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凌不是第一人,瑞典人体芯片产业已经供不应求

image

文章授权✎深网(id:qqshenwang)

作者✎纪振宇

YY创始人李学凌近日在其朋友圈分享的在手臂上植入芯片的消息,引起了广泛关注,尽管最终揭晓的真相是,李学凌植入的仅是身体指标的监测器,但关于芯片植入人体的话题却由此重新受到关注。

image

芯片植入尽管从概念上来看已经早已不是新鲜事,但许多人或许还认为要在普通人中间大规模应用还离得很远,但实际上,在国外有些国家和地区,芯片植入正在普通人群中广为流行,并由此引发很大争议。

在北欧国家瑞典,已经有超过4000名瑞典人仅需使用自己的食指,就能解锁办公楼大门、登上火车、进入音乐会大厅,或者触摸对方的手机就能交换个人社交信息,这一切的实现,归功于植入他们手指中的一枚米粒大小的微型芯片。

image

Biohax创始人展示米粒大小的可植入人体的芯片

而植入芯片的代价并不高昂,仅需约140欧元,一些瑞典的公司甚至向其员工免费提供该芯片植入服务。由于芯片植入给日常生活带来的巨大便利,瑞典人争相参与“尝鲜”,负责这家芯片研发的公司Biohax International称,目前的供应已经远远跟不上市场的需求。

Biohax International成立于5年前,创始人JowanOsterlund过去曾是一名人体穿环纹身师,根据该公司网站的介绍,其芯片本身的技术并不神秘,实现起来也并不复杂,使用的是近场通讯(Near Field Communication),该技术目前已经广泛应用于信用卡、智能手机、门禁系统等,使用于这些技术规格相同的NFC技术的微型芯片,就能够实现近场免接触数据信息的验证、交换等功能。

image

植入芯片的注射器外观与普通医用注射器很相似

而植入芯片的过程本身也十分便捷,类似于疫苗注射的过程,Osterlund介绍,过程“仅需两分钟”,安全性上“比穿环安全,和在医院抽血一样”,在植入完成后,用户只需在个人智能手机上通过相关的NFC应用,对芯片信息进行个性化设置,就能实现大部分功能。

Biohax声称,该芯片使用的是被动性通讯功能,并不含有电池,也没有任何跟踪设备或GPS定位功能,也就是说,该芯片除了存储用户个人信息,只有在用户主动触发与其他信息终端互换数据外,其余时间均处于非激活状态。

在瑞典广受欢迎的这一新技术应用,在美国却招致许多争议。去年,位于美国威斯康辛州的一家公司称将为其50名员工提供芯片植入,而该使用无线电射频技术的芯片能够实现的功能也与Biohax类似:打开门锁、饮料机支付、登录公司电脑等。

在这家公司内部,这一举措获得了大多数员工的支持和欢迎,员工有权利自由选择是植入芯片还是手环这样的替代方案,但在公司外部,这一方案却遭致了许多批评,许多人认为这侵犯了个人隐私,公司通过这样的方式对员工在公司内部的活动行为能够进行更好的监视。对此,该公司声称,芯片本身不带有任何追踪功能,没有GPS芯片,并强调芯片设备13年前就已经获得美国食物药品监督局的批准。

无论在瑞典还是美国,芯片植入人体无法规避的首要问题便是个人隐私保护,争议集中在存储在芯片上的个人信息存在被盗取的风险,但支持者却认为,使用芯片本身实际上和目前被人们广泛使用的智能手机并没有本质区别,芯片信息泄露的风险和个人手机信息泄露的风险一样,既然人们能够接受使用智能手机,为何会对植入到体内的芯片的安全度感到更加担心呢?

image

一名植入芯片的瑞典人正在打开办公室大门

瑞典成为首个芯片植入广受欢迎并获得大规模应用的国家,也有着许多特殊的原因。作为一个人口到2017年底还不到1000万的国家,偏居北欧一隅的瑞典一直以来以拥抱新技术著称,许多著名的科技公司,如Skype、Spotify等均出自那里,这与瑞典政府一直以来对科技行业的支持和推动密不可分,早在上世纪90年代,瑞典政府便大力投资于互联网基础设施,并给予为员工提供家庭电脑的公司以税收上的优惠,可以说瑞典是全世界最早接触并广泛使用互联网的国家之一。

在互联网基础设施完备的条件下,瑞典在近年来也很快进入了“无现金时代”,根据研究机构的调查统计,目前在瑞典平均4个人中只有1个人每周至少使用一次现金。根据该国央行Riksbank的数据显示,瑞典零售业现金交易占全部交易方式的比例已经从2010年的40%下降至目前的不到15%。

此外,瑞典人对于个人信息持开放态度,在网络上能够轻易查找到瑞典人的手机号,而瑞典人的收入情况,也能够通过给税务部门打电话查询的方式轻易获取。

可以看出,芯片植入在瑞典广为流行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由瑞典特殊的互联网环境所决定的,这里的人们早已习惯于个人信息的数字化,也已经习惯于无纸化货币交易以及个人信息在数字世界的交换,因而仅仅改变数字交换方式的芯片植入在瑞典广受欢迎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

尽管在普通民众当中接受度很高,但芯片植入这件事在瑞典依然还是很新鲜的事物,还没有任何监管这一领域的全国性法律法规出台,常驻瑞典的一位英国科学家Ben Libberton指出,作为立法者,应该密切关注该领域的发展动向。

“尽管现在所发生的一切看起来很安全,但一旦应用于其他领域,或者今后芯片完全取代了其他的个人信息交换方式,那么潜在的问题就会很大。” Libberton说。

目前,Biohax的芯片能实现的功能还相对简单,所存储的个人信息也十分有限,但如果未来扩大至个人健康数据、金融数据甚至具备GPS定位等更为敏感的个人信息,将会使得隐私保护问题变得更加突出。

但回顾互联网发展阶段,却能够看到这样的趋势:从过去的个人电脑到如今的智能手机,数据终端离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手机是人体器官的延伸”这一说法也被广为接受,而芯片植入这一“零距离”的个人数据终端,或许将成为这一趋势发展的最终形态,我们已经在无数科幻作品中看到过这一景象,或许距离这一切的实现已经不再遥远。

来源:创业家 微信号:chuangyeji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李学凌不是第一人,瑞典人体芯片产业已经供不应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