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抽过最难忘的一根香烟,有什么故事?

image

作者:骨猪

2013 年,我去香港出差。

大晚上采访结束,出了餐厅,看到路边有几个姑娘围在一块儿抽烟,就怀着「志明与春娇」式的浪漫幻想,过去借了个火。

她们眉飞色舞,和我聊了一会儿刚看完的《黑杀令》(内地译名《被解放的姜戈》,上映第一天就被撤片),然后出租车来了,姑娘们就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先走了。

我站在那儿抽完了剩下的半根烟。心里满是惆怅,后悔自己胆拙,没敢要一个电话号码。

灭了烟头,正准备走的时候,一个大叔走了过来。

指着旁边禁止吸烟的牌子,声音铿锵有力:

「根据香港法律规定,罚款 1500 港币。」

春娇害我!!

作者:黑光

在厕所偷偷抽烟,被四个老师轮流围观。

大学做毕业设计那阵,大家轮流讲,讲完的就走,没讲完的坐下面听。

还有五六个轮到我时候,憋不住了,溜到厕所里抽烟。

刚点着抽了没两口,我们副院长进来了,吓得我赶紧把烟掐了,副院长看了我一眼走了。

刚抽了两口的烟舍不得浪费,点着了接着抽,负责我论文的老师进来了,我又吓得给烟掐了。

年轻时候不信邪啊,第三次点着,继续抽,又进来一个老师,这老师讲课风格挺活泼的,年龄也没比我们大太多,我们平时都叫他哥。

我就没避着他,也是掐了两次不想再掐了,还边抽烟边跟他聊了两句。

这时我们院长进来了……

这是我活这么多年抽过最难忘的一根烟。

后来我才知道,隔壁屋的投影仪坏了,答辩暂停,老师们集体上厕所……

作者:吃撑了

2012 年我和我老婆还在国外学习。某天早上起来,我正在阳台上做俯卧撑,我老婆走来,穿着睡衣,头发蓬松,眼神迷离,嘴里叼着牙刷,周围还有牙膏的残留。她靠在门框上,跟我说:咱们是不是该备孕了?

我愣了一下,心里快速做了一个算数题:2012 备孕,2013 怀孕,2014 生孩子。2014 是马年,按照陕西这边说法,属马的人虽然一生奔波辛勤,但也算劳有所得,应该还行。

我虽然不信属相命理这一套,但受到习俗影响,也认为马是个不错的属相。而且,陕西这边认为,马若成群,则是锦上添花。孩子外公属马,老马带小马,想想都温馨。

于是我说:好啊。生个小马驹。我从今天起加大有氧运动,改善精子质量。

事实上我并不知道有氧运动能否改善精子质量,只是印象中貌似听说过这么一个观点。

我老婆说:那你是不是应该戒烟了?

我看了一眼阳台躺椅上的骆驼烟。美国人喜欢在烟的包装上印上一些恶心的图片。我那包,恰好印着一个畸形的婴儿。

我咬了咬牙,说:这包抽完就戒。

这包骆驼的最后一根,是我有生以来,抽得最仔细的一根烟。以往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把烟夹在手里,看着烟雾愣神。这次我绝不浪费任何一秒钟,抽烟的深度如同气功里的吐纳,深吸慢呼,陶醉其中。

之后一年,我彻底戒烟,加大健身运动。2013 年六月份的某日,我老婆发来一个图片,是两道杠的验孕棒。

当时我正在开车,随即把车停在路边,买了一包芙蓉王和一个打火机,自言自语道:久违了,朋友。然后我点着一根烟,深吸一口,

卧槽差点没把我给呛死。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抽过最难忘的一根香烟,有什么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