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牌屋》最终季:成就了千亿Netflix的美剧 却不得善终

image

本文涉及部分剧透,请谨慎阅读。

不像凯文·史派西在《纸牌屋》第一季开场痛快的了结那只被撞的狗使其免受痛苦,行至第六年的《纸牌屋》终于因为Netflix的拖泥带水最终导致这部具有时代意义的美剧彻底烂尾,所有痛苦当然都留给了这部剧的粉丝,如果到今天还有的话。

诚然很难有人会预见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席卷好莱坞的反性骚扰运动,会直接导致《纸牌屋》的灵魂人物凯文·史派西被彻底封杀,但即便是在这之前的一段时间内,Netflix对于《纸牌屋》是否还要继续下去本身也犹豫不定,从第三季开始便逐渐下跌的口碑加上平台日益丰富的原创内容,对于《纸牌屋》的依赖早已成为过去。

image

女性成为了这一季的真正主角

而凯文·史派西的丑闻则让其找到了正当理由直接选择砍掉这部剧,最终站出来的拯救者则是在第六季中独挑大梁的罗宾·怀特,她表示不能因为一个人的问题,导致剧组其他两千五百人丢了饭碗,不过Netflix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依旧保持了他有话直说的风格:“我们只是为了给观众一个交代。”就这样《纸牌屋》最终迎来了第六季。

几乎不用太多的去阅读中外媒体的评论,光是看看普通观众最便捷的打分平台豆瓣和IMDB便可以知道本季《纸牌屋》已经沦落到了何等水平,在两大平台上本季的评分都已跌破6分。尽管整部剧从第三季开始已经明显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水准下滑,但有凯文·史派西与罗宾·怀特二人压阵即便剧情已经了无新意,起码这两人的表演还能勉力维持这部政治惊悚剧的精神内核——为权力不择手段。

image

独挑大梁之后罗宾·怀特显得力不从心

但显然由于凯文·史派西的意外出局,导致之前的主线剧情必须大改,但从13集缩减为8集也难掩第六季的剧情之单薄,失去史派西对于这部剧来说无疑是失去了精神支柱,尽管罗宾·怀特之前与他的相爱相杀使她的形象越发丰满,但怀特再强势也无法取代史派西为《纸牌屋》定下的深沉基调,这不是通过将画面色调调亮就能轻易改变的事。

就如同剧中安德伍德的阴魂始终缠绕着白宫,怀特不得不模仿史派西打破“第四面墙”直接对观众说话的创意,但不论她如何佯装凶狠却依旧苍白无力,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会让观众想起史派西的举重若轻。虽然《纸牌屋》之前的剧情就已经有点天马行空,整个第六季的剧情明显已经脱离现实,很多突然出现的人物动机不明,编剧也索性不再解释,一心只想着铺垫作为史上第一位女总统的克莱尔是如何隐忍并适时反击,失去史派西自然对剧情造成了重大伤害,但整个创作团队的敷衍几乎是显而易见。

image

抛开私德不检,凯文·史派西的演技确实为《纸牌屋》注入了灵魂

无论如何《纸牌屋》都已经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在2013年3月21日推出《纸牌屋》第一季时,没人敢担保这部投入超过一亿美元,吸引了凯文·史派西与大卫·芬奇这样的好莱坞电影大咖加盟的剧集会取得什么样的成绩。但回头去看这部所谓通过“大数据”洞察观众想法拍出的政治惊悚剧以及Netflix石破天惊的一次性放出策略,已经明显影响了整个好莱坞甚至全球的娱乐产业,而六年之后Netflix早已成为了拥有过亿用户、市值千亿比肩迪士尼的流媒体巨头。

毫无疑问这部剧的出现直接引领了如今观众与行业的改变,Netflix的快速崛起成为了好莱坞最大的搅局者,话题性作品频出加上一次性放出剧集的排播策略使得HBO等老牌电视台越发被动,同时Netflix也带动了如亚马逊、苹果、Facebook等硅谷科技公司加入娱乐产业,就连一向在线上无所作为的迪士尼也下定决定要做自己的流媒体平台,在大银幕的营收已经趋近饱和之后,未来流媒体所身处的各类小屏幕将成为各家争夺的主战场。

image

如今Netflix已经拥有大量的原创内容

电视评论家Daniel D'Addario之前在一篇题为《流媒体时代欠<纸牌屋>一句感谢》的专栏中提到:“2013年《纸牌屋》的出现以及Netflix做出的所有设定,让观众开始习惯在流媒体上观看电视剧,它彻底改变了过去由HBO这类电视台所设定的美剧播出模式。”

即便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当年搜狐视频直接引进全套《纸牌屋》也是国人少有的一口气观看完整正版美剧的机会,而如今搜狐视频早已掉出了国内视频平台的第一梯度。对于Netflix来说,现在一年近百亿的原创内容投入使得它每个月都拥有上百小时的新内容可以推出,《纸牌屋》见证了这一流媒体巨头的诞生,它自然无法成为《绝命毒师》这类的“神剧”,但却是这个时代真正改变游戏规则的重要参与者。

推荐指数:除非实在太闲,不然没必要为它花时间了。

来源:界面 微信号:wowjiemia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纸牌屋》最终季:成就了千亿Netflix的美剧 却不得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