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岁的费德勒,以及优衣库3亿美元的10年长约

每年10月第二周,全球顶尖的男子网球选手几乎都会来上海参加大师赛。今年,卫冕冠军费德勒来得特别早。他在首场比赛前一周就抵达上海,包括优衣库在内的赞助商安排的宣传和采访活动排满了他每天的行程。

3个月前的温网赛场上,费德勒身穿优衣库赞助的球衣登场,宣布成为该公司的全球品牌大使。尽管双方都没有从官方层面透露,但几乎所有权威媒体都报道了合同的价格——10年3亿美元。

这意味着,在职业生涯的第20年,费德勒获得了网球史上最大的一笔赞助合同。在此之前,他每年能从耐克手中拿到1200万美元,已经是网坛之最。签约也使费德勒在《福布斯》2018年的运动员代言收入榜上,以6500万美元排名第一。

image

2018年7月,费德勒身穿优衣库提供的战袍现身温网。

这同样也是优衣库迄今最大的一笔赞助合同。在费德勒之前,优衣库在网球界的头牌代言人是德约科维奇。5年合约期间,德约科维奇正值巅峰,是世界男子网坛成绩最好的球员,获得了8个大满贯,而他与优衣库的合同的价值仅为4000万美元。

不少人第一次看到这份十年长约,都会觉得它有些冒险。首先,优衣库并不是最常出现在网球场上的服饰品牌;而另一边,无论如何辉煌,费德勒的职业生涯已进入暮年。当这份10年长约结束时,费德勒已经47岁。正如他对《第一财经周刊》所说:“我与优衣库合作的每款战袍,都有可能是我的最后一件。”

与优衣库签约的同时,费德勒与合作24年的耐克分手。美国运动服饰巨头不愿为他提供像优衣库这样的合同。

在耐克的代言人大家庭里,只有极少数远动员获得了高额的“终身合约”,比如C罗和勒布朗·詹姆斯,耐克分别给了他们10亿美元。再之前的知名案例,则是费德勒的儿时偶像迈克尔·乔丹,他和耐克共同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品牌,每年的销售额超过20亿美元。

这些人的共同点,是拥有自己品牌的球鞋。球鞋爱好者不会因为球星的退役而终止购买他们的同名产品,而球鞋是耐克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截至目前,确实没有网球运动员能在退役后保持与之前同样的影响力和曝光度。事实上,绝大多数运动员—即使他们成绩出色—的商业价值在他们离开赛场后都迅速下降。毕竟,比赛——准确地说是胜利——是维持曝光度的主要方法,运动服装的赞助商更是如此。

换句话说,能“带货”的明星,才能在退役之后仍然获得运动品牌的高额赞助。而网球鞋和网球服饰,从来都不是耐克的主要收入来源。耐克没有选择与费德勒续约,很大程度上恐怕也是基于这一想法。

优衣库显然与耐克想的不一样。如优衣库的全球创意总裁John Jay所言,优衣库不是个运动品牌。

与足球或篮球不同,网球服饰也可以成为日常穿着的一部分。而且相比足球和篮球,网球与优衣库更搭调。

image

上海大师赛期间,费德勒系列 同步开售。

回到优衣库上海全球旗舰店5层的见面会现场。10月7日是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上百人在这里高举手机,等待主持人的开场词结束。终于,主持人收尾,优衣库大中华区CEO潘宁西装革履地上台致辞,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们的心情我懂。”然后用几句话快速完成了致辞,接着提高分贝,邀请现场观众一起喊出当天主角的名字—罗杰·费德勒。

几乎与欢呼声同步,这位37岁的网球明星出现在优衣库专门为他搭设的舞台上。

费德勒穿着白色的休闲长裤、条纹长袖T恤和一件牛仔衬衫。这3件衣服基本可以在优衣库的任意一家门店或是天猫旗舰店购买,总价不超过500元。费德勒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他和优衣库正计划推出日常穿着的产品线。

