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过寒冬的小故事

image

读者@罗曜文 留言:

老钱我的烦恼是现在大环境不好,身边人都很焦虑,我所在的行业也有明显的颓势...忧心忡忡。

………………………………………………………………………………………………

前两天我们几个大学同学聚餐,一个同学和我说,看了你的文章后对寒冬感受特别明显,虽然我的工资没变少,但也不知不觉地节省了。

我😳...

其实就是这样,尽管现金流没有变化,对未来的预期也会直接影响消费。

但安全边际是没变的—现金流,就像植物的根,只要它没问题,四季更迭所畏。

万物皆周期。

有读者看了周金涛的文章后留言问,为什么经济周期是可预测的?

很简单,经济本无周期,完全依照生产力轨迹线性上升。但我们发明了「信贷」,可以透支未来收入。

你今天借了100万,增加支出,未来的收入就一定会减少100万+。信贷是可预测的,经济周期才可预测。

回到个体,我们很难不对当下感到担忧。但仔细想想,工作丢了么?每个月的现金流变少了么?

如果没有,安全边际还在的,你心里一定明白。

当下甚至还有很多机会:房子的砍价空间很大,股票的位置非常低估。

先把小日子过好,精打细算,守正出奇。挤进中产的机会,一生中偶尔还是会出现那么几次。

感谢周期。

我给你讲个在下行周期中赚钱的小故事吧:

70年代有一帮印度帕特尔人逃难到了美国,你可以理解成国内的沙县人。

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没积蓄,没读过书,说话满嘴阿三口音,交流都有障碍。总之就是一帮24K纯屌丝。

这帮「美漂」的目标就是留下来。和我们北漂一样,得租房子、找工作,不然早晚滚蛋。

这里铺垫个背景—如果回顾历来移民到异国他乡的族群迁徙史,就会发现一个规律。

最早到芝加哥的爱尔兰移民成了警察,而波兰人大多数做了当地人的帮佣,就好像香港的菲律宾人一样。纽约城里,韩国移民垄断了熟食店和杂货店, 中国移民主要经营干洗店,锡克人和巴基斯坦移民成了出租车司机...

这种共性的主要原因在于人们选择职业的过程中群体榜样的作用显著。

第一批到美国的帕特尔人选择经营汽车旅馆—这在当时可是烂透了的生意。

70年代因为石油禁运的原因,国际油价飙升,美国经济陷入严重萧条。加上油这么贵,连车都不怎么开,汽车旅馆怎么会有生意呢?

所以当时很多小汽车旅馆因为经营不善,无法还清银行贷款,被迫关停或者低价出售。

一个帕特尔老爹心里盘算:

我语言不通,找不到工作,全家人都得有住的地方,房租都是成本。

从印度偷带来的全部家产也就是点黄金和现金,不如借点儿钱凑个首付,再从银行贷款盘个便宜小旅馆。这样全家人的工作和住房问题都解决了,员工也不用请,运营成本为零啊!

因为没有雇员,能自家人来的全部自己干,开销极度控制,帕特尔人运营的旅馆成本极低,客房的标价就低,利润却不比之前少。加上大家都在下行周期省钱,都愿意住便宜旅馆,生意非常好。

帕特尔老爹高兴啊!本来两口子出去打工,一年最多赚6000美金。现在首付5000美金,实物资产好抵押,贷款买个小旅馆,不仅全家人住的舒服,一年收入就有50000美金,爽死了!

银行也不傻,如果印度人这套路都运营不下去,汽车旅馆行业算是废了。也愿意借给他们钱,为了收回贷款,还会尽量支持。

别的美国旅馆一看着急了,也想跟着降价,但是他们的运营成本却不支持,因为人都是雇来的。穷,成了帕特尔人的竞争优势。

一个细分行业,就被这帮印度鲶鱼给搅和了,干不下去的汽车旅馆都被帕特尔人用白菜价收了。

就靠着这种能自己动手绝不请人的勤奋,如今的帕特尔人在美国拥有市值高达400多亿的汽车旅馆资产,纳税额超过7.25亿。

看似挺low的生意,被一帮移民牢牢控制在手里。

帕特尔老爹盘算收旅馆的过程非常精彩,虽然人家没上过商学院,但是用了决策树模型分析了三种结果,通过现金流计算了每种选择的收益率。

看似有风险,实际近乎稳赚。于是果断出手,向风险要收益。

简直是印度版沙县小吃啊!

这个故事来自《憨夺型投资者》一书,作者就是个印度人。

来源:老钱说钱 微信号:laoqianshuoqia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挨过寒冬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