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成功地报复过谁?

我家楼上的邻居,称他为 C 吧。

C 是极品,或者说他一家都是极品。C 的老婆经常把整袋垃圾扔进电梯里。因为她懒得下楼倒垃圾,让打扫电梯的保洁阿姨帮她扔。弄的电梯臭烘烘的。有老人被扔进电梯的果皮弄摔倒了,老人家属去物业调监控发现是 C 老婆所为。就把监控画面截图打印贴在电梯里,告诉她不要乱扔垃圾。结果 C 老婆在业主群里破口大骂。C 的小孩精力旺盛。在猫嫌狗弃的年纪里,不管多晚都在家不穿拖鞋玩闹。咚咚咚的声音吵的我患有失眠症的媳妇更加难以入睡。上门说过多少次了压根不听。C 喜欢抽烟,抽完了就从窗户往下扔。差点点着我晒在外面的被子。还有各种生活上的纠纷不胜枚举。

我在我们小区租了个地下车位,一年 1440 元。

我上班上三天休息三天,也就是说,我车位一半时间都处于空闲的。C 发现了这一点。于是经常趁我车不在的时候停我车位上。他自己没车位,经常停在别人家的车位上或者消防通道里。物业说过多少次了他都不听。

后来呢,我换了班组。我换到我的对班去了。也就是我不在家的时间跟以前正好反过来了。我这才发现我的车位在我不知情的情况被人占了。给物业打电话,物业随后通知 C 让他挪车。

天经地义的事情,结果 C 过来之后态度异常恶劣。说这个车位他经常停的。让他过来挪车没道理。把我气乐了。我指着车位上我的车牌号码问他。你看看清楚这个上面写的是谁的车牌号?他说空着浪费他怎么不能停?我怼他你家白天也空着啊?把你钥匙给我,我明天白天去你家睡觉行不行?

这种人我懒得搭理他,停好我自己的车之后我就回家了。

第二天送媳妇上班,我发现我的车牌被掰弯,一个车灯被踢碎。我知道是谁干的。我去物业调监控。结果物业尴尬的告诉我,我的车位那边没有监控对着。

物业说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我说我自己心里清楚。找物业要到了 C 的号码,通话记录如下。

“占了我车位,让你挪车。你就报复砸我车?”

“听不懂你在讲什么。”

“车牌和车灯赔给我,这事了了。”

“你讲什么东西?你算什么东西?”

“最后一次机会,赔了,这事了了。不然,后果你自己承担。”

“你有证据你去告我啊!告啊!傻叉!”骂了我一句之后还特别嘚瑟的来一句“你有证据嘛?”。随后挂了我电话。

随后我打电话给保险公司,请他们上门定个损。业务员问我啥地方坏了,我告诉他是车灯。当时就把业务员吓的一激灵。风驰电掣的跑我们小区来了。

现在,该上一张图了。让大家看看灯厂的灯多少钱。这是马云爸爸家搜的 LED 大灯的价格。(图片侵删)

image

这是矩阵大灯的价格

image

马云爸爸家都这个价格,显然,4S 店的价格只会更贵。

业务员帮我定损完是 7000 多块。拿着定损单,我很愉快的去派出所报警了。

说到这里,我好像什么证据都没有啊。监控又没拍到,又没啥证据。我怎么敢一口咬定是他呢!

答案是行车记录仪!现在的行车记录仪很多都带走停车监控这种功能。在我锁车后,记录仪里的内置电池会以极低的功耗运行。车辆只要有人经过或者震动,都会记录下来。而我的行车记录仪清晰的记录了他踹我车灯的全过程。

到了派出所,告诉警察我要报案。同时出示了我的定损单和记录仪视频。金额较大,案情简单。警官很快就立案了。拿到了立案回执我就回家了。

当天下午,我就接到了 C 的电话。估计派出所找他了。他没早晨那么嚣张了,问我车灯多少钱,他可以赔。但让我先撤案。

我很明确的告诉他,不可能。

C 在电话里,说自己一时冲动什么的。自己知道错了。让我得饶人且饶人。

我再次回绝了他,告诉他不可能。你平时干的那些事自己心里没点 B 数?

这个时候 C 有点失控了,说你不就是想讹钱么?你家人穷死了,等着这个钱买棺材是吧?

