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开源软件公司卖了 340 亿美元,免费是如何变成一门生意的?

IBM 上周日宣布了自己史上最大一笔收购——340 亿美元买下红帽(Red Hat)。

IBM 买公司不足为奇,这家公司的大转型基本都离不开收购。但 Red Hat 是全球最大的 Linux 开源系统开发商,它的操作系统不像微软 Windows 每台收取数十美元授权费。与免费相伴左右的开源生意卖了 340 亿美元,IBM 为此付出 60% 溢价。

开源软件怎么赚钱说来也不太复杂,红帽现任 CEO 詹姆斯·怀特赫斯特(James Whitehurst )2012 年接受采访时举了一个例子:纽交所在用免费的红帽 Linux 系统交易股票。英特尔最近升级了处理器,纽交所想用新处理器提高效率,但这需要有人为新硬件部署新的系统和应用程序。同样的事每隔几年会发生一次。纽交所可以养一个团队自己完成所有系统维护、开发工作,也可以花钱请红帽的工程师来做。相当数量的企业用户都选择了后者。

红帽具体提供的服务比这个例子复杂得多,但原理是一样的。

在同类 Linux 企业中,红帽是规模最大的一家。至今红帽每年营收超过 20 亿,年增长超过 20%。

Windows 依然是个人计算机的主流 ,但在企业级服务器操作系统这个细分市场上,IDC 2017 年的数据显示微软占据 50%,红帽 32.7%。Linux 发行版中红帽占据 7 成的市场份额。

今天依托开源赚钱的产品已经很普遍了,最成功的莫过于 Google 主导的 Android 开源项目(AOSP)。

不过开源软件如何赚钱,是不是应该赚钱这个事情,并不是在它诞生的时候就想好的。

开源一词的诞生就是为了拒绝免费

开源总是让人和自由分享和免费的互联网精神联系在一起,盈利好像与之天然相悖。

不可否认,直到现在开源始终伴随有理想主义色彩,开源社区 Github 上每天依然有开发者免费共享自己的创意。

然而商业构想从来没有远离过开源生态,20 年前“开源”这个词的诞生,就是为了让它避开“免费”的印象。

image

1998 年“开源峰会”的合影,图片来自 Linux

1998 年,加州山景城的一间办公室里,41 岁的黑客、《新黑客词典》的维护人埃里克·雷蒙(Eric Raymond)召集当时活跃的 Linux 开发者,包括 Linux 发明人林纳斯·托瓦兹(Linus Torvalds),探讨如何将自由软件的理论进一步推修正和推广。

image

埃里克·雷蒙,图片来自 Use This

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但这是“开源(Open Source)”的起点。

在此之前,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是当时的主流提法,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更早。互联网诞生前的 1969 年,贝尔实验室开发出 UNIX,一套可以快速复制的操作系统代码,以磁盘为介质传播。

UNIX 的创造者将操作系统和源代码许可证书一起,对外免费公布,尤其是给了很多大学用于教学。但后来 UNIX 的持有者 AT&T 公司将 UNIX 私有化,使用者需要付出上万美元授权费。

这激起自由软件支持者的抵抗 。1984 年麻省理工大学(MIT)的计算机教授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发起名叫 GNU 的项目(GNU's Not UNIX! ),成立基金会 FSF(Free Software Foundation),以自由免费对抗大公司的授权费要求。

image

理查德·斯托曼,图片来自 Linux

FSF 提出软件的版权 Copyleft,一个和著作权(Copyright)相对应的概念——软件源码的作者依然享有版权,但作者许可任何用户对代码复制、修改和传播,也可以销售获利,前提是必须保持所有代码的公开透明。

这让提供免费软件也有了产生利润的可能。FSF 提出过一些具体的设想,比如以光盘或磁盘的形式销售自由软件包拷贝;提供安装、培训和指导服务;软件的定制化等等。

基于此,1989 年,最早一家为自由软件提供咨询服务的公司 Cygnus Solution 诞生(2000 年被红帽收购),这家公司的口号是“让自由软件使用无忧”(Making free software affordable)。它的创始人迈克尔· 蒂曼(Michael Tiemann)也是 1998 年开源会议的参与者。

