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从小躺赢到大的女人面前,杨超越真的不算锦鲤》真是一篇奇文

@蒋弄臣:

《在这个从小躺赢到大的女人面前,杨超越真的不算锦鲤》真是一篇奇文。

中国一向有迷信传统,官员信大师、明星信活佛、老百姓对锦鲤和水逆乐此不疲。

眼下的生活越不确定,就越相信冥冥之中天注定。

本来普通人有点小迷信也无伤大雅,但这位妄人跳出来自比锦鲤还是挺稀奇的。

文章标题拿杨超越来碰瓷,我还以为是何方神圣,搞了半天就是高考超常发挥、公务员面试成功,外加一条老家被划成“千年大计”。

这哪是运气好,这分明是政策好,不高唱赞歌也就罢了,还敢贪天功为己有,玩这套装神弄鬼的把戏。

别看这位写手今年在文章里一口一个“我锦鲤一地金”,宣称要每天“做法”为读者祈福,结果鹅组的朋友们分分钟就挖出了她去年在豆瓣发的帖子,一看标题:“我其实过得很不好,没有朋友圈那么好”。

小锦鲤还有两副面孔呢。

去年说自己看到同龄作者都有几十万粉丝的时候就恨得牙痒痒。今年话术一变,成了别人找她做公众号是觊觎她的锦鲤体质。去年说别人长得和自己一样丑怎么有男人愿意和她结婚,今年就信誓旦旦地说“她们只知道,现实生活里,就没见过我这么幸运的人”。

身体俗人一个,嘴上锦鲤出家,德不配位,怎么受享十万加流量香火。

我们是一个讲究低调艺术的国家。

1993年蒋昌建拿下狮城舌战的最佳辩手,名声大噪,风光无限,而王教授给了蒋四辩一句忠告:「夹起尾巴做人」。

锦鲤再灵,城门失火,还是池鱼。

image

image

imag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这个从小躺赢到大的女人面前,杨超越真的不算锦鲤》真是一篇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