24亿美元,盈利6亿美元。

虽然利润率很高,但这样的业务规模已经装不下陈福阳不断膨胀的野心。于是,在做完减法后,他开始大手笔做加法,手段一样铁腕,甚至更加铁腕。

根据陈福阳的判断,未来十年,半导体行业将从水平整合过渡到垂直整合。作为一家元器件供应商,安华高必须不断拓展自己的核心能力圈。

沿着这一思路,陈福阳顺藤摸瓜,盯上了存储芯片厂商LSI。

在陈福阳看来,安华高是苹果的射频芯片供应商,LSI的控制芯片则多用于硬盘和闪存等储存设备上,两者互为补充。一旦收购成功,将扩大公司在半导体行业的话语权。

但当时的LSI,在行业里拥有很强的竞争力,年营收25亿美元。

面对这样一个体量比自己还要大的收购对象,陈福阳要做的就是多筹钱。而这对于搞财务出身的陈福阳而言,就是轻车熟路。

除了10亿美元自有资金外,在陈福阳担任总裁后赚了大钱的银湖资本,毫不犹疑投了10亿美元。众多因陈福阳还款快,蜂拥而至的银行,则慷慨提供了46亿美元贷款。

最终,手握66亿美元现金的陈福阳,大手一挥,将LSI纳至麾下。

66亿美元,对安华高而言已不是小数,但陈福阳仍嫌不够过瘾。仅仅两年后,他又把目光投向全球最大的WIFI芯片制造商——博通。

同样是以小博大,但这一次,安华高面对的是年营收比自己高两倍多的庞然大物。

而陈福阳则再一次展示了自己娴熟的资本运作能力,以惊人的370亿美元吃掉博通,完成了全球芯片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桩并购案。

新组建的博通,跻身全球第五大芯片制造商,震惊了整个半导体行业。

之后,陈福阳又以迅雷之势,先后拿下全球领先的企业级服务器和存储供应商Emulex和存储区域网(SAN)基础设施供应商Brocade。

陈福阳带给业界的震惊,不仅是他雷厉风行的执行力和蛇吞象般的气魄,更有他并购后手起刀落般的冷酷。

当初收购LSI,手还没捂热,他就以6.5亿美元将网络芯片业务卖给英特尔,并将闪存业务以4.5亿美元卖给希捷。

吞并博通后,陈福阳再次挥舞铡刀,将物联网业务以5.5亿美元打包出售给赛普拉斯,尽管他认可这一业务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但他无法忍受它不能盈利。

陈福阳“痛恨”一切不能产生利润的部门,大幅削减市场营销和广告费用,降低渠道利润返点。在他看来,宁愿多买机票去拜访客户,也不要做广告。

参照这一标准,公共关系等非核心业务也被陈福阳果断裁掉。

因为这种利润至上主义,陈福阳被很多人认为急功近利,技术人员则讽刺他冷酷无情,不懂技术。更有一批批被裁减的人员,对他怨声载道。

但这并不妨碍公司和投资人对他的信任,因为他总是能带来更好的业绩和回报。

从2012年开始,陈福阳仅用四年时间,便将安华高成功地蜕变为博通,年营收达153.3亿美元,市值更突破千亿美元。

博通一役,让陈福阳声名鹊起,外界开始认可这位马来西亚华人的经营天赋,并称其为“半导体并购之王”。而他的身价也水涨船高,2017年以1.32亿美元的天价薪酬,在美国逾百家大企业CEO中高居榜首。

专注于利润,让陈福阳能够避开诸多技术陷阱,包括对某些技术的迷信,但同时也给他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并购博通,跻身全球第五后,陈福阳的胃口再次加倍。这一次,他瞄准的是全球通信标准和专利的集大成者,从3G、4G一直到5G,始终不二的领导品牌高通公司。

陈福阳最初为它开出的价码是1300亿美元,这一数字是LSI收购价的20倍,博通收购价的3.5倍。

一旦收购成功,陈福阳不但将再次刷新全球芯片行业的并购纪录,更将缔造出史上最大的科技并购案。新成立的公司,也将成为继三星、英特尔之后的全球第三大芯片厂商。

为了这次并购,陈福阳费尽了心思。首先在时机的拿捏上,就相当精准。

尽管高通贵为全球通信标准的王者,但其依赖专利授权的盈利模式和垄断地位,惹怒了很多大客户。

从2015年开始,高通因为垄断之名,先后被中、韩等国施以巨额罚款,而其大客户苹果更是长期拖欠70亿美元专利费。

多重利空打压下,高通的市值不断缩水,从高位的1300亿美元,跌至不足千亿美元。

这给陈福阳提供了一个低价收购的机会,但高通对1300亿美元的报价并不感冒,认为博通严重低估了自己的价值,并采取一系列反收购措施。

先是大幅提高了裁员补偿标准,以及提高了收购荷兰芯片巨头恩智浦的报价,之后又提出股价90美元以上、总价1600亿美元的收购方案。

对于陈福阳来说,高通到底值多少钱,双方可以坐下来谈,但还有一件事是他难以左右,也最让他坐卧不安的,那就是美国政府的审查。

为此,早在宣布1300亿美元收购计划之前,他就主动响应特朗普“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号召,将博通的总部从新加坡搬到了美国,算是纳了投名状。

而特朗普也投桃报李,邀请陈福阳到白宫做了5分钟演讲,其间两人“勾肩搭背”,关系亲密。

带着这“总统级的待遇”,陈福阳信心满满地将报价提高至1460亿美元,并承诺如果交易未能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将向高通支付80亿美元的“分手费”。

但陈福阳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接近于跟高通达成协议时,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2018年3月12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博通收购高通。

一纸行政令,彻底葬送了陈福阳谋划多时,意欲整合博通和高通,外加一个恩智浦,从而打造全球最大无线通讯技术供应商的春秋大梦。

而最令特朗普政府担心的,并非陈福阳的华裔背景,恰恰是博通收购一家企业后,裁减研发投入,甩卖不盈利技术的历史记录。

这种做法有可能导致技术外溢,并损害高通乃至美国在5G通信标准上的领导地位。

尽管梦断高通,失去一统江湖的机会,但这个外媒眼中拥有华人“腼腆”基因的小个子,继续保持着他话不多,但凶猛的并购大鳄形象。

仅仅四个月后,陈福阳便卷土重来,宣布以189亿美元现金,收购美国著名华人企业家王嘉廉创办的软件公司CA Technologies。

这个自称“不是半导体人”,但“懂得赚钱和经营”的并购狂魔,开创了一条迥异于张忠谋、黄仁勋、苏姿丰等人的非技术路线,用凶悍的手法,在华人圈拓展出一个资本制胜的半导体扩张之路。

他也因此斩获了一个全球第五的芯片帝国,甚至一度接近于创造历史,拿下高通,跻身世界第三,将台积电甩在身后。

因为一连串震惊业界的大手笔并购,陈福阳从一个鲜为人知的企业高管,变身为名满天下的世界芯片行业大佬。

对于自己的成长,出身贫民窟的陈福阳,最感激的是母校麻省理工学院。“是美国的教育机制给了我机会,是MIT的奖学金让我可以追逐美国梦。”

2017年2月,64岁的陈福阳带着妻子重回母校,捐了2000多万美元。

对他来说,这更像是报恩。

来源:投资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个从贫民窟走出的孩子,差点挥舞1500亿美元吞下高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