我不缺钱,法院判多少我拿多少。千金难买我高兴。你的罪行够进号子了,你剃个头收拾衣服准备进去吧。说完我挂了电话。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接到派出所电话。说我这个案子希望能调解一下。毕竟不是什么大事情。警察叔叔的话还是要听的。于是我麻溜的打完 15 层低保就去派出所了。

到了派出所,警察叔叔开始调解。你们俩都是邻居啊,搞成这样子不好。赔个钱(警察叔叔暗示了 C 多赔点),就把这事这么了了吧!

按道理,警察叔叔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也给你台阶下了。就是头猪也该懂的这个时候应该装个孙子卖个怂。结果 C 在这里纠结车灯的价格问题,说一个破灯这么贵,绝对是在讹诈他。C 的老婆在纠结就这么点小事为啥能立案,警察叔叔是不是跟我一伙的,是不是收了我黑钱 xxx 的言论。把派出所的副所长听的火冒三丈。在旁边记录的小警员扶额,估计没见过这样的极品。

等他们吧啦完了,我对警察叔叔说,我觉着他们公母这样的态度没有调解的必要了。该咋办咋办吧。副所长估计被 C 老婆气的够呛。点点头。调解失败。C 直接被刑拘。

刑拘肯定是要上法庭的。本来这个案子案情就简单。派出所没过两天就结案移交检察院了。警察叔叔跟我讲,这个案值,不会太重。撑死也就 2 年。2 年?够了啊!有案底首先 C 的的事业编没了。这辈子他和他小孩都无缘吃公家饭了。这就够了。

在随后的几天里,C 的老婆和他家人通过各种方式联系我,说愿赔我 3 万块,希望我能出具谅解书。毕竟坐牢和缓刑还是有区别的。我一律拉黑名单。后来 C 被好像判了 1 年多吧。同时附带民事责任赔了我 7000 多块钱。

给大家补上后续。

他老婆在 C 被刑拘后第二天联系我想让我开谅解书,我直接拉黑了没理她。正好这个事完了我休公休,带着媳妇出去玩。回来后同一层的邻居告诉我,她居然想在我家家门口堵着我。结果敲了几天门都没人应。判决下来后他家又上诉,维持原判。判赔的 7000 多块三个多月都不肯给我。后来法院告诉她做老赖没好下场。在不赔钱就拉黑名单。那女的也是厉害,说我不坐高铁不坐飞机,拉黑名单对她家没影响。当时就把执行局的法官逗乐了。没见过这么蠢的。一查,车子还真的在 C 名下。然后告诉她,一旦我申请强制执行。法院直接拖你家车去拍卖。看看你家车值不值 7000 块。过了他老婆两天认怂。去法院交款。被告知还要补上利息。

在说个事。也和车子有关。此事是我发小的。但是整件事我都参与其中。这个事在我们那引起过很多讨论。有的人觉着我发小做的对,有的人觉着我发小做的有那么一点过。但是都没人认为我发小做错了什么。

某天晚上,我的一个富二代发小打电话问我,他车子保险是哪个保险公司承保的。他的车是宝马 330li。买车上保险装潢基本是我一手帮他操办的。这些他都不清楚。我当时就扶额了,你个瓜娃子买了车不到一个月就撞人了?

没有,是别人撞的我。我现在带他去医院。

听说他没事,我松了口气。我说我吃完饭就过来。吃完饭我就开着车去医院了。到医院打他电话,就是不接。正好看到急诊科有交警,我估计是跟着我发小过来处理事故的交警。赶忙上去递根烟,问 xx(我发小名字)是不是出事故了。他在哪?

