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一份全熟的牛排真的会被嘲笑吗?

image

作者:冒牌三叔

武松入到里面坐下,把哨棒倚了,叫道:“主人家,快把酒来吃。”

只见店主人把三只碗,一双箸,一碟热菜,放在武松面前,满满筛一碗酒来。

武松拿起碗,一饮而尽,叫道:“这酒好生有气力!主人家,有饱肚的买些吃酒。”

酒家道:“只有牛肉。”

武松道:“先切二三斤来。”

酒家道:“客官要吃哪一处,弄几分熟?”

武松道:“莫要作怪。”

酒家道:“客官有所不知,俺家的牛肉,虽是村牛,却比老牛的滋味,身上哪一处,烹几分熟,都有说道。好比那前腿上,称金钱腱,也唤作三花腱,便是七分为好;又好比那牛背上的里脊肉,城西状元斋的徐掌柜取名“沙朗”,最是细嫩柔滑,煮到七分嫌老,五分最佳……”

武松道:“你这厮好生呱噪,俺肚里饿得叫唤,哪有心情听你这多古怪!有全熟的,管他哪处,且端来下酒。”

酒家道:“这……全熟的牛肉,小店只怕没有。”

武松道:“好说,你直管去,把七分的熟肉卤透,快些端来。”

酒家道:“好汉莫要顽笑,小店经营至今,从未卖过什么熟透的牛肉。若是不信,好汉不妨去别家问问。”

武松道:“主人家,你且来看我银子,还你酒肉钱够么?”

酒家道:“有余,怕是还要贴你。只是本店牛肉非那普通粗鄙肉食,若是烹得熟透来吃,哼哼,怕是糟践好货,又惹同行笑话。”

武松道:“我又不白吃你的!钱也不要你贴,只管把肉煮熟炖烂,好叫老爷下酒!”

酒家笑道:“你这条长汉,正是没喝便醉了,说理不清。还要吃酒,到时怎扶的你住。”

武松一锤桌子怒道:“莫耽误你祖宗吃酒!引爷爷性发,通教你屋里粉碎!把你这鸟店子倒翻转来!”

酒家道:“好个疯汉,不知从哪个乡野旮旯爬进城,偏学人吃肉!这天底下的酒家哪里有熟透的牛肉卖与你吃?你怕是夜梦未醒,特来消遣你家主人?”

武松大怒,跳起身来,把砂锅大小的拳头劈面打过去,睁眼喝道:“爷爷便是消遣你怎的!”

扑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酒家挣不起来,口里只叫:“好汉饶命!”

武松骂道:“狗一般的东西,倒会讨饶。”提起拳头来又问:“牛肉有全熟的没有?”

酒家道:“有,有,莫说全熟,好汉要煮成羮的都有!”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点一份全熟的牛排真的会被嘲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