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这几年至少花220亿买公司,Instagram似乎最值

2014 年,Facebook 以 20 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设备公司 Oculus,后者的大部分员工也跟着加入 Facebook,包括 Oculus CEO 及联合创始人 Brendan Iribe。

本周,在 Facebook 担任虚拟现实部门副总裁的 Brendan Iribe 宣布将离开 Facebook。“这将是我 20 多年来第一次真正的休息,”Iribe 在他的 Facebook 页面上写道,“现在是充电、反思和创新的时候了。”他没有说明离开的具体原因。

这是继 Instagram 和 WhatsApp 之后,又一位被 Facebook 巨资收购的公司创始人宣布离开这家市值近 4500 亿美元的社交网络巨无霸。

一个月前,Instagram 联合创始人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 离职。而今年 4 月,WhatsApp 联合创始人 Jan Koum 宣布离开 Facebook。根据财经媒体 CNBC 的统计,今年 Facebook 一共出走十名高管,上述公司的创始人就占了四席。

离职后,Systrom 选择陪伴家人,以及为他投资的初创企业提供帮助。早在去年就离开 Facebook 的 WhatsApp 另一位创始人 Jan Koum 则是创立了非营利机构 Signal Foundation。

虽然科技行业流动很常见 —— 领英在 2017 年统计了 5 亿用户的数据显示:科技行业,尤其是软件开发是离职率最高的行业,达到 13.6%。比起医生、航空工程师这类的技术岗位,科技公司里离职、流动是一件普遍的事情。

image

但是这三家创业公司创始人的离职相对更受人关注。Facebook 为了收购它们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其中 2014 年收购的 WhatsApp 的价格更是达到了 190 亿美元。

三次创始人宣布离职的当天都赶上了 Facebook 股价的下跌,跌幅最大的一次是 Instagram 两位创始人离职,当天 Facebook 股票跌了 2%,市值蒸发了 110 亿美元。今年美股动荡,一下子也很难说清楚股价的原因。

不过,关于 Facebook 这几笔收购是否划算,倒也是评论员和华尔街分析师一直在谈论的话题。比如卫报曾在 2012 年以《10 亿美元有理由来思考互联网泡沫》为标题,提出 Instagram 估值太高。

10 亿美元对 Instagram 的收购如今可能有百倍回报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Facebook 这个 2004 年从哈佛校园里走出来的社交平台,总是能持续不断的吸引新用户、并让他们留在服务里。

2008 年到 2013 年,它们几乎每三个月就能增加 5000 万名新用户,最慢的时候也基本不超过半年。到今天,每个月打开一次 Facebook 的人数已经超过 22 亿,几乎等同于不计中国的全球网民总数。

在截至今年 6 月底的连续 12 个月里,Facebook 总收入接近 485 亿美元,是全球第二大数字广告主。第一是 Google。在这过程中,Facebook 抵御住了来自 Snap 的竞争,对 Instagram 的收购被认为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2 年,Snapchat 提供了一种阅后即焚的聊天服务,13-24 岁的青少年认可这种新的社交方式。它没有 P 图功能,也没有美化滤镜,人们在这里接收和发送更加真实的消息。2013 年,Snapchat Stories 上线,它可以在照片或视频上添加字幕,或者将多张照片或者视频拼接在一起组成一个个故事。

根据去年 2 月 Snap 招股书的信息,当时全球有 1.61 亿人每天都用 Snapchat,其中 60% 用户是 13-24 岁的青少年。特别是在美国,这个国家大约有 3800 万网络用户在 15-24 岁,当中超过 9 成每天用 Snapchat。

担心 Snap 抢走下一代用户,Facebook 来回抄了四个产品。但前三个都失败了,直到被它收购的 Instagram 自己上阵,在 2016 年 8 月直接把几乎一比一模仿 Snapchat Stories 的 Instagram Stories 功能加在产品首页。

image

上线两个月后,Instagram Stories 每日活跃用户数就突破 1 亿、2016 年年底达到 1.5 亿,几乎和 Snapchat 的活跃用户数一样多。与此同时,Snap 的用户增长明显放缓,2016 年第三季度的环比涨幅降到 7%、第四季度降到 3%。而 Instagram 的活跃用户数则是一路飙涨,如今每月超过 10 亿人至少打开它一次。

