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阿里 CEO 的助理,「双十一」给我的回忆太多了

作者:颜乔,阿里巴巴CEO助理

自从年纪大了以后,回忆过去都是靠天猫双 11 当坐标去串联的。

同事和我开玩笑,你这十年双 11 印象最深刻的,难道不是买洗发水从去屑换成了防脱的?

其实过去这十年,双 11 我没有买过东西,一个原因是太忙了,还有一个原因是淘宝账号都在我老婆手里管着,她负责买就好了。

09 年第一次办天猫双 11,谁也不会想到它最终会成为一个具有全民情绪的社会节日。当年参与项目的同事也就十几二十个,结束的时候成交了 5000 多万,有单个商家一天就销售 550 万。老逍(阿里巴巴 CEO 张勇,花名逍遥子)和同事们都很高兴,因为大家知道,商业基于互联网的大爆发开始了,明年接着做。

第二年大家就开始重视了,但仍然没有这么紧张,也没有人熬夜守着,11 号晚上我还回家吃了饭,那一年 GMV 定格在 9.36 亿。等做到第三年,怎么创新?我问老逍,数据能不能实时公开?

老逍说,我在后台看到的数字就是最后实时的数据,是多少就是多少。我说那干脆全过程公开,请所有人来见证,我们要做一个开放的双 11。

2011 年的双 11 第一次通过媒体对所有人开放,我们为此做了数据大屏,最先准备了两张图,一张是飞来飞去的城市交易图,另一张是飞来飞去的物流运送图。我们一帮人围着那张图的 demo 盯着看了一个小时,谁都没干过这事,生怕哪出点事,其实当时整个也就 5、6 个数据维度。

当时那种条件是用投影仪把这些直播数据图投出来。凌晨 2 点的时候,同事慌慌张张跑来问我投影仪是不是可以关一下,因为太热了,这投影仪要着火了。过了零点,数据大屏上的数字是 52 亿。

这个数据大屏就一直延续到了今天,数据维度越来越多,屏幕越来越炫。不仅我们,数据大屏似乎很快成了全社会各行业的标配。到去年在无线端上有了个人数据小屏,大家甚至可以在手淘上和本地区的土豪比拼剁手力。这块数据屏幕记录了我们国家零售商业的进程,也记录了所有参与双 11 这个千亿级别大项目人的喜怒哀乐。你的购物车,藏着你每年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对于 2011 年的双 11,我个人印象深刻的还不止这些,那时十月围城刚过去,双 11 开场以后还鬼使神差的上演了“午夜惊魂”,整个商家后台配置的衣服颜色尺码全部乱掉了。

当时的技术负责人南天(花名)等几个哥们把自己关在一个小黑屋处理,老逍都不敢敲门进去。后来南天跟我说,当晚要修复不了,跳楼的心都有。当然,最坏的打算没有变成现实,“午夜惊魂”在凌晨完全修复。

双 11 前几年,技术和业务的负责人,还会打赌,看你带来的流量冲不冲垮我的系统。

刚开始技术总是输给业务方,吵来吵去搞了两三年,后来就再也没有这个对赌了,因为通过每一年双 11 的极限训练,我们整个整个技术和底层能力逐年告诉发展。大家每一年买东西就能体会得到,即便在零点开场的时候,整个交易和支付过程也如丝般顺滑。

确定性越来越高,意外就越来越小。

其实每年双 11 我们业务团队从 8 月份就开始准备设计。但当进入 11 月的最后几天,老逍在办公室脱下皮鞋,换上球鞋的时候,我知道在老逍那儿到了双 11 冲刺的阶段了。每年大家都会变着法儿的想从老逍那里套话,绕来绕去离不开对双 11 成交额的预测,但老逍从来不猜,他说坐庄的不下注。

其实双 11 十年间发生过的很多事都记不清晰了,但每年这个时候就会很想念过去十年间一起搞天猫双 11 的一帮老战友,很多人已经不在这个岗位或者不在阿里巴巴。

最后附张第一年双 11 发过的微博,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image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作为阿里 CEO 的助理,「双十一」给我的回忆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