尽管斯托曼被奉为自由软件运动的圭臬,但那场只有十几个人的会议上他并没有被邀请。与会者们认为 FSF 使用的“自由(Free)”这个词让人想到免费使用,而这不是自由软件的内核,程序员们不是公益机构,这可能会影响到自由软件的发展方向。

因此他们决定用“开源”( Open-Source )一词取代“自由软件”,简单直接,不涉及商业选择、软件是否免费。

现在开源社区中区分开源和免费的常用比喻是 Free as in Beer(免费啤酒)和 Free as in Speech(言论自由)。免费啤酒不用花费你一分一毫,然而你没有更多的选择权,微软的 IE 浏览器,Adobe 的 Flash,软件免费下载,免费使用,但是你无法修改。

而言论自由是一种自由的权利。好比啤酒的神秘配方,当它公之于众,你便可以自己生产和改进啤酒。比如 Chrome 和 Firefox 浏览器,基于源代码任何人都可以改头换面开发一个新的浏览器,重点在于自由的属性而非软件本身。

这成为开源社区的主流思想,而它之所以被人接受,更大的时代背景是大公司对于软件业的垄断。

Linux 诞生的时候,微软的 Windows 操作系统已经占据超过 80% 的市场份额,公司年销售额首次突破 10 亿美元,四年后盖茨的个人财富达到 129 亿美元,已是历史上最年轻的世界首富。

无论是 Windows 本身还是微软的软件应用,都是封闭的商业形态。1996 年美国通过《数字千年保护法》,给了微软数字垄断的法律支持。企业和个人用户为使用权一次性付款,其他任何人对其修改和再次传播都被视为非法,本质上这还是书籍出版物这种实体商品版权的思路。

版权成为微软商业帝国的基础。比尔盖茨本人早在 1976 年就表示过对自由软件的反对,他 22 岁写的那封著名的《致爱好者的公开信》(An Open Letter to Hobbyists)中说,“有谁会在没有任何报酬的情况下来做这些专业的工作?怎样的爱好者才会投入三年的时间开发,发现所有的错误、编写文档并且免费发布产品?事实上,只有我们大量投资来为个人电脑做软件。”

2000 年上台的新 CEO 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也把 Linux 比作“癌症”。

开源社区多少带有与微软二元对立的色彩,相信开源必胜的程序员们曾经把盖茨比做纳粹,讽刺他在桌面操作系统里表现出的独裁和封闭。

image

不过黑与白往往不是那么分明。

开源软件公司也有自己的“风口”,它是 2000 年互联网泡沫的一部分

Linux 在开源运动的背景下诞生。1991 年还在读大二的 Linus Torvalds 写出第一个版本的 Linux,开放源代码,对这个操作系统感兴趣的人都能修改使用。

许多公司也通过 Linux 提供的技术支持开始自己的生意。

红帽是其中之一。1993 开过几间电脑和打印机租赁公司的加拿大商人鲍勃· 扬(Bob Young)创办 ACC 公司,主要业务是出售 Linux 和 Unix 软件,向客户提供电话支持来获得收入。

次年开发者马克·尤英(Marc Ewing)发布了一个 Linux 版本,万圣节当天发布,取名红帽 Linux,名称来自大学期间祖父送他的一顶帽子。

“没骗人,1994 年的时候 Linux 社区非常小,大家都认识彼此”。扬在后来的采访中说他通过“网络约会(Online Dating)”认识了尤英。

1995 年鲍勃· 扬收购了红帽,把两家公司合并称为红帽软件公司。

很快业务步入正轨,根据招股书文件,1995 年红帽公司的营收达到 48 万美元,第二年就翻了近一倍,第三年再次翻倍。1999 年上市时公司年营收已经超过 1 亿美元。

超过九成的收入来自“软件及相关产品”,这指的是红帽基于开源代码开发的 Linux 版本,Linux 好比公开菜谱,红帽自己加工成了美味的成品,售卖给需要的人。同时红帽有自己的网站和呼叫中心,客户购买了软件需要持续的技术支持,这产生了对应的服务费用。

招股书援引 IDC 的数据,截止到 1998 年所有经授权的新安装 Linux 操作系统中,有 56% 来自红帽公司。

上市第一天,红帽股价就飙升到 54.4 美元,是 14 美元发行价的近 4 倍,两个月后又升高到超过 135 美元。尽管红帽在 1999 年报收 9 万美元的亏损,是 1998 年的 10 倍。

