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里的「黑社会」后来都怎么样了?

image

作者:小霸王

阿志是我同班同学,初中之前还是个有些腼腆的农家男孩,然后好像是一个表哥是个小混混的样子,跟着认识了一大批小混混,称兄道弟的,成了班级同学眼中的社会人。

他胆子很大,经常在厕所抽烟,然后扔了一地烟头之后大笑而去,经常听到他和他那群混混朋友聚在一起叫嚣着要揍谁谁谁,咋咋呼呼挺吓人的,不少同学都很怕他,偷偷的给他买烟换取他的「保护」。

他那时候被调到我同桌的位子,搬过来第一件事就是递了根烟给我,问我抽不抽烟,我摆手拒绝了,我不抽烟,他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就这样阿志和他的混混朋友吆五喝六的在年级里混的风生水起,也算是风云人物了,现在想想那估计是他最风光的时候,而我也因为是他同桌的缘故,在初中那所混混横行的学校安安稳稳过了三年。

中考之后,阿志不出意料的没考上高中,父母托关系去了一所民办中学,那所学校是我们市出了名的混混安置所,他去了也算是恰如其分了,之后就没了他消息。

就这样又过了三年,高考后,各种聚会不断,有一次初中同学聚会的时候,我听说了关于阿志的一些事,他似乎都没去高考,跟着他表哥直接去混社会了,也不知道混的怎么样,说实话我没多大兴趣。

又是三年,我大三了,前两天国庆回家被我爸抓去陪他做些生意上的应酬苦不堪言,不过所幸叔叔伯伯们看我还是个孩子,没灌我喝酒,但是我爸喝多了,只能让没喝酒的我开车回去,途中我爸下车的时候不舒服不小心吐了窗户上到处都是,没办法我只能送我爸回家然后开车出去洗。

我家附近正好有家洗车行,破破烂烂的我平常没注意,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开进去洗车,洗车行不大,老板招呼了我一下就让个学徒出来洗,洗之前叮嘱说这车不便宜,别磕坏了,学徒工唯唯诺诺的说是,我一看,学徒工有些眼熟,再一看。

是阿志。

他似乎认出了我,显得有些小激动,掏出一颗烟给我敬烟,我摆手拒绝了,我不抽烟,他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作者:理论知识

我要讲的是我初中班级「黑社会」里的女生。

我上初一那会,我暗恋我的同桌,她是一个留着波波头的漂亮女孩子。她经常和班上的「黑社会」玩。

我记得初一一天早上六点半上学经过网吧时,看见她和几个我们学校的,还有不认识的人,男男女女从网吧通宵出来。那时单纯的我就知道了心痛的感觉。

她看见我白后了我一眼,说不准告诉班主任(我是纪律委员)。我看见他周围那个光膀子纹身男,我不敢说话。

此时班上的另一个「黑社会」说:「这是我们班的第一名,上次考试我就是抄他的。」我全程默不作声,点了点头,快步走开。

初一到初二,她一直和我同班,作业都是抄我的。她一看我,我脸就红。

她那会知道我暗恋她。有一次她故意摸我的手,我一下子就缩回去了。她立马不高兴地说:那天那个纹身的是我男朋友,你再缩手我就叫他叫人放学后打你。

我当时就很怕(还在路上藏了把小刀),又把手伸出来。她白了我一眼,说:「你怎么这么怂。你要是有他高,我就喜欢你。」我一听,我脸不争气地红了。她看见我这样种反应,捂嘴笑了。

之后换座位我不再是她的同桌,由于内向不敢主动和她说话,只能偷偷看她。后来初二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她。班里的流言蜚语说她去县城里打胎去了。

初二下学期,我又能看见她了。我会偷偷看她,有时被她发现她就白我一眼,我脸红地瞬间转过去。

初三之后她就不见了,我也去了另一个班。

大二暑假回家那会,我妹妹是彩超室的护士,妹妹说那个谁谁谁以前是你们班的吗?我说是呀,怎么了。你怎么知道的。妹妹说初中那会她可出名了,现在来生二胎了。一看就是流过产的。我默不作声。

记得刚上高一时还会想她,做那种梦还会梦到她,还记得她手指的温度,当然还有那可爱的波波头,虽然只有半学期的同桌时光。不知道把她看做班级黑社会恰不恰当。她是否还记得那个被她看会脸红的男生。

手机码字有错字,不对的地方欢迎指出。看到这个问题我就想起了我的初中时光,当然还有那个藏在每个男人心里的初恋女孩。

我偶尔还会想起那时的紧张,触碰时的颤抖,以及可爱波波头,只是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班级里的「黑社会」后来都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