交警问我是他什么人,我说我是他兄弟。交警说那你赶紧去那边急诊,他让人给打了。而且伤的不轻。

一听这话就把我吓的不轻。赶忙跑到急诊去。发小满脸是血。疼的呜呜叫。医生护士手忙脚乱的给他处理伤口。把我赶走,让我去给他付费拿卡。看着急诊室忙的鸡飞狗跳的。我拉过那交警,刚问咋回事。派出所的民警又跑来几个。跟交警了解情况。听着交警民警你一言我一语的,我这才了解是个啥情况。

事情的经过呢是这样的。我发小开着他的宝马,在直行道上等红灯。然后呢,一个 16 岁的熊孩子,边骑电瓶车边玩手机,同时在我发小那条直行道对面逆行,闯红灯向右开。这个时候呢,左转绿灯了。左转车辆正常行驶。那个熊孩子避让左转车往左一打方向,撞到了我发小停在直行道上等红灯的车。我画了个简易的示意图。

image

只有一个手扶把手的熊孩子直接撞上我发小宝马车上。电瓶车撞废了车子的 acc 探头,熊孩子扑倒了车子引擎盖上了,同时头撞破了前挡玻璃。熊孩子头上出有伤口,但是并不严重。

发生了事故,我发小第一时间打了 122 和 120。122 告诉他车子会被拖走。让他把车里值钱的东西拿走。同时我发小也很机智用手机 app 把行车记录仪里的车祸视频下载了下来。

既然熊孩子受伤了,就赶紧送医院吧。由于车被拖走了,交警带着我发小去了医院。我发小虽然富二代一个,但人极为忠厚老实(后面你就会发现忠厚老实容易被人欺)。赶忙去收费窗口给熊孩子排队付费。熊孩子不满 18 岁,于是乎交警通知他的家人来医院看熊孩子。

给熊孩子交完费,交警开始询问事情的详细经过。行车记录仪神器啊。视频给交警一看就妥了。交警说到你肯定没责任。这回撞成这样,回去估计熊孩子要挨打了。

发小正跟交警吹着呢,熊孩子他哥来医院了。这里简称他为大熊吧。大熊看到交警,过来问,我弟怎么样了?

没多大问题,在包扎呢。

然后大熊又看着我发小,你就是撞我弟弟的那个人?

不是,我没撞。正在收手机的发小话还没说完。大熊直接一拳打在了我发小脸上。又一脚把我发小踹到了。一拳把我发小鼻梁打骨折了,一脚把我发小的肋骨打骨折了一根。你说大熊的力气有多大吧。

把我发小打倒后,交警赶紧过来拉架。但是大熊身高体重,一个交警根本拉不开他。大熊还对着我发小踹了好几脚,说他弟弟要有三长两短就要让我发小偿命。

好不容易拉开了大熊的交警看我发小满脸是血,赶紧叫医生带去急诊室。看到有斗殴,而且伤情挺严重的。交警也没办法了。呼叫派出所的民警。毕竟这种纠纷交警没法管。

熊孩子虽说撞了车,但并没有危险。额头撞破了玻璃只是流血,伤口并不深。很简单的包扎就完了。然后交警和民警一起训斥了大熊。说你弟弟骑车不好好骑,撞了别人的车,人家也没说什么,还好心好意送你弟弟来医院还给他交了钱,你怎么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就算是开车把你弟弟撞了。你过来就能打人了?

知道了真相的大熊低着头不吭声了。交警又训斥熊孩子。让你叫你父母来,你怎么叫你哥来了?你哥才 18 岁。他有多少人生经验啊?

原来熊孩子车祸后怕父母知道了挨打,就给交警报了他哥的手机号。他哥也只是个刚高考完的学生。啥也不懂。放暑假加上父母不在身边,熊孩子就有点调皮出格了。他哥也是个急性子,来到医院就把我发小打的惨一皮。

民警随后去急诊科问了下我发小的伤势。两处骨折,已经够拘留标准了。虽然大熊成年了,但是考虑他也没什么社会经验,其实也是个小孩。民警联系了他们的父母。他们的父母这回正在外地吃酒,一听说俩孩子出事了,说他们会第二天一早赶回来。

民警看了看大熊和熊孩子,又过来跟我说。按道理,打成这样,大熊是要拘留的。但是考虑到这俩熊孩子父母不在身边。熊孩子又有伤。需要他哥照顾,就先不拘留了。何况他们父母明天回来处理这个事。到时候呢,先做个调解。如果调解不成,该咋办咋办。

