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奇葩都是自己找死的

image

作者:微微一胖也倾城

原单位是装备制造型企业,三班倒是常态。所以经常会有供方车辆配送物料进厂,而且由于白天市区道路货车限行缘故,这些送货卡车通常都是在夜间进入厂区的。一来二去,门卫保卫科干事都跟这些司机比较熟了。

某天深夜接安保处电话,说 X 单位司机 A 被保卫处扣留,要求立即到现场核实此人身份!顿时睡意全无,飞车赶到现场一看,顿时对 A 的操作惊为天人:这货是负责配送圆钢棒料入场的,整车送进来过磅,然后开进车间利用车间行车卸料,这是正常流程。A 这厮卸料过程中利用行车偷偷往车厢底部大梁上方的间隙里满满当当塞了一整层棒料,然后把车厢后挡板放下来挡住,再找夜班调度开个空车出门条,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门了。

本来这事神不知鬼不觉的也就算了,可是架不住这货骚包啊!我们这种小城市,司机薪资基本也就 3K+,这货夏天天天穿着耐克阿迪进来卸料,冬天就是各种皮草。给调度发烟都是整包的芙蓉王和软玉溪,然后自己抽软中华,而且烟瘾巨大,每天至少两包软中华。手机也是,一出什么新款 iPhone 必定是首发入手。朋友圈里夜夜笙歌,频繁出入各种夜总会 KTV……我们私下给他算过,每月没有五位数的薪资还真架不住这货这么骚。

那天晚上事有凑巧,这货出门的时候有辆叉车在前面开,这货嫌叉车开得慢,一脚油门超上去,跟着一脚急刹,对着叉车司机伸个中指,然后再一脚油门扬长而去,就在此时车尾咣当掉下一根圆钢!门卫看着也是一脸懵逼:这玩意咋看也不是车上的零件啊?从哪掉出来的?拿着电筒一通照,然后就 GG 了……

后来听说莫名背盘库盘亏的锅背了一年多的采购部和仓储物流部以及安保部对 A 这厮恨得牙痒痒(单位规定,盘亏金额部门承担 30%,个人承担 10%),在自查定损的时候把这两年盘点盘亏的金额都栽到这货头上,最后听说以盗窃金额巨大为由(案情通报说案值近千万,我们单位有特种合金需求,这货估计搞了不少,保守估计至少偷了两年,全部当普通钢铁卖了),最后判了十年……

说起特种合金,又想起一个奇葩,姑且称之为B吧。这货是负责开冲床的,负责把特种合金冲压成大约碗口大的圆饼(中间有个通孔,具体形状请参考普通毛平垫),属于前端加工工序。这货得知 A 的案情通报之后忽发奇想,觉得这合金材料既然如此贵重,每天过手加工出来的没有一万也得有八千,而且废品也不计数,何不弄出去卖了?然后这货就趁着天气还冷,穿着厂服棉大衣方便夹带的时机进行盗窃。这家伙是个既贪心,脑子还不够使的货:他居然一次性偷了 30 件!每件自重约一公斤,这货用塑料打包带串成两串,左右交叉挎在胸前和后背,外面罩上棉大衣,看起来还真不引人注目。可惜这货严重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并且严重低估了从车间到厂大门的距离(直线距离大约 600 米)。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在胸前或背上坠个煤气罐走 600 米是个啥概念?反正这货走到厂门口的时候,那是步履蹒跚汗流满面,还呼哧带喘的,门卫一看这人怕是犯病了吧?赶紧过来询问怎么回事?还打算搀扶到门卫室里休息一下,B一看这架势顿时紧张起来,连连摆手说不用,结果动作一大,串零件的打包带绳扣不知是松脱还是断裂,顿时丁零当啷圆饼滚了一地,顺带还把B的脚背砸了个骨折……正逢下班时间,数百人目睹,顿时石化一片……保卫干事最先反应过来,迅速通知 120,并向领导汇报,领导几分钟后赶到,就地开始询问情况和盗窃动机,B的答复居然是看这圆饼亮闪闪的不生锈,打算拿回去做打麻将用的筹码!领导都被气乐了:你家打麻将用 30 个筹码?还用这么大个儿的?你以为这是高潮?高潮是B很认真的问领导:我这还没出厂门呢!现在骨折了得按工伤赔吧?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最后听说是 110 比 120 先到,直接拉局里扣留 48 小时才重新呼叫 120 给做的处置,骨头是接回去了,也没留啥后遗症,就是痛了 48 小时,听说脚前掌肿得连袜子都穿不进去……别忘了,那可是冬天!南方的冬天还是挺冷的。最后看案情通报,说是盗窃公司贵重物资,且明知故犯(A 的通报是全公司组织学习教育过,全体员工签字的),从重处罚,开除,全集团通报,不予按照工伤赔偿,医疗费自理,并处罚金一万元。原缴纳的企业年金本金冲抵损失,不予翻倍计算……这下这辈子彻底凉凉了……