费德勒和时尚界向来亲密。《GQ》曾把他选为“年度型男”;《VOGUE》美国版主编安娜·温图尔是他的忠实粉丝。2017年,费德勒还参加了后者组织的Met Ball。

每次更换新的球衣,费德勒会第一个告诉温图尔,并征求她的建议。与优衣库的签约也是如此,温图尔的支持,是费德勒最终决定签约的重要推动因素。

“我与优衣库的共鸣在于,他们不把我单单看成是一个运动员,而是尊重我在体育之外的热情和影响力。”费德勒如此解释自己选择优衣库的原因。

对优衣库来说,最近几年它正试图摆脱只出售实用基本款的形象,与时尚界拉近距离。将爱马仕前女装艺术总监Christophe Lemaire招至旗下担任品牌艺术总监、与时装界明星设计师J.W.Anderson和Alexander Wang推出联名系列都是基于这一诉求的策略。

见面会上,优衣库同时送给费德勒一件由Christophe Lemaire设计的西装。今年温布尔登公开赛上,费德勒的首件优衣库战袍,也是由他负责。

当然,优衣库选中费德勒绝不仅仅因为他可能是网球界最时尚的那一位。网球运动员如果要突破现有的商业价值天花板,证明自己在退役后依然能够维持影响力,费德勒恐怕是最合适的人选。

在运动成绩方面,费德勒是他所在项目的“山羊”(“GOAT”,GreatestOf All Time,历史最佳球员)。在职业生涯的第20年,他获得了个人第20个大满贯冠军—这是网球运动员的最高荣誉,获得一次已属不易。

拥有实力的同时,费德勒的网球还极具观赏性。即便是刚刚熟悉网球的观众,也能从他的跑动和击球中,感受到类似舞蹈的美感。优雅是伴随他整个职业生涯的标签。

此外,费德勒的网球生涯还有足够的戏剧张力。他与好友兼宿敌纳达尔被视为体育史上最经典的对手之一。你甚至可以直接在维基百科上搜索到“费德勒与纳达尔对战史”这样的词条。

image

费德勒与好友兼宿敌纳达尔 被视为体育史上最经典的对手之一。

他是那种最理想的体育偶像—既能轻而易举地获得新拥趸,又能让人长期追随。这种个人魅力不会因为他不赢球了而消失。

直到现在,如果按照费德勒父母在官网上提供的地址,往瑞士寄送一份用红信封装好的信(红信封是费德勒球迷的标志),你就能收到一张费德勒的签名照片。

见面会当天,在穿上Lemaire设计的西装前,费德勒脱下原本穿着的牛仔衬衫,把它送给了身旁的球迷。这个举动引发了当天活动最大的欢呼声——20年前,你很难寄望从网球或其他体育的明星运动员那里获得这样的待遇。那时的运动员更像酷酷的摇滚明星,不会始终友善。

网球场外,费德勒从未有过绯闻。他与曾同为网球运动员的妻子米尔卡育有两对双胞胎。费德勒的所有重要决定,都会征求米尔卡的同意,她甚至会给他的比赛战术提建议。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只有当球员包厢里的米尔卡开始紧张时,人们才需要担心费德勒可能会输球。

因为费德勒,网球运动拥有了一名在全球每个角落都受到欢迎的偶像。他和同时代的顶尖选手创造了职业网球的黄金时代,让这项运动在全球繁荣起来。尤其是亚洲市场,过去10年,以ATP上海大师赛为首的赛事已经逐渐组成了一个连贯的亚洲赛季。

如今,网球可能是除了足球以外,全球化程度最高的职业运动。网球赛事也越来越有钱。以温布尔登公开赛为例,2008年的总奖金为1614万美元,10年后奖金已经变成4657万美元。

而费德勒仍是这项运动的票房“奶牛”。今年的美网公开赛,费德勒爆冷输球后,次日比赛的二手球票售价旋即从262美元降至61美元。

所有这些都是优衣库的衡量要素。与网球的全球化同步,优衣库也在过去10年逐渐变成一个全球品牌。

2008年,它绝大多数的店铺和销售额都由日本市场贡献;2017年,优衣库超过40%的销售额和几乎全部的销售增长都来自日本以外的市场。而10月11日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其海外市场收益首次超过日本本土。

