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杀死微博

作者丨天使不投资人

iG夺冠了!iG夺冠了!——11月3日,社交媒体成为了年轻人欢乐的海洋,微博尤甚。

根本不知道LOL、也不知道iG是什么的叔叔阿姨们,对这次刷屏一点都不反感,毕竟IG老板,人称“校长”的王思聪,为了庆祝自家战队创造历史,在11月6日发起了一场豪气抽奖:

image

从参与人数就可以隔着屏幕感受到一万元奖金的巨大影响力。甚至读到此篇文章的您,也很有可能参与了此次抽奖。

没人想到,这次抽奖竟然杀死了微博。

男性=垃圾

11月11日,获奖名单如期公布。一个抽奖而已,参与人数又特别多,本来一般人也没想过可能中奖,乐呵一下,“充当分母拉低中奖率”就完事儿了。

然而,一些细心网友点开中奖名单,却发现事情让人高兴不起来:113名获奖者中竟然只有一名男性,获奖者男女比例达到惊人的1:112。

结合之前多次“锦鲤”营销中奖者皆为女性,一些敏感的用户开始怀疑,微博的抽奖算法是不是存在猫腻。实践出真知,名为“蚁工厂”的微博用户设置了一条妙计,用微博自己规则,证明微博自己的漏洞。

用微博抽奖平台发起抽奖,鼓励大家转发,建议用户记住转发时已有的转发数量;

在转发达到一个确定数字时开奖,设置中奖人数>转发人数,理论上转发全员皆可中奖;

如果并非如此,那么不言自明。

结果则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

image

有数码博主出来解释说,这可能是因为一些用户被微博抽奖系统标记为“垃圾用户”,他们无论怎样参与抽奖,也不会中奖。

猛然醒悟的吃瓜群众开始回顾最近的抽奖活动,结果令人惊愕:

苏宁手机抽15人,15女0男。

天猫抽10人清空购物车,10女0男(http://event.weibo.com/yae/event/lottery/result?pageid=100140E0172726&id=3438923&f=weibo)

iG夺冠抽113人,112女1男。

天猫锦鲤,女。(https://weibo.com/julyllf)

中国锦鲤,女。(https://weibo.com/u/1686852537)

……不一而足。如果微博抽奖系统有一张嘴,它肯定会大声告诉你:男性=垃圾。

一些“节奏大师”继而调侃,如果性别反转,那微博怕不是已经爆炸了。其实即便性别没有反转,微博也已爆炸:

image

虽然被广大用户爱称“来总”的新浪微博CEO王高飞(@来去之间)赶忙出面解释,但这样的官方声明只会越描越黑。评论区除了少数疑似“洗地”的评论被愤怒的用户喷得体无完肤,大多数评论还对微博表达了理智或不理智的恶意:

image

那么,真的可以通过“改性别”提高中奖几率,让男性用户“咸鱼翻身”吗?

很遗憾,不能。

早有许多吃瓜群众总结了较为典型的“中奖用户画像”:

粉丝数不太少(否则像僵尸粉),不太多(否则像营销号);
原创微博占一定比例,不全是转发、点赞(否则像僵尸粉);
非认证用户,无论蓝V黄V;
年龄在20~30岁之间;
使用苹果手机(在iG113抽奖事件中,中奖用户苹果手机占比达78%);
兴趣标签集中于“美食”“旅行”“星座”“电影”“动漫”“音乐”……

如果说前三条规则多少能起到驱除bot(机器人微博)、僵尸的作用,也就是来总口中微博抽奖的“良苦用心”,那么后三条简直匪夷所思——符合这个画像的用户,大概并不是什么“非bot的普通用户”,而显然指向收入尚可、年纪较轻的城市女性。

因此,我们大胆猜测:微博抽奖评判男女自有一套逻辑:别以为你自己填写什么“性别”,微博抽奖就真信你是什么性别——或者更直白地说,微博还真没“性别歧视”,它在抽奖时并不考虑性别,而是采用了另一套逻辑:如果用户对化妆品之类商品敏感度高、购买力强(目前这类用户多为城市年轻女性),就不会被标注为“垃圾用户”。否则,呵呵~

这套逻辑在电商那边其实更常见些:少女>小孩、老人>狗>男人。

为渊驱鱼,为丛驱雀

只是没中奖,就让用户如此愤怒吗?

并不。有猫腻的微博抽奖,从多个不同的角度激怒了用户。

在11月6日王思聪抽奖发布之前,即11月3日~11月6日这段时间,iG夺冠事件在微博上激发两极评论:LOL爱好者自然兴奋欢喜,而其他不明就里者难免感慨“我与时代脱节”乃至“刷什么屏烦不烦”。

抽奖一出,在金钱的诱惑面前(其实只有10000元),刷不刷屏、脱不脱节的群众都闭上嘴乖乖抽奖了。傻子也知道,参与抽奖的用户绝不全是LOL爱好者,且凑热闹的无关群众比例不低——例证就在于,获奖的112名女性中,曾在此前的微博中提及LOL的人屈指可数。

有粉丝伤心地总结道:

这种感觉就像你去参加最喜欢的歌手的演唱会,现场抽了10件签名体恤,抽中的十个人有九个都不知道歌手唱过什么歌。

如果中奖几率与购买力挂钩,那我们甚至可以推测:用户的“游戏”标签恐怕与中奖几率负相关,即便那是一个游戏主题的抽奖。

微博这回撞枪口上了:这个惊世骇俗破纪录的全民抽奖,还真特么就是游戏主题。

这也正是王思聪不可能自己设置猫腻的原因:他作为战队老板和电竞圈天之骄子与民同乐、给粉丝发福利,何必凉了圈内人的心,去巴结那些为了几块钱而来的路人?