而 Instagram 带给 Facebook 的回报远不止留住用户。根据市场分析机构 eMarketer 估计,2017 年 Instagram 的移动广告收入为 36.4 亿元,从 2014 年占 Facebook 总营收 3.5% 上涨到 10.6%,而今年还将增长到 16%。KeyBanc Capital 则认为 2018 年 Instagram 广告收入将达到 89 亿美元,占 Facebook 总收入约 22%。

还有分析师认为 Instagram 如果独立出来,估值有望超过 1000 亿美元。

image

相比之下,WhatsApp 倡导保护隐私、没有广告收入,即便被 Facebook 收购时用户数达到 4.5 亿,它对 Facebook 的价值很难直接用金钱衡量。但 Facebook 是在跟 Google 的竞争中赢得了对 WhatApp 的竞购,收获了这家可能成为中国以外所有网民聊天都依赖的服务。

同时,借助 Facebook 的开发、市场、营销人才、服务器和流量储备,Instagram 和 WhatsApp 也省下不少成本。今年初,扎克伯格在一次全公司会议上被问及,如果 Instagram 没有被 Facebook 收购的话,Instagram 的用户量能否达到十亿,“很可能不会,”他说道。“至少,也不会那么快。”

现在,美国前 5 大社交服务中,前 4 名都是 Facebook 及其关联公司。

对 Oculus 的收购则可能黯淡不少。收购四年,Oculus 旗下的 Rift 头盔的销量却始终并未达到扎克伯格的预期。硬件设备上,Rift 头盔不断跳票和延期。而虚拟现实在 2014 、2015 年火热之后,整个行业并没有成熟起来。

在今年的 F8 大会上,扎克伯格自己承认,他在去年表示试图打造 10 亿人的未来虚拟社交实在太遥远,现在只完成了 1%。

在中国,腾讯也用类似的方法,巩固自己行业内的份额

通过收购来巩固公司在行业内的地位,是商业上常见的做法。但并不是对于同类型收购公司最后都能像这两家公司一样独立发展壮大。

扎克伯格给 Instagram 和 WhatsApp 带来了独立运营,帮助它们调用 Facebook 的技术支援,并且至少在初期极少干预公司的发展。Instagram 在当时保持了独立运作,平台上的图片可以分享到 Facebook 以外的平台,这吸引了更多的用户。而 WhatsApp 坚持不上广告,重视隐私,也让应用服务更好。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中文互联网里,腾讯、阿里巴巴等公司也在用收购、开发不同的产品来确保覆盖更多的用户。

在音乐应用的领域,腾讯更是和 Facebook 一样。依靠收购,确保了市场排名前 5 的在线音乐应用里有 3 个是腾讯的。分别是月活跃用户数量排名前二的 QQ 音乐、酷狗,以及和排名第三网易云音乐差不多规模的酷我音乐。

image

收购帮助腾讯在音乐领域占据了用户数量。2018 年 2 月 QuestMobile 的数据显示,腾讯系 3 个公司重合用户较少,QQ 音乐月活跃用户数量为 3.29 亿,但和酷狗的重合用户量为 965 万人,比和网易云音乐重复的人 1500 万要少。

除掉重复的用户,腾讯系 3 个应用月活跃用户总共覆盖了 7.364 亿人,这个规模远超过了网易云音乐的 1.57 亿人。

不止是音乐应用领域。包括腾讯、阿里巴巴等科技巨头都在不断通过不同的应用组合进行市场布局。

在社交业务上,在微信增长开始放缓的时候,QQ 空间又开始吸引着年轻人。而外卖领域,阿里巴巴投资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就是要和美团外卖进行市场份额的竞争。

随着用户规模的增长速度放缓,新增用户主要来自市场份额靠前的大公司,并且在经历了一系列并购后这一趋势更加明显。现在,多数互联网服务,从打车到共享单车,从旅游到外卖,背后不是阿里巴巴就是腾讯,即使不是直接收购,也有一定的投资在内。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扎克伯格这几年至少花220亿买公司,Instagram似乎最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