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出动吧,民间福尔摩斯

image

作者:嗷润之

两个月前和男票去西安玩,我妈不知道我有男朋友,所以跟她说是跟女生一起出去玩,回来之后我妈也一直没提这事,大家一直相安无事,直到前两天……

我妈帮我收拾我之前背过的包,然后问我, 你去西安是跟男生去的还是跟女生去的?

我:女生啊。

我妈:不对吧,应该是男生。

我:……???(被发现了?不能啊)然后问她,为啥啊?

我妈:我看你那景点门票都是两份两份的,如果是女生,人家不可能把票给你,人家得自己留着做纪念。

我:……

作者:蕲州尉

我说个事,我是做销售的,常年在外地出差那种。我刚上班时,我们一个女同事,当时比我大几岁,无论长相,身材,气质都是顶尖,有次回公司开会,她讲了她一个奇遇:

那时大约是 01 年,社会治安没有现在好,当时她在解放碑,突然挎包就被人抢了,她抬腿就追,身后 2 个小伙子也帮她追,追着追着她就觉得不对劲了:

首先,抢包的是个小伙子,照理俩步就该把她甩开了,可是一直被她跟着,而且还老往小胡同带;其次,后面帮忙的 2 小伙一直跟着后面,连她都没超过。

想着想着她就停下来了,后面那 2 人跟上来不停的跟她说,你追啊追啊,她说我累了,追不上了,东西我不要了。我们听了以后,都觉得她不是一般人。

作者:萨雷斯

我也写一个我自己的吧。

当时上高一,暗恋班里一女生,这是背景。

有一天暗恋对象不舒服,上午坚持上课,中午回家后坚持不住了,下午电话请假没来上课,书包还在班里。

于是我想借送书包的理由去探望她,但问题是不知道她家住哪,也不方便问她,怕她说「让 xxx(一位离她家比较近的女生)捎回来就好」,更不方便问别的同学,我上学那时候暗恋是要绝对保密的。

但这难不住我,首先,我知道她回家的大体方向;

其次,她提过她父母曾因某项目出差,能推断出她父母的工作单位,那个单位的宿舍区正好在她回家的方向;

第三,她提过晚上睡觉时听见大车经过会睡不着,可以推断出她家在沿街楼上;

第四,她提过曾在阳台上看到班上某同学骑车经过,经实地考察,那座沿街宿舍楼的阳台不被大树遮挡视线的楼层只有四层和五层;

第五,她说过幸亏不住顶楼,要不热死了,推断她住四楼;

第六,我运气好,在某单元门前发现了她的自行车,结合上面的推断,只剩二选一了;

第七,我运气又爆了下棚,记得她说过对门曾送过油香(回族食品)给她吃,上到四楼后正好有一户出来一位一眼就能辨认出的回族人,于是果断敲对面的门,命中。

作者:allen jason

说说让我印象深刻的快递小哥吧。

到写字楼下取快递,小哥说你们那层还有个快递,要不你一起带上去?

由于我的那个快递是个大块头,很不好拿,所以我就拒绝了他的提议。

正要离开。小哥带着神秘的笑容说,这是 A 的快递,你确定你不要帮他拿上去?

我直接挨在那里了。A 是我司的二把手。

我就尬笑着地问到,你怎么知道 A 的快递我就一定要拿。

「他应该是你的领导吧。」

「你咋知道?」

「经常有他的快递,但是我从来没见到过这个人,一直是别人来帮他拿的。」

「厉害厉害,有点意思哈。」

「我还知道 B 也是你的领导,并且 B 应该是更大的领导。」

「啊?」(的确,B 是一把手)

「哈哈,B 的快递从来没有自己拿过,并且,他的快递总是有固定的两个人帮他拿。」

服了。感觉遇到了一个被快递耽误的福尔摩斯。

知友:毛节奏大师李云龙

上高中的时候,在外面租房住,老妈陪读,没有暖气,烧煤取暖。

高二的时候比较皮,爱打篮球,天天打篮球,不爱学习,必须的标准学渣。下午不想回家吃饭,但是又怕我妈说我,只好磨磨唧唧地回家,走在楼道里发现门是关着的(楼道加我一家,只要我妈在家就一定会开门因为要通风),以为家里没人,就兴高采烈的走了。

去学校跟前买了个饼子,打算再出去玩会,但是越想越不对劲。因为第一我妈早上并没有给我说下午要我自己出去吃饭,第二门是个铁门,如果从外面用钥匙锁门的话,门会被憋死,上面角会对齐,从里面用门栓上的话中间肚子会挺起来,上下角合不住。第三就是心里真的很乱,说不来的烦躁。

所以我又回家看了一趟,果然门是从里面锁住的。但是我在外面怎么叫都没有人。于是抬起一脚踹开门,发现我妈烤煤炉子中了煤毒了,吐的满身都是,赶紧打了 120,幸亏抢救及时。现在仔细想想,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柯南上身,唯一解释就是母子连心。

作者:桃小夭

说一个我爸的吧。

我爸年轻时和我妈自由恋爱,恋爱一年,我爸骑着他的小破自行车去看我妈,这是第一次去女朋友家,也不算正式见家长。

在距离他岳母大人家大概一公里的地方,他看到有两个人推着平板的推车,推车上还躺着一个。推车的两个男人一个年纪大些,一个年轻些,看着像父子。推车上的人盖着被子,但看的出来是个女人。

我爸顿时想起我妈曾说我外婆病了,今天我舅和我外公可能会送她去看病。

道路狭窄,只能容一辆车经过。

我爸立马下车,把自行车停到路边,又赶紧上前帮着那两人把推车推过了这一段。

到了我妈家,果然,家中只我妈一人,一问,我舅和我外公送外婆看病去了,出门不久。

晚上三人回来了,一见到我爸,赞不绝口,这年轻人真是彬彬有礼,风度翩翩,路上遇到陌生人都会倾手相助,往后对待老婆一定不会差。

三人一商量,对这门婚事满口答应。

往后几十年,每每提及此事,外公外婆都赞赏有加,我爸我妈笑而不语。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事 | 出动吧,民间福尔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