这次是出人命了。某机加工车间需要切割大型整板,配送方人员用地控行车配合磁性吊具卸料时意外发现行车刹车失效,操作员急忙去按急停按钮,不料忙中出错,误按了磁性吊具的切断按钮,然后高空自由落体,几吨重的钢板从天而降,把下方一个指挥的送货司机拍个正着。后来重新吊起钢板的时候在场的人都吐了:一米八几的人只剩了 20 厘米,一地饺子馅,地上墙上到处都是……肝脑涂地也就这意思了……后来案情分析,特么的就是因为维修工维修控制器的时候因为红色警示按钮坏了,暂时没有备件,于是维修工自作主张,觉得颜色不重要,随便找了个绿色按钮装上,打算等红色按钮到货再换回来。事发时操作者就是按了控制器上唯一一个红色按钮,谁知道就酿出这么大事儿?这司机师傅死得忒冤了……

还有一个第三方维修公司的员工到厂检修厂房屋面漏雨的问题,当日是放假的,车间只开了一个门供维修人员出入(相当于密闭空间);但有个责任心极强的班长主动进厂加班,拆检液压系统,使用一脸盆的溶剂汽油对零件进行清洗(溶剂汽油挥发形成可燃蒸汽扩散,存在爆燃爆炸隐患)。结果上方修屋面的人在没有申请动火许可,也没有检查下方情况的前提下进行电焊作业,一个焊花落下,Boom!下方班长从 80 米车间中部直接炸飞出车间中门,身上衣物只剩一条皮带和鞋子里的袜子,全身皮肤 98%烧伤(除了鞋子里的和安全帽里的皮肤之外都没了),当时没有 GG,三天后拆绷带换药时照镜子,发现身上所有凸出器官都没了(包括但不限于鼻子耳朵小水壶等等……具体形象可参考复仇者联盟的红骷髅以及死侍),抢救一周后伤员主动要求放弃治疗(活着也不容易:植皮手术估计要八到十年,还未必能完成。因为要等头顶和脚底的皮长出来才能进行第二次自体植皮手术;相当于要靠那 2%的皮去覆盖 98%的烧伤部位,难度可想而知。期间全身处于无皮状态,要住无菌室;此外皮肤汗腺全部破坏无法排汗,恒温恒湿也是必不可少的;小水壶也没了,需要终身插导尿管……治疗总费用五千万估计都不够),GG……维修方公司赔偿近四百万,直接破产,责任人及法人代表入狱……

还有一个真正的作死小能手,维修工一枚,接通知安排检修铸造设备的液压举升油缸(埋地型,安装在一个近两米深的基坑内,可以下人),通知维修时设备已经停机半天,但余温犹存,无法直接触摸。按照正常流程应当使用压缩空气吹扫加速冷却,作死小能手又懒得穿越整个车间去开气阀,于是作死天赋发动:使用液氧直接冷却!大约冷却 15 分钟后,作死小能手进入基坑作业。此时,隔壁高炉出钢了!钢花四溅,然后毫无疑问,Boom!GG……

后来换单位,又见识了一个作死老能手……本来还差半年退休,最后一次维修是去维修油漆线行车葫芦,发现斜梯不够高,焊接操作不便,又懒得换楼梯,就顺手在地上捡了个金属桶垫上,但是,这个桶装的是稀释剂!俗称天那水!属极度易燃易爆危险品!里面还有近半桶残余!然后焊花飘落,Boom!GG……清理现场的时候,两条小腿怎么也找不到了……

