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经血放任自流,结果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image

我第一次听说放任经血流淌(free bleeding)的做法,是源于 M.I.A 的前鼓手基兰·甘地(Kiran Gandhi),她在来大姨妈的时候跑了一场马拉松,但没用任何月经用品。我觉得她很酷,勇于跟自己的羞耻感作斗争,没有因为一点小事就放弃自己的追求,这让我对自己13岁时不小心把经血流到运动裤外的经历有所释怀,毕竟对那个年纪的孩子来说,没有比这更难堪的事了。

这事也促使我为女性的月经仗义执言。每当遇见那种一提到大姨妈就会表现出明显不适的男的,我都会对他们进行科普,告诉他们由于经期子宫流血,女性会面临腹胀、抽筋和各种奇怪的消化问题。作为一名女同性恋,我把这看作是为异性恋女同胞们所做的一项重要公益服务。我从来不会因为别人来大姨妈而觉得恶心,不管是在跟她们上床的时候还是日常相处。我觉得如果有更多的人和我有相同看法的话,世界会变得更加健康。

所以在理论上我是完全支持 free bleeding 的,我把这看作是对父权制的一种反抗,但并不会选择它作为一种长期生活方式。真的会有女性朋友在来大姨妈的时候完全不用卫生棉条、月经杯、护垫、防月经内裤或是任何其他能够吸收经血的卫生用品么?我原来觉得不可能,直到几个月前,我跟一名真正的 “自流派” 开始交往。

我之前的看法被彻底颠覆了。

从那之后,我又遇到或听说了其他采用这种方式的人,他们的出发点从减少废弃物到更好地了解自己的身体,不尽相同。对于我这么个有时候不太放得下控制欲的人来说,似乎也应该试试这种方式。说白了,这事能坏到哪去呢?

回想起来,很难说当时我最担忧的是什么。我觉得可能是怕弄脏沙发,或者怕被陌生人发现我来大姨妈的时候什么保护措施都不采取。我倒不太担心有味儿,这还挺奇怪的,因为我对气味特别敏感(一旦闻到难闻的味道,马上就会产生强烈的呕吐反应),可以想见场面会有多混乱不堪。

第一天

在我的印象里,放任经血流淌会弄得到处都一塌糊涂,所以首先要做的就是 坦然接受这个事实。在第一天的体验中,我有半天时间是屁股底下垫着一块毛巾,坐在那儿看《吸血鬼猎人巴菲》(Buffy the Vampire Slayer)度过的。我也不是随便挑着看的,我看的是第六季里那个最丧最压抑,还有点事儿逼的巴菲。我得到的一大忠告是多喝水,这样可以增加去厕所的频率,以便查看经血流淌的状况。于是我拼命喝水,大约每30到40分钟就去尿个尿。

难以置信的是,第一天我竟然一次都没把血弄到裤子上,而且我的不适感也轻了很多。我可能透露得太多了,但既然这篇文章本身就是为了让大家有更多的了解,我也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来大姨妈的时候,我会有严重的痛经情况,整个下腹部都疼,包括菊花。如果在痛经发作前不吃止疼药的话,我整个人这一天基本上就废了。不开玩笑,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辞职的。

奇怪的是,在放任自流后,我的痛经情况缓解了不少。我没有实证证据来证明这其中的关联,但不用吃止疼药我觉得很高兴。

那天晚上我约了朋友去酒吧聚会。对我来说这是第一场真正的考验,我可不想在公共场合把血流得到处都是。想想可能会发生的最糟的情况 —— 被陌生人发现椅子上有一滩经血?谁在乎呢?—— 我莫名自信地觉得自己能应付那种场面。于是我穿上黑色打底裤就出门了。

谢天谢地,我去的这家酒吧里的椅子全是黑色的皮凳,万一多喝水多上厕所的法子不管用我也不用怕。我拼命喝啤酒,好让自己尽快尿意盎然。除了内裤上有一点点血之外,一切正常。我的朋友自然而然地把我正在实践 free bleeding 的事告诉了大家,不但没人表现出什么不适,甚至还有人过来撩我。