警察叔叔的话说成这样了,我哪有不从的。于是赶紧留了我手机号。说我能代表我发小全权处理这些问题。随后民警就回去了。我发小又不让我把这事告诉他正在外面旅游的父母。我说你安心养伤吧。这些事我来帮你搞定。然后我就在医院陪了他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我让我另外一个兄弟来医院照顾我发小。我先去交警队给他处理事故和定损。先让保险公司定损,车子的玻璃 2200,acc 探头 2400,引擎盖钣金喷漆 1200。左前叶子板钣金喷漆 1000。这边定损单开好了,熊孩子父母打我电话问我在哪。我说你们先来交警队把交通事故处理了在说别的。

在交警队,面对着交警调出来的方式路口监控和行车记录仪视频,认定熊孩子全责。熊孩子母亲也没说什么了。但是熊爸却有异议,说不是只要电瓶车和汽车撞了,汽车都要有一成责任嘛?当时就把交警气乐了,来,那你说说看,汽车在这里里面有什么责任?怼的熊爸没话说,在责任认定书上签了字。

事故处理完了,下一步该去派出所处理大熊打我发小的事了。给派出所的警官打电话,告知下午在来吧。考虑到处理完事故都中午了,我也觉着吃了午饭再谈比较好。于是和熊爸约定好下午一点半去派出所处理。

送走熊爸,我开车回医院看发小。由于鼻梁受伤,发小说话吃饭都很困难。只能吃点流食。我另外一个兄弟火爆脾气,问我要不要把大熊和熊孩子揍一顿。我问发小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他说小孩子年纪轻脾气大,听到弟弟被人撞了,估计当时爱弟心切才打人的。算了,赔钱了事吧。不然真要刑拘了,大熊一辈子也毁了。赔钱标准你看吧,这块你懂听你的。

我说那这事现在就我负责了啊。我发小说这事就麻烦你了。我说这事咱们谁跟谁啊。放心吧,肯定不让你吃亏。

下午一点半,我去派出所给发小处理这事。在调解室,民警说。这事呢,可大可小。大了对娃儿不好,最好呢,能把这事和平解决了。然后问我,你们这边有什么要求?

我说要求挺简单的。第一个,道歉。你发小在这事里没任何责任还被打成这样。道歉是肯定要得撒。第二,赔偿当年。车损这块,保险公司已经定损了。单子在这里,不讹你钱。你觉着贵了可以自己去跟4S 店谈价格。医药费这块,医院花多少钱你们都得报了。然后就是误工费这块,你们赔个 4 万块钱左右就差不多了。

民警又问熊爸你的意思呢?熊爸抽着烟冷笑。车损要那么多钱?你不是讹人是啥?受点小伤,就要赔 4 万块?你的良心都让狗子次了嗷!

我说你小孩把人打成那样子都够拘留了,人家警官考虑到你家熊孩子才没拘留。你说说我这么多要求哪个不合理讹你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熊爸气哼哼的走了。我说警官直接拘留吧。民警又过来劝我,他娃娃马上上大学了。真要拘留了判了对你发小影响也不好,到时候说他得理不饶人多不好。在调解一次。我来做他家工作。如果在要真谈不拢那就该咋咋滴,好吧?

警察叔叔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我也能充分理解他们的苦处。于是民警又打电话约了一次熊爸,让他明天早晨再过来。并称这是为你娃儿着想。然后约定明天早晨 9 点在谈一次。

在回到医院,我汗就下来了。我发小他父母回来了,一听自己娃儿被打了,赶到医院去看见受伤那么严重,发小他妈妈当场就哭了。听我说完派出所的调解过程,发小他爸爸气的要找人收拾熊孩子一家,好说歹说把发小他爸给安抚下来了。说我们明天再去派出所调解一下看看。

第二天一早,发小父母跟着我一起去了派出所。熊孩子一家父母加上乱七八糟的亲戚来了 5-6 个。而且看面色不像是来调解的,更像是来吵架的。发小父母商界精英,气场强大,虽然加我一共才 3 个人。但是气势上一点也不输对面。

调解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里开始了。民警先开口了。对熊爸一家说,这个事,总是要解决的,你娃儿犯的错很大。对别人造成的伤害也大。现在又考虑了一晚上,你觉着怎么解决?