这家公司希望继续这一步伐,尤其是增强相对薄弱的欧洲和北美市场,而网球运动在这两个地区基础深厚。

费德勒向来喜欢长期的赞助商。他和耐克、Wilson球拍的合作从青少年时期便已开始,和奔驰、劳力士、瑞士信贷等品牌的合约也都在10年以上。这种合作模式有效保证了费德勒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商业价值。这些品牌往往是各自行业的佼佼者,与它们并列,对优衣库而言本身也是加分。

此外,如此瞩目的终身合约能实现,费德勒的经纪人兼好友托尼·高德希克一定也功不可没。2012年,费德勒和他一起离开全球最大的体育经纪公司IMG,成立了自己的公司Team8,费德勒既是客户,也是合伙人,他们还签下了几名网球和橄榄球明星。在高德希克的帮助下,费德勒在网球世界里的身份已经不是单一的运动员。

image

托尼·高德希克通过费德勒为 运动员的商业价值开发找到了新 模式。

9月底,由Team8主办的拉沃尔杯在芝加哥举办了第二届。《纽约时报》将该赛事称为费德勒的“孩子”。费德勒婉拒了这种形容,不过他的确是这一赛事的倡导者和灵魂人物。

这个为期3天的表演赛有点像高尔夫球界的莱德杯。球员被分为世界队和美国队互相对战,每年落户不同城市。队员有德约科维奇、兹维列夫这样的现役高手,还有网坛退役元老。

虽然只有3天,而且举办地芝加哥并没有成熟的网球赛事,但拉沃尔杯吸引了9.3万人次到现场观看。当然,球员们的奖金也高于大多数正式比赛。

看看赞助商的名单就知道了,劳力士、Barilla、奔驰、Wilson球拍、酩悦香槟、NetJets,它们全都是“费德勒俱乐部”的成员。如果没有费德勒的影响力,比赛将很难吸引明星球员和稳定的资金支持,网坛传奇罗德·拉沃尔也不会同意以他的名字命名这项比赛。

如果拉沃尔杯真的能够获得莱德杯那样的影响力,对于包括优衣库在内的费德勒的赞助商们而言是个好消息。退役运动员转型成为比赛或球队的拥有者,使自己在这项运动中保持存在感,而赞助商也有机会获得更多权益。

如果费德勒继续在拉沃尔杯上投注心力,他可能成为一名赛事老板和组织者。这也让他和偶像迈克尔·乔丹更接近,后者现在是NBA夏洛特黄蜂队的老板。

“作为网球运动员,你很成功;但我保证,你退役后将更成功。”高德希克曾这么对费德勒这么说。如今,他正在为实现这一预言做准备。

无论从哪个角度,过去20年,费德勒都已经为一个运动偶像的行为树立了典范。接下来,费德勒想要设定的,是网球运动员在退役后的典范。

粉丝见面会结束后—准确地说是费德勒离开舞台的第一秒—老练的球迷就从位于5层的活动现场奔到大楼停车场的出口,期待费德勒能在专车路过时摇下黑色的车窗向球迷挥手。人群很快挤满了出口。

潘宁刚好从这边路过,被球迷认了出来。“明年还请他来!”有球迷大喊。“尽力,尽力。”潘宁回答道。

30分钟后,黑色的奔驰轿车慢慢驶出,费德勒果然摇下了车窗。

10月7日的发布活动结束后,《第一财经周刊》对费德勒做了专访:

C=CBNweekly

F=Roger Federer

C:今年是你成为职业网球选手的第20年,现在的你,在网球场上最大的目标是什么?