“到目前为止,它说服了人们相信这(开源)会成为一个成功的生意。”Renaissance Capital 分析师当时评论道。

image

红帽位于加州的总部大楼,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随着红帽的上市,同类公司掀起一阵上市潮,Linux 出现一批概念股。

VA Linux 于 1999 年 12 月上市,主营业务是卖 Linux 服务器。上市当天股价涨了 733%。这一天红帽的股票也涨了超过 1000%。

《连线》一篇文章说,分析师和投资人对于 VA Linux 展现出疯狂热情,完全是出于 Red Hat 带起来的 Linux 概念以及整个科技板块的高估值。投资者确信 Linux 不仅具有巨大的潜力,甚至可能催生新的微软。

但实际上,自 VA Linux 创业后近五年时间,VA Linux 软件和服务销售额总计为 4400 万美元,同期亏损了 2500 万美元。到 2002 年 12 月 9 日,即上市整好三年的时候,VA Linux 股票收盘价为 1.19 美元。下跌了 99.5%。

再比如 Andover,也是 1999 年 12 月上市,股价当天涨了 252%。作为一支 Linux 概念股,Andover 直到上市第六个月才跟 Linux 扯上关系。它原来只是为开发者提供站点信息概览的聚合站,1999 年 6 月、8 月分别收购 Slashdot 和 Freshmeat 两个网站。其中 Slashdot 的核心读者群包括 Linux 与开放源代码运动的狂热份子。

《Linux 周刊》的编辑 Jonathan Corbet 同时也是位程序员,他当时质疑说,Andover 是否只是试图利用 Linux 概念进行炒作。

随着 2000 年互联网泡沫的破裂,大量 Linux 公司股价跌到低谷。上市之初这些公司很多都曾赠送股份给 Linux 的创建者 Linus,但很快就因为泡沫一文不值。

互联网泡沫破灭打击了当时所有科技公司,亚马逊与破产一度只有一步之遥,微软的市值也过了十几年才重回泡沫高峰的水平。不过不同于全线崩溃的 Linux 概念股,微软依靠自己在桌面系统和办公软件的绝对垄断继续制造着惊人的利润。

泡沫破灭前,《经济学人》已经警告说,一部分 Linux 公司可能是好企业,但投资者必须接受他们不会拥有传统软件公司的经营利润,更不用说微软的利润了。因为 Linux 是“开源”,意味着它们是一种公共财产,所以不能像微软对 Windows 那样利用专利实施垄断,继而获得丰厚回报。

但就像《经济学人》当时指出的,微软依靠垄断让所有人为一份份软件授权和它们的升级版付钱,虽然在短期内对拥有这样一个平台的所有者极其有益,但却违背了该行业中其他所有公司的利益,并且拖累了整体技术发展速度。

今天的软件业,是曾经二元对立双方的一种妥协。

开源与否,“卖软件”都不再是软件公司首选

2014 年 All Things Open 开源软件大会上,已经离开公司的红帽创始人鲍勃· 扬回忆说,给自己做公司带来最大灵感是一度扭转了 IBM 困局的路易斯· 郭士纳(Louis Gerstner,《谁说大象不能跳舞》的作者):

“郭士纳来到 IBM 并且在三年内让 IBM 扭亏为盈,真是一个奇迹……郭士纳的洞察来自于同一大帮 IBM 的客户交流,然后发现客户实际上并不真正喜欢他的产品。他们觉得产品还行,但每当他坐下来和客户交流,总会有人说,比 IBM 做的更好的产品大有人在。他问:‘那么为什么你要买 IBM’,客户说:‘因为 IBM 是唯一一家公司,能在我们开展业务的任何地方设立办公室’。因此郭士纳明白,他卖的不是产品,而是服务。

郭士纳公开讨论过此事,在红帽我们也会说:“OK 我们没有产品可以销售,因为我们的东西都是开源的任何人都能和我们一样迅速创新,所以我们并没有真正在售卖产品,IBM 的郭士纳告诉我们,客户不会购买产品而是购买服务,购买让他们更成功的东西。所以这是我们早期关于自己到底在做什么的洞察,我实际上在从事服务业,甚至回到当年我们售卖包在盒子里的 Linux 磁盘,我们也将其视作一个临时过程,等我们足够强大便可以和顾客签订服务合同。”