也就是国企才经得起这般折腾,要换了私企,上面随便哪条出人命的花式作死估计都得凉透了……

生产型企业现场需要定期施划定置线,而划线免不了要使用油漆和稀释剂(除了稀释油漆之外,更多的是用来擦除废弃或画错的油漆线)。

前面说过,单位三班倒是常态,白班员工 H 在工位上遗忘了一瓶 1.25L 雪碧没带走,大约剩有一半,夜班员工 F 晚上接到通知要求修改工位上的定置线,F 顺手就把剩下的半瓶雪碧倒了,灌上了天那水,顺利完成任务。可是,F 忘了清理剩余的半瓶天那水!直到交班,那瓶玩意儿还是装在瓶子里摆在原处,直到 H 再次回到车间,因为是骑山地车上班,天气又热,H 一到工位就看见了那半瓶“雪碧”,拧开盖子连闻都没闻就高高举起来了个吨吨吨……因为喝得太快,等到感觉哪里不对的时候半瓶子已经干完了!赶紧跑到车间门口的盥洗池去清洗漱口,同时向同事求助。后来经验丰富的油漆线主管先让他大量饮水,自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食堂弄了五六斤生鸡蛋,全部敲开只取蛋清,又让厂外小卖部送了十盒那种一升的纯牛奶进来,然后捏开 H 的嘴,一口气把蛋清和牛奶全灌下去,三分钟后开始催吐,吐出来的蛋清和牛奶都是白色凝固状的,跟煮过的一样。H 最后被开了,理由是“蠢到这份上干啥啥不行……天那水都能干下去将近 500CC,还有啥干不出来的?”(领导原话)为 H 默哀一分钟……

这个案例不是我们单位的,是我们一个客户单位的。客户单位是水泥厂,需要对采集回来的毛石进行粉碎加工,大型球磨机必不可少。这设备类似滚筒洗衣机,不过里面转的不是衣物,而是大石头和大大小小的钢球。大的比脑袋还大,小的也有鸡蛋大小。而且这滚筒很长,有几十米长,整块石头从这头进去,到那头出来的时候几乎都成粉末了。一个维修师傅带着一个学徒,利用午休停机时间去检查球磨机内钢球和导轨的磨损程度,因为所需时间不长,师傅就让学徒守着开关,严禁合闸,自己拎着把锤子和电筒就一头钻进设备里了,几十米的距离说长不长,但是要逐段检查还是比较耗时间的,大约半小时后,学徒肚子痛,看看四处无人,觉得跑去上个厕所问题不大,就自己跑厕所了。凑巧的是,几分钟后下午上班的员工到岗了,一看没挂“维修中,严禁合闸”的牌子,也没见人和工具,想当然认为检修已经完成,操作者直接上去咣当一下把检修口人孔的盖子合上,落栓上锁合闸一气呵成,然后直接开机生产了!学徒拉完屎回来一看开机了,这货也以为师傅修完走人了,就自顾吹着口哨回维修间睡觉了……直到晚上师傅媳妇找到厂里来单位才惊觉,赶紧紧急停机,最后从球磨机末端筛出一块巴掌大小的布料让家属辨认,家属一看到就晕过去了……后来赔偿了事,装了两公斤的水泥粉权当骨灰了……最最神奇的是那个学徒没有半点责任,因为师傅是其监护人,负监护管理责任。学徒最后只是以实习不合格的名义不予聘用,连开除都算不上……这师傅死得更冤,万万没想到一辈子葬送在一泡屎上边……

以下案例不是我们单位的了,但也属于作死,所以一起发上来吧。

我们单位规模不小,旁边有个专供我们使用的 110KVA 变电站,再过去是条小河。某天生产热火朝天的时候忽然一声晴天霹雳,全厂停电。电工以为变压器炸了,寻遍全厂没找到故障部位,后来查到变电站才发现,一个钓鱼的哥们甩竿直接甩 110KVA 高压线上了(不知道是鱼线甩上去了还是鱼竿进入了电场范围,反正是造成高压对地放电了),估计用的还是碳纤维材料的高档竿,导电性一流。人倒在河边草地上,全身焦黑,身下草地也是一片焦黑。最可怕的是遗骸面积大概只有草地焦黑面积的三分之一,碳纤维鱼竿触手成灰,遗骸也是……

这个更牛逼,何止是作死,简直屌爆!晚上喝完酒醉醺醺的跑到厂外铁路立交桥上对着下方动车组撒尿……然后一路火花带闪电,当场就屌爆 +GG 了……听说 120 来了看到成了碳条的小水壶直摇头……不过我很好奇动车的电压是多少?一泡尿滋下去有这么大威力?求铁路部门大神解惑!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事 · 奇葩都是自己找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