在放任经血流淌的情况下,睡觉是个大问题。洗内裤是一回事,但洗床单或者万一血流到床垫上要换洗的话,可就没那么好办了。我老实交代,睡觉的时候我在身下垫了一条毛巾,以防有什么不测。但让我惊讶的是,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而且我还不用因为担心中毒性休克综合征(toxic shock syndrome),必须在凌晨5点起床换卫生棉条了。尽管风险很低,但我很怕自己会得上这种病。

第二天

通常来说,我来大姨妈的第二天流量是最大的。我让自己这天要尽量多活动,否则这场实验就失去了意义。截至当时,我放任自流的大部分时间里,情况都处于可控状态,因为我可以随时随地去厕所。于是我决定去上一堂瑜伽课。我还是穿了一条黑色的瑜伽训练裤,出发去健身房。

很快我就体会到,在做平板支撑的时候,不让血流出来是不可能的。这或许是这场实验最有意思的一个发现。每个姑娘都知道来大姨妈的时候,打喷嚏和咳嗽通常会导致流血。而现在,每次流血我都能做到心中有数。

能够准确地判断自己什么时候会流血,让我心头一亮,我觉得自己比原来更加身心合一了,即便在瑜伽老师让我们摆出开心宝宝的姿势之前,我就确定血已经从训练裤里透出来了。但我却并没看到有谁不高兴,而且下课后收拾垫子的时候,我也没在上面看到什么经血的痕迹。

尽管确定自己身上已经沾满了血,但瑜伽课后我却并没有急匆匆地赶回家,而是选择回味这个时刻。回家路上我甚至还去吃了个披萨,把我自己都惊着了。如果你想体会一下解放的感觉,改天也可以去试试,那种不往心里去的感觉真是棒极了。当我终于可以脱下裤子,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惨状的时候,我发现情况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糟。

那天晚上我骑车去电影院,在那里坐了近两个小时,看完了那部精彩的《抱歉打扰》(Sorry to Bother You)。我是换好了内裤和罩裤才出门的,因为我可不想做个没公德心的人。再说,我也没法每30分钟从电影院里跑出来上厕所,所以我只能顺其自然。结果居然还可以!内裤不用说肯定是湿透了,而且我那条黑色牛仔裤的里面也沾到了一点血(但电影院的座位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保证)。

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甚至没再垫毛巾。

第三天

当我早上起来发现大姨妈还没走,刚累积起来的那点信心瞬间全都崩塌了。那是我去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我想穿条可爱一点的裤子,可我那条稍微像点样的黑色牛仔裤上还沾着我的血迹。我不想用卫生棉条,但说实在的,我也不想把血弄在我那条浅灰色的西装裤上。于是我使用了一块护垫。

奇怪的是,我的大姨妈在第三天几乎就停了。而且我觉得,只要继续喝足够多的水,然后每30分钟去上一次厕所的话,我可能真的可以什么月经用品都不用。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许多经期习惯既繁琐又不必要,主要是怕碰上想象中最糟糕的情形,而我的身体实际上并不会产生那么大的血量。

那么,我以后还会继续采取这种做法么?可能不会在来大姨妈的全程都这么做,但我睡觉的时候肯定不会再用卫生棉条了,只会用护垫。你要是问我为什么不用月经杯,我可以告诉你我试过,实在是受不了,光是试着把它塞进去就能疼死我。

去酒吧或去电影院看电影,或者去上班或是去朋友家做客的话,我一定会用卫生棉条。但这场实验之后,我的卫生棉条用量已经减少了近三分之二。

尽管在量大的时候我还是会用卫生棉条,但我觉得这场实验是个很好的锻炼,让我意识到不必对它形成依赖。再说就算出了什么状况,说实在的,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来源:vic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让经血放任自流,结果没有想象的那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