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型处女:男人不值得

技术型处女

泛指一切除了Y道X交之外的性行为都已经试过,什么技术都已经掌握,什么花样都玩得开,但说起来又还是“处女”。

做采访之前,船长其实还非常担心,会不会大家的想法其实都差不多,因为处女情结,担心婚前性行为会遭到未来丈夫的嫌弃之类的原因而选择保护着那层所谓的膜。

但真的去采访才发现,姐妹们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故事,大家其实最后都很想得开,只是因为各种原因才维持了所谓技术型处女这个身份。来看看大家的故事叭。

image

柒 / 21 / 学生

“进不去,太痛了”

跟男朋友在一起快一年了,双方都是大学生。虽然都还是处,但我们都是观念上比较开放的,就是一种,双方相互喜欢,又有生理需求,那做好措施就没什么问题的心态。

我认为我在心理上是几乎没有负担的,虽然还是会对第一次有一点点的害怕,但做一件从来没做过的事总归是有一点点紧张的吧。

所以我们就很自然地开房,互相探索对方的身体,发生了很多边缘性行为,口啦,69啦,甚至轻微S/M。慢慢也开始尝试进入那一步。但是很奇怪,就是进不去。

尽管有充足的前戏,润滑,用指套,用枕头垫等都试了,双方状态也在线,但就是进不去。疼,非常疼,一根手指进去两个关节就受不了了。后来尝试了几次我也觉得有点着急了,感觉自己的身体构造是不是和别人不一样啊之类的,还去某宝上购买了什么处方药(船长:不安全的哦不要模仿)。

那个药就是会让你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当时用了一个直径3cm的假丁丁,刚进入一点,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效过了,就还是很痛很痛,痛得我哭起来,真的就是V道进入2、3cm就很痛了。所以最后也没有成功。

在某宝买了那个东西之后,我加入了一个售后群,群里都是有同样问题的女生。在那个群里会让我觉得,是不是很多女生的身体构造不太对啊。

群里有一些观念让我觉得的很不适。有些人已婚了还是进不去,但就是想怀孕生宝宝,就用这个药,然后争取几次就怀了,生孩子就选择无痛啥的。也有人就是一直进不去,但体外射精还是怀孕了,之后做各种检查医生也会比较粗暴,那她就会非常痛苦,最后选择剖腹产。生完孩子了还是进不去,说起来也还是处。

之前我一直觉得这也不是什么事,只是进不去有点沮丧。

听说这些之后就还是觉得,其实性愉悦本身也是很重要的事情,遇到问题还是应该去咨询专业的医生。但我觉得大家还是不太重视性生活和不和谐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讳疾忌医。不管是社会环境还是个体,面对这个问题,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image

小小白奶茶/23/普通白领

“真的很怕怀孕,一定要能结婚才可以”

我一开始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长期以来的家庭教育,给我宣扬的是婚前性行为是女生不自爱的行为,掉价。所以即使跟男朋友在一起时间比较久了,就算是边缘性行为,也是男朋友提出来,我考虑清楚觉得自己可以接受才去做的。

到后期,自己接触到一些平台,思想上也有了很多变化,已经意识到父母的说法其实是不对的。但真的要去进行那一步的时候,总会去想,如果父母知道了会怎么想我。我觉得无论如何我不可能说服我的父母,他们不可能和我现在的想法一致,我就还是会有顾虑,感觉自己做了一件“不听话”的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出于对怀孕的恐惧。其实我关注青杏已经很久了,已经有了一部分避孕知识的储备,但我还是会非常担心。我感觉我这种对怀孕的恐惧好像已经是心理问题了,哪怕我知道科学做好避孕其实怀孕的机率真的不大,但脑子里还是会胡思乱想,会影响到生活。

我现在其实也不是那种能够很洒脱地去对待性的,不是觉得现在开心就好了。即使可以接受婚前性行为,也是要确定对方值得,确定了要结婚,能够承担意外怀孕的后果,我才会考虑去做最后那一步。然后情之所至,自然而然地发生。

所以这两年一直拒绝男朋友,我们也会因为这个有矛盾。他不太理解我,觉得我就是爱乱想,或者不够爱他。他觉得做好避孕就概率很小,万一真的不小心有了就结婚,因为我们现在也毕业了。但他也没有强迫我,只是两年来尝试慢慢说服我。

其实这些年接触的观念啊教育啊都让我知道我是被这些想法框住了,所以我也想去慢慢尝试。之后也跟男朋友提出来可以让他给我口之类的,就慢慢地想要去接受享受这件事吧。

image

匿名/20/学生

“他不想承担要走我第一次的负罪感吧”

我跟我前男友在一起两年,那时候年纪比较小,两年里都是技术型处女。

在遇到前男友时,他已经阅女无数……有过和女生的X入性行为,我当时还没有任何性经验,第一次性接触,是他用嘴吸了吸乳房,把手在下体摸了摸,没有碰豆豆但是还是湿了一片。后来的性行为就是正常的前戏部分,和他出去他连套套都不会带,他很笃定不会进去。