IBM 没有好的产品,红帽没有别人必须买的产品,它们都靠提供服务赚取利润。

建立在开源软件之上的最成功生意 Android 也不卖软件。

2008 年第一部 Android 手机发布,全靠 Linux。当时第一代 iPhone 推出了一年,但它所用的系统内核直接追溯到乔布斯 1980 - 1990 年代在 NeXT 公司的工作,有超过 20 年的积累。

依靠 Linux,Android 的发明人安迪· 鲁宾(Andy Rubin)带着一支开发经验和规模都远不如苹果的团队,只用 5 年时间内就让 Android 手机进入了市场。

Google 利用了开源社区的成果,也将系统开源给外界使用。此举还帮它拉拢了手机厂商——当时传统手机厂商面对苹果节节败退,而微软的手机系统不但要付钱,还更新乏力。

不过 Android 的成功并不是一个开源童话。尽管 Android 开源项目(AOSP)一直存在,但关系 Android 手机使用体验的诸多服务都是 Google 私有,比如 Gmail、搜索、地图、Play 商店……最终 Google 将这些服务打包在一起,手机厂商必须装上它的全家桶,而这些应用帮助 Google 以广告的形式变现。

不只是开源,其它曾经在卖软件的大公司基本也都不再卖软件。

苹果曾经每隔一年推出一个新版的 OSX 操作系统,然后装在光盘、U 盘里卖出去。2013 年开始,苹果将系统大版本升级免费提供给购买 Mac 电脑的用户。用户并不是没有为持续的升级付钱,只是含在购买 Mac 电脑的费用里。

Adobe 曾经也让用户单次购买价格不菲的软件,终身使用,但要为新的大版本更新再次付钱。但随着 2012 年的 Creative Cloud(CC)服务,用户可以通过包月来订阅软件,只要按月付钱就能一直用它的一整套服务。

不过反差最大的还是微软。

曾说开源软件是癌症的微软 CEO 鲍尔默在 2013 年退位,接替他的纳德拉上来之后一直在削弱 Windows 部门地位,将整个公司重心放在云计算之上。曾经,微软的云计算是基于 Windows 构建,连名字都叫 Windows Azure。

但在纳德拉领导下,微软愿意放弃 Windows 时代的绝对控制,争取更多企业客户,不论企业用的是 Windows 还是 Linux。他在 2014 年的一次发布会上喊出“微软爱 Linux”,并且直接派工程师支持开源项目。

image

同年,微软的云计算平台开始支持红帽的企业版 Linux,这是 Windows 企业版的直接竞争产品。

2016 年,根据 GitHub 公布的数据,微软一共贡献了 16419 个开源项目,超过 Facebook 成为该开源社区中最大的贡献者。

当微软不再需要,或者说不能要求用户持续购买它的 Windows,而改为提供服务赚钱以后,它和开源社区的你死我活也就不再必要。

就在一周前,微软 75 亿美元收购 GitHub 的交易宣告完成。GitHub 允诺继续支持开源。

IBM 收购红帽也是如此。至今 IBM 也不是一个对开源特别友好的公司,会在合同里要求员工停止为开源项目贡献代码,即便那个项目与 IBM 没有冲突。但这并不妨碍 IBM 看上红帽出色的现金收入以及它为企业客户转移到云计算所做的准备。

互联网泡沫后,红帽成了上市潮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至今依然有全球 Linux 70% 的市场份额。

随后红帽通过不断的并购继续巩固了市场规模,收购了至少 30 多家公司。过去 60 多个季度,红帽的业绩持续增长。而它的 OpenShift 技术可以帮助企业同时在多个云计算平台上部署自己的系统,降低风险。这些对于急切追赶亚马逊和微软的 IBM 都很有吸引力。

“每花一美元购置红帽产品,就相当于砍掉了头顶专利光环实际上却是一堆垃圾的专有软件 10 美元的市场份额。”红帽 CEO 怀特赫斯特在 2012 年的采访中说道。

如今这些都成了历史。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最大开源软件公司卖了 340 亿美元,免费是如何变成一门生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