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人民的负面情绪指数 12 年来一路走高,在去年达到了顶峰

全世界经历了情绪体验上最糟糕的 2017 年。

咨询公司盖洛普从 2006 年开始,每年都进行涵盖 140 多个国家的“全球情绪调查”。今年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地球居民的消极体验指数在去年达到了峰值。

本次报告来自于和 147 个国家成年居民的超过 154000 次电话及面对面采访。对于难以界定的感受和情绪,盖洛普利用“积极体验指数”和“消极体验指数”来捕捉被调查者的日常经历,通过提出一系列针对个人的问题,搜集各地区“是”和“否”的答案折算成 0-100 的指数,显示出传统经济指标无法提供的信息。(问卷调查问题请见文末)

统计结果表明,人类的积极体验在过去五年没什么太大的起伏,全世界 70% 的人在“昨天”感到了愉快、有过笑容、觉得休息得不错、被人尊敬地对待。不过,少于一半的人“在昨天做了或者学了有趣的事情”(46%),虽然这并非最低记录(最低记录是 2007 年和 2011 年的“43%”),也算是过去几年来相对较低的数值。

令人担忧的是,人们的消极情绪呈现了逐年上升的势态,世界范围内的消极打分从 2006 年的 24 上升至去年的 30,是情绪报告诞生以来的峰值。“整体而言,全世界都变得更有压力、焦虑、伤心、痛苦,这前所未见。”

image

情绪在地域上的分布也并不让人意外。根据情绪指数打分,南美地区的人们更加积极,他们也常年占据积极榜榜首,“拉美区域报告积极情绪的高百分比,至少反映了该地区强调生活积极面的文化”,这表现了“家庭纽带的重要性”和“强社交环境对个体的影响”;贫穷、战乱、长时间的地区冲突和医疗危机,让中非共和国、伊拉克、南苏丹等地毫不意外成为负面情绪最高的地区。

image

不过,这份报告基于一组是非问题来调查情绪,展示的更多是个体生活的瞬间,强调短期情绪状态;而积极指数更高的国家人民也不见得更“快乐”,因为他们可能对消极问题也回答了“是”,报告“是”的次数频繁,仅能说明他们更加情绪化。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哥斯达黎加的国民就比较典型——虽然三个国家都上了积极榜单前 10,但也有大批针对消极问题的肯定回答。

人类是否对自己的长期生活状况感到满意,可以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部发布的《世界快乐报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看出一二。这份报告基于盖洛普 2015-2017 年全球调查问卷中“1-10,你给自己的生活满意度打几分“一问题得到的回应,整理出了满意度的区域特点,并通过标准差得出了”快乐度差距”(happiness inequality)。

它比较符合人们的认知——北美和西欧地区的生活满意度更高,且差距较小。各个国家的数值和 2008-2010 年比起来,58 个国家出现明显上升,59 个国家明显下降,24 个保持稳定,“显著的升高和下滑在世界范围内是相当不均等地分布着”。

image

《世界快乐报告》认为六大因素可解释”人为什么快乐“:人均 GDP、社会支持、预期寿命、做出选择的自由、慷慨度(是否向慈善组织捐献)和政府/商业活动中的腐败程度,前三者的影响更大。不过,如果直接从可以量化的 GDP 和预期寿命来看,并不足以解释情绪报告得出的“全世界越来越感到消极”的结论,毕竟从 2006 年开始,这两项指标基本都在稳定走高,经济总量在增长,比以往更加稳定和健康的环境让人们活得更长,大国的可支配收入在提升,看起来人们过得更好,为什么快乐度并没有随之上升?

image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只是平均意义上的“更好”,当调查机构已经不再统计全球可支配收入等数据的平均数甚至是中位数,你就知道地区贫富差距已经让这些数值失去了意义。

另外,经济原因也不能解释所有事。以美国举例,在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的人年均 GDP 和人均收入都在上涨,可快乐程度与 1972 年相差无几,中间略有波动但基本保持平缓。

“GDP 不能告诉你所有事,或者告诉你人们日常的情绪什么,” 盖洛普世界问卷的主编 Julie Ray 说,“好比埃及,你也看到 GDP 呈现上升势态,但是埃及人对生活的评估一路下降。所以,人们的日常经验、他们怎么想,可以比 GDP 数据告诉你更多,领导人需要关注这方面。”

根据调查结果反推原因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因为不同的搜集数据方法可能得出相反的结果,反推原因会显得有些牵强——在 2017 年的另一份调查报告 Harris Poll 里,2202 名美国人自我报告了“是否快乐”的情况,结果表明,相比前一年的 31%,2017 年有 33% 的美国人报告快乐,看起来似乎是更开心了一点,“这个结果很有意思,在假新闻、刻薄推特和机器人抢我们工作的这一年,美国人的快乐度竟然上升了,要么是他们已经对新闻免疫,要么是很多被边缘化的美国人觉得看到了变化。”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全世界人民的负面情绪指数 12 年来一路走高,在去年达到了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