他有尝试把手指塞进去,但是我没有反应,而且两根手指的时候我就会痛,他好像对X入没有太大的欲望,用手用嘴带来的高潮就足够了。

我也有主动要求尝试一下进去,但可能V道口有点小,他没有使劲顶或者强行进入,所以到最后就不了了之了,我一直觉得他能克制住真的很神奇。其实我当时就是非常非常喜欢他,愿意把一切都给他,处不处的根本无所谓,我都愿意给他。

现在回头想,实际上这种想法就还是带着一种“奉献感”,就是自我物化。把所谓“第一次”“给对方”,来表达我的爱,用以讨好对方。

但他当时是没有处女情结的,他给我讲在性里面男女是平等的,不是因为你是第一次你就吃亏了,两个人都很享受才是真正的意义。现在回头看看,有点感谢他,让我对性怀抱憧憬,对性爱的感受是美好的轻柔的无强迫性的。

不过,我还是会觉得,其实是他当时谈恋爱不走心,只是跟我玩一玩,看我傻乎乎往上扑,又是第一次,所以于心不忍吧。可能他多少会觉得,我是第一次,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或许他需要承担一点什么责任,他不想做那个需要承担的人吧。

image

米团/24/HR

“我有选择跟不跟一个人睡的权利”

一开始是受家庭观念影响,发生一些边缘性行为的时候,心里就会想这样是不是不好。但我大二开始关注了青杏,慢慢接触了不少关于平权、性、性向这些东西。之后这样的想法基本已经没有了。所以,我成为技术型处女纯粹是不想跟前任滚床单。

我觉得即使是正常的生理需求,是双方平等的一件事,我也有选择跟不跟一个人睡的权利吧。我前任在跟我交往过程中,让我觉得很不被尊重。所以我就不愿意,我觉得这个人不值得。

因为前任家庭条件很不好,所以比较敏感自卑,虽然说这是成长环境带给他的烙印,但他没有丝毫要去改变的意思,那我也没有一定要去承担这些伤害的义务。

那时候他会觉得我不愿意跟他滚床单,是不信任他,不够爱他之类的。但我一直觉得,我真心实意喜欢他才跟他在一起,也是不求回报对他好,我问心无愧,我爱不爱他不是用这件事来衡量的。

但是他就总是拿我不愿意滚床单这件事说事,基本上每个月会大吵一次。我并不是不愿意,我只是不想被要求,被逼迫去做这件事。

其实我也不否认说那时候还会想着可能以后走不到一起,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什么的。所以我才会特别在意他值不值得这个问题吧。

比如他对避孕失败的态度就是,当然是打掉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家穷,难道用你们家钱结婚吗,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他这个态度就很理所当然,没什么责任感和担当,我不是认为发生了性行为就要负责,而是想看看万一因为我们两个人共同行为导致了棘手的后果,你会怎么处理。他让我很难让我去信任他。至于接受边缘性,主要还是没办法拒绝吧,一般也都是他在主导,感觉拒绝又有点伤害他,他又那么敏感。

后来还是走不到一起分手了,现在遇到现任,他知道我之前的边缘性行为,但他丝毫没有什么处女情结,也没去考虑什么有边缘性行为还是不是处的问题,我们也就是情到深处水到渠成地发生了关系。

image

贝壳/20/在校生

“因为条件有限,阶段性成为技术型处女”

我的观念思想是比较开放的那种,在性这件事上,只要自己想清楚了,做好安全措施就没什么事。跟现任在一起之后,就很自然地接吻、相互抚摸、口。

当时我还有半年就要出国了,他表现得比较心急。但双方都没什么经验,所以也就只能一步一步探索。所以我并不是那种执拗地、为了那层膜而不做最后一步的技术型处女,而实在是条件有限。

那时候其实我也会有一些顾虑,比如说真的到了最后一步,万一分开了下一任会怎么想我之类的,但我出国后就想开了,眼前的幸福和快乐真的比较重要,珍惜当下吧。跟相爱的人自然而然发生亲密的行为,难道是什么过错和污点吗?如果对方真的不能接受,那就不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就好了。

出国后这边学校里有那种非常直接粗暴的性教育课。不像国内的遮遮掩掩,而是直接拿出模型,教大家怎么进入,怎么戴套。这些都还是比较基础的性教育,在课上甚至会教很多技巧,比如如何咬,用手指应该怎么做,这些情趣技巧的东西。会感受到这边的性教育不仅是一些基础的科普,安全的知识,他们把如何获得性愉悦也当做是很重要的、需要去学习的知识。

国外的性教育课也加快了我思想改变的进程吧。这个课是男女在一起听的,能明显看到很多中国的学生一时接受不了。课上有免费的套套派发,但只有国外的学生去领取,中国的学生是不会去拿的。

一年后回国,当时跟男朋友感情还是很稳定,就发生了最后一步,所以我现在也就不再是技术型处女啦。

来源:青杏熟了 微信号:qingxingwenhu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技术型处女:男人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