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喆获刑6年,为什么王宝强式老实男人总是被心疼?

其实,老实人不需要眼泪和同情,毕竟“人神之道殊”,老实人和神仙姐姐本来就不匹配。

撕掉自己身上“老实人”标签的方法,不是诅咒那些抛弃了农夫的仙女或戏弄了书生的妖精,而是不自卑,并且拥有不再自卑的资本。

“知道”(nz_zhidao)告诉你,为什么王宝强式老实男人总是被心疼?

image

10月18日,宋喆、修雨乐职务侵占案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宋喆、修雨乐因犯职务侵占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三年。

经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宋喆于2014年至2016年在王宝强(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任职期间,利用担任总经理及王宝强经纪人的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被告人修雨乐,采用虚报演出、广告代言费的手段,侵占王宝强工作室演出、广告代言等业务款共计人民币232.5万元。

结果刚出炉,一片网友叫好,称大快人心,老实人终于不被欺负了。

在不少人心里,王宝强一直是老实人的典型代表。娶了校花马蓉,王宝强玩命拍戏给妻子过上奢华生活,然而马蓉却认为宝强永远配不上她,婚内出轨了。

还有勤恳工作一辈子的程序猿苏享茂,不贪图享乐的他,给前妻翟欣欣买豪车买别墅、四处游玩、买各种包包奢侈品....结果被前妻哄骗加勒索1300万,不堪其辱的他,选择了跳楼自杀。

这些带有老实人标签的男人,辛苦付出了一切,却受到不公平遭遇,都变成了大家同情的对象。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吃瓜群众都爱同情老实人?

嫁老实男人不幸福?

有段时间很流行一句话“玩累了就找个老实人嫁了”, 像电影《阿甘正传》里的阿甘,因为太老实,给不了年轻的珍妮激情的生活,珍妮一次次离开阿甘,只是在最后染病自知时日无多才回来让阿甘接盘。对于这种操作,网友们齐齐回复:我们老实人上辈子是杀了你们全家还是刨了你们祖坟,这辈子要遭到这样的报应?!

怎样算是“老实人”? 以毕飞宇的小说《青衣》为例,女主莜燕秋的丈夫面瓜,老实得有点窝囊,形象有点猪头,遇到了扮演嫦娥的青衣莜燕秋。她被渣男坑,万念惧灰,于是想随便找个人嫁掉,嫁给老实人只为疗伤。虽然这位神仙姐姐对其貌不扬的面瓜不来电,两人还是结了婚。婚后,面瓜就成了家庭煮男,洗菜做饭,煎炒烹炸,包揽了所有的活,甚至给老婆剪指甲。作为女人潜意识里理想的结婚对象,面瓜满足了浪子对“老实人”的所有想象:经济适用的顾家暖男——安全稳定、诚实可靠、值得托付和信任。即便你心猿意马了,等你醒来他还在那儿,不离不弃。

但当这个“不安分”的嫦娥缓过劲儿清醒过来,要奔月上天,“老实人”就变了样儿:跟老实人的对话永远止步于细碎的柴米油盐,他没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说不出天长地久的誓言,玩不出张志明的花样。老实人如同一瓶白水,无毒无害也没滋没味,与他在一起,只能中规中矩,谈些不咸不淡的话题。有能耐上天的仙女可以挑出“老实人”的一万种错儿:木讷、无趣、循规蹈矩甚至被动麻木: 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image

同性社会的男性团结

然而,像淘宝里的买家秀和卖家秀,女人和男人视角下的“老实人”是不一样的:在男人眼里,老实人对你好的方式是沉默耿直,眼里只有你,他说话算话,不抛虚言,他的爱不是烈酒,却如温水细饮,他晓风情而重礼貌,像哆啦A梦样憨厚萌蠢,像大白样踏实温暖。老实人思想单纯,认为既然是自己的老婆,就要各种满足她。

既然自己努力赚钱都是给老婆孩子花的,一旦老婆不领情还三心二意,老实人会觉得自己吃大亏了。小说《人性的枷锁》里“老实人” 菲利普的经历,估计是很多男性的噩梦:菲利普可发现女友米尔德里德与自己的哥们儿明目张胆地眉来眼去,为讨好女友,菲利普竟然在自己经济拮据的情况下资助这对男女去巴黎度假。菲利普的变态痴心或许出于自己身体上的自卑(跛足),对反复伤害自己的女友有求必应,包括资助她和别人鬼混。