抽奖猫腻的第一罪在于,其抽奖价值观极度扭曲:消费>一切。

那么,假如微博考虑的权重并非消费,而是一些较为正常的参数,比如真的只根据活跃度来鉴别“垃圾用户”,这样的猫腻就更好了吗?

在苹果降频门之后,恐怕没几个人还乐意给这种明晃晃的商业行为洗地:不公平就是不公平,即便不公平的理由再冠冕堂皇,暗箱操作也是暗箱操作,不告知也是不告知。微博避开疑似bot、避开不活跃用户、有显著的性别歧视(至少在结果上),有没有在每次抽奖前告诉用户?没有。

更糟糕的是,这种潜规则不仅没有告诉用户,也没有告诉发起抽奖的博主。博主一腔热血想给粉丝发福利,结果被路过的“城市年轻女性”莫名揩油——早知如此,是不是有些博主根本就不浪费这钱了?现在博主们有没有起诉微博、索要损失的心?

你们猜,以王思聪的脾气,接下来他会说点啥?

如果抽奖并非发生在线上而是发生在线下,这一筛选过程的画面无限接近舞弊。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微博抽奖在不告知用户的情况下,早已坚持舞弊多年?

抽奖猫腻的第二罪,在于对公平和透明的彻底无视——而这本来是互联网人少数可以挂在嘴边的美德。

然而微博CEO来总并不打算为此道歉,反而将大锅甩给投诉、甩给工商、甩给企业、甩给参与抽奖的每一个用户,甚至无耻反问:如果规则透明,你觉得你还能中奖吗?

image
image

拿我自己来说,一个粉丝2000、微博数7000、原创比例超过三成、从微博上线不久活跃至今、登录频率接近每天必上的微博号,在与前文“蚁工厂”类似的数个抽奖测试中,无一例外都表现出“垃圾用户”的特质:即便中奖名额高于转发数,我仍然不能中奖。

这意味着:我长久以来在帮微博的活跃度做无回报贡献,意味着我对喜爱博主、喜爱内容投入的热情等于打水漂,意味着我像傻子一样被微博抽奖耍了很多年。

任何一个具备现代社会基本常识的人也该知道,中奖几率再低,只要规则透明,就比暗箱操作好。这就好像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会认为,“平权”比“特权”好,即便那特权属于女性自己。

何况,暗箱操作后,我这样的“垃圾用户”,仍然中不了奖。来总的这番解释,只会让那些真正喜欢微博、常用微博的“垃圾用户”,重新审视这款伟大的产品。

价值观直追百度

无视最起码的规则,一切以商业大局为重,已经成了微博的固定脑回路。

从神秘的降权,到莫名其妙的送粉丝(大V获赠粉丝意味着普通用户被强塞关注),再到不点赞不出现的奇葩乱序TL,微博的运营数据节节高涨,财报也越来越好看。不知微博是否由此认为一切践踏用户的行为都是可以接受的,直到他们不仅开始践踏用户,也践踏起别的东西。

在微博做原创内容、尤其微博问答的朋友都知道,微博的自宫式审查有多严厉。如果说审查只是第一道坎,那么接下来的传播则是第二道:假如你没买会员,没买粉丝头条,不做粉丝抽奖,不参与一切花钱推广活动,你的内容在普通用户那谁也解释不清的TL中就宛如沧海一粟——对,即便用户关注了你,是你的粉丝。

这种限制对一个个本身也是小透明的普通用户影响还不是很大,对于内容生产者却是恶心至极:早已通过早年“薅微博羊毛”在微博站稳脚跟的各路营销大号自然可以多买多得,继续维持高投入高回报,新人却几无生存空间。

可以想想,整个2018,有几个新网红是微博原生的?

微博早已不是内容生产者的乐土。假如你不想在微博花钱,那就别想在微博赚钱;假如你不想在微博赚钱,那你最好什么也别发——反正发了也没人看见。

不久前,微博上线了一个令各路公知狂欢、令自由主义者惊愕的奇葩政策:获得特权的部分大V,在自家微博评论区删除、拉黑网友,会导致该网友在全站被禁评3天。

微博自己的解释还是一样拧巴,说这是为了减轻大V负担,营造更好的网络环境。这种说辞和我们听了180遍的那套为了减少稳定成本而XXX的荒唐逻辑何其相似。

为了保护一部分人的言论自由而公然践踏另一部分人的言论自由,区分这两种人的关键居然是大V与否。这令我想起一个老笑话:大家处于一个公平的社会,其中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人更公平。

微博抽奖事件尚未发酵,我猜会极度伤害微博的公信力,但我也猜他们根本不在乎。毕竟有个可效仿的老大哥,一家中国互联网巨头,把利润第一的价值观推行了很多年,为此闹出过多次伤天害理乃至违法犯罪的事儿,但至今从未有过悔改。

听说那位老大哥现在也掉队了。微博这个从没站过队伍排头、财报刚好看了两年的小弟,也敢混不吝地耍一出“狼来了”么?没有老大哥的命,也配得老大哥的病么?

Have a nice life.

来源:虎嗅APP 微信号:huxiu_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王思聪杀死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