熊爸说,道歉,这个肯定会有。医药费,我也全掏。但是车损,我最多赔 3000。挡风玻璃加两板面喷漆要 6800 你这不是讹人么?至于误工费营养费最多赔 1 万块钱。

熊爸说完这些,民警在一旁扶额了。看来昨天给他们做的工作,熊爸一家子基本没听进去。

然后这边我发小的父母说了。车损也好医药费也好你们不出都没事。但是我儿子也好,我儿子的朋友也好。提出的要求都很厚道。不求你们多感激。你们用这种傲慢的态度来讲话,我觉着没有谈下去的必要。提出的要求,必须做到,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做不到,就不谈了。

这会熊爸家的亲戚们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风凉话了。“开宝马的了不起,死要钱”,“当自己身子多金贵啊,鼻子打破了就要赔 4 万。”

发小父母听到这些风凉话,直接跟民警说,不接受调解了。现在我要报案。

熊爸一家这会才紧张起来了。说还能谈能谈。这样,车损我加到 4000,赔偿加到 1 万 5,这总行了吧?

我家不缺这个钱。发小母亲说出这个话的时候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往后的事情简单了。大熊因为故意伤害,刑拘。案情很简单,审完结案移交检察院,在提起公诉。法院开庭。熊爸一家后来又哭爹喊娘的求原谅,说要求全答应,发小父母压根不理他们。大熊拿到了录取通知书,但是上不了学了。法院判了大熊两年和附带的民事赔偿。

有童鞋私信我关于定损和价格的问题,这里给大家做个简单的解释。

车辆定损一般是由交管部门,保险公司和有资质的修理厂才能办。如果车子出现单方事故,哪怕不是自己的责任,也是可以要求保险公司出面帮忙定损的。

在说定损价格的问题。保险公司不是善堂,也是要赚钱的。车子有问题,属于单方事故造成的。责任在你一方,那么保险公司肯定是想少赔钱。定损业务员一般会让你去他认识的修理厂维修。价格肯定便宜不少。当然。你要去4S 店维修也可以。这个价格由保险公司和4S 店谈。不管去哪修,你明年保险金额优惠会减少,出险多的话甚至会没优惠甚至拒保。但是,如果责任不在你,是别人造成的。就像我举的我发小的例子。这个事故中他完全没有责任,也是可以叫保险公司过来定损的。这是现在很多保险公司卖的一种服务。跟你车抛锚了,打电话给保险公司他们给你免费拖车一个套路。责任不在你的这种事故定损。保险公司的定损员是很开心的。这个时候你可以说直接去4S 店修,定损员会根据4S 店的没有优惠过的价格开单子。然后4S 店会给定损员提成的。

当然,定损了开的单子就算到了法庭上也只是作为参考。不然定损员说我车灯价值 10 万,那 C 的刑期又要往上加了。法官对于财物损失数额的认定,除了根据你提供的发票等证据外,还会根据市场价格和合理价格来综合考虑来选用哪一种价格认定。

回到我的那个案子里。我附带民事赔偿提供了车辆的维修发票,车灯采购价格和人工费要求赔偿人民币 7600 元。C 的律师认为太高了,与市场价不相符合,认为车灯价格应为 5600 元,加上一年的折旧。价值在 5000 元以下不认为是犯罪。法官经过调查。我的车灯价格在4S 店的为一对 14800 元。汽修市场价格为 12600 元。考虑到4S 店服务水平和手艺,以及人工费等因素。我的车才买了一年,车灯折旧不可能那么高。即使算上折旧价值也依旧超过 5000 元。所以后来法庭采纳了我提交的 7600 赔偿要求。

我的口才不是很好,还是打个比喻吧。大家一看就懂。

假如你的车子撞到了电瓶车,责任全在你。你车子的要钣金喷漆。你自己去4S 店问要多少钱。4S 告诉你要 2000 元。然后这个时候你叫保险公司过来,定损员说,哥啊,在4S 店修太贵了。我们保险公司有合作的修理厂,去那里修才 800 块。为啥定损员要你去修理厂呢?还不是想少赔钱嘛!赔钱金额的多少对定损员是有影响的。当然,你也可以说我觉得那个修理厂不太可靠,我就在4S 店修行不行?当然行了,你确定要在4S 店修,定损员会跟4S 店谈价格。然后你会发现只要 1200 元。当然,这钱不用你垫,由保险公司直接给4S 店。你只需要送别取车就可以了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成功地报复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