于是,当老实人的一片痴心被辜负,作为男性,就会格外愤怒。在这一点上,男人比女人心齐。在《男人之间》里,性别研究专家塞吉维克揭示了男人之间有着“同性社会性欲望”,儿童时期,在女人还在看《白雪公主》,吃住在小矮人屋子里,却期待着白马王子来拯救自己时,男生们已经会被教育:要警惕《渔夫和金鱼》里那种虚荣贪婪的老婆。

在仕途经济的问题上,男性比女人想象的要功利实用的多,在伤钱还是伤感情的两难选择上,他们更会审时度势趋利避害。《三言二拍》里那些警世通早就在告诫男人,“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成年以后,在保卫财产打压“荡妇”方面,男人之间会多么团结、多么同仇敌忾。由于这种同性社会性欲望,即便男性中的弱者——“老实人”也会备受同情。一直以来,舆论对于“老实男人”的同情,要比那些受了辜负和伤害的女人泛滥的多。

image

老实男人不需要眼泪和同情

还记得吗?不过是几年前,女人的性爱视频在网上曝光,舆论都齐刷刷地攻击作为受害者的女方,最近,韩国女星具荷拉被男友以公开性爱视频作为威胁一事被发酵后,觉醒了的韩国女性学会了抱团取暖,爆发了大规模的声援游行,谴责“荡妇羞辱”,声讨“男性优势”认为该处罚的不是拍摄视频的女性,而是拍色情视频的人、上传的人、观看的人。

“男性优势”古已有之,古代婚姻爱情故事里有妖精配书生,仙女配农夫,在男性话语系统里,这些组合都成功生儿育女其乐融融,实际上怎么可能?在现实中,条件太过于悬殊的婚姻、实力不对等的感情最后变成毒药组合一点也不奇怪。

何况,你有没有问过老实人自己,需不需要你同情?你在同情老实人的时候,说不定老实人自己还一边数钱一边同情你呢。

比如《金瓶梅》里,除了老实人武大郎,还有一类“老实人”韩道国,得知西门庆看上了老婆王六儿,韩道国特地给老婆交代说“等我明日往铺子里去了,他若来时,你只推我不知道,休要怠慢了他,凡事奉承他些儿。如今好容易赚钱,怎么赶的这个道路!”

用韩道国的逻辑来看,这个裙带关系不但人畜无害,还有利可图,何尝不能理解成自己通过老婆控制着西门庆?反倒是王六儿还跟韩道国撒娇:“贼强人,倒路死的!你到会吃自在饭儿,你还不知老娘怎样受苦哩!”如果分析韩道国的心理,理论上说是金钱和物欲将他的情感异化了。世俗的说韩道国是出于生计,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接受了这笔买卖。对这种将女人当做赚钱工具的“老实人”,难道也值得同情吗?

所以,老实人不需要眼泪,更不需要同情,毕竟“人神之道殊”,老实人和神仙姐姐本来就不匹配。撕掉自己身上“老实人”标签的方法,不是诅咒那些抛弃了农夫的仙女或戏弄了书生的妖精,而是不要自卑,并且拥有不再自卑的资本。

比如毕加索就从不自卑,看到自己的情人女画家多拉 ·玛尔与其他男人在一起时,他不是哭着闹着求安慰求同情,或者恼羞成怒地羞辱女画家,而是这么断言的:“这个男人不可能与有着我烙印的女人一起生活。”情场如战场,毕加索在情场上所向披靡,是因为他知道他的敌人不是女人,所以他才能够做到在“战术上重视敌人,战略上藐视敌人”。

可是,不当老实人,也不能把自己变成像毕加索一样的大猪蹄子。时代变了,既然新女性得讲“八得”: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开得起好车,买得起新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

那么,新时代的男性也得对自己提高要求,如果还像从前一样,除了老实人和大猪蹄子,就不知道其它人设选项了,那么也就莫怪神仙姐姐们宁愿上天,宁愿奔月,宁愿独居广寒宫,也不会回头看你一眼。

来源:南周知道 微信号:nz_zhid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宋喆获刑6年,为什么王宝强式老实男人总是被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