F:现在的我和十多年前相比,肯定处于不同的职业生涯阶段。那时我的职业生涯正在巅峰,我想赢得尽可能多的奖杯。现在,战胜最强大的对手,或是赢下重要的冠军,依然让我兴奋。不过,我希望能在职业赛场上不受伤,保持快乐,保持健康,这是我的头号任务。这意味着要和我的团队一起,仔细制定赛程计划,这对我很重要,它使我尽可能长久地保持热情,让那团火燃烧下去。

C:有人认为你和优衣库的合作是个冒险。我们知道你喜欢在网球场上尝试新招数,比如“SABR”(Sneak Attack By Roger,“罗杰的偷袭”,费德勒创造的一个接发球战术),和优衣库合作是否也是某种意义上的SABR?

F:我把这个合作视为创新,或是跳出框框的做法,像你说的,有点像SABR。不过,我不认为这个合作有什么风险。我和耐克有过长期的良好关系,但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做一些改变了,不管是作为一个球员还是一个人。

优衣库对网球不陌生,这是个对材料和技术很重视的品牌,所以我不用担心网球服的本质—穿得舒服。穿得舒服,你才能打好球。

我们的合作不限于运动服,还会和日常穿着相关,这是我感兴趣的部分,你知道我对时尚很有热情。我们会在球服上尝试些新想法。在日常服饰上,我也会给出我的建议和设想,说不定我们能创造一个系列或一个产品线。我们也会投入更多场外活动,比如慈善活动。

我得说,与优衣库的合作,挑战之处在于,我们设计的每一件战袍都有可能是我的最后一件。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退役。

C:来谈谈拉沃尔杯,你现在不仅是名球员,还创办了一项赛事,这是你未来的重心吗?

F:我只是想让网球更好。一项运动的发展就像股票一样,会上下波动,但只要整体向上就好。在我参与的这20年里,职业网球无疑是处于上升通道,人们称我们是黄金一代。你可以看到赛事本身的进步,大满贯的场馆上加盖了顶棚,我们有了空前的观众人数,球员的奖金和比赛条件都更好了。

但别忘了,在我们之前还有许多出色的球员,他们是网球今日成就的基础。这是我创立拉沃尔杯的想法源头—感谢前辈球手的贡献。所以我们以拉沃尔爵士的名字命名赛事,请来博格和麦肯罗,组成了世界队和美国队。对网球而言,这是一个有意思的创新,而且只需要球员从行程里拨出3天。

C:刘翔——他是中国最著名的运动员之一——曾说,当他身处巅峰时,周围人会赞同他做的每件事,没有人会提出反对意见。在你身边,说No的是谁?

F:我希望是团队的所有人。我不希望雇人来赞同我的观点,我希望他们有不同意见。如果合作伙伴、朋友和家人觉得我做错了,他们会直说,现在仍是如此。我的父母是其中的代表,在我小时候,以及职业生涯的早期,他们从不放任我的错误,总是让我说出这么做的理由。我想这是我唯一的生活方式,我不想生活在虚假的世界里。

C:你的妻子和孩子10年来第一次与你一起到上海,网球运动员需要在全球奔波,而你有网球运动员少有的大家庭,怎么兼顾?

F:这恐怕是我幸福和成功的最大秘诀。和妻子的交流是最重要的,当然,现在我还要和孩子沟通。在旅行中成长,这并不是常见的生活。我的童年是走路去幼儿园,坐公交车去网球场。通常,我在制定每年的赛程计划时,首先会确定我与家人共处和度假的时间,这是平衡的关键。同时,我仍然每天想着网球,我还有赞助商活动、慈善活动、媒体活动、粉丝活动。在现在这个阶段,我的训练时间比过去更少了,因此我必须提升训练效率,保证与家人有更多共处。

C:如果不打网球,你会从事什么工作?

F:说真的,在我小时候,我没和父母谈论过这个话题。他们不是会跟你说“如果你努力学习,你可以成为一名律师或一名飞行员”的那种父母。我一直对运动充满激情,乔丹和埃德伯格(著名网球运动员,2014年至2015年担任费德勒的教练)是我的偶像。16岁,念完高中后,我向父母许诺,如果我的职业网球生涯头几年不成功,我会回来念书。在瑞士,体育通常是爱好,而不是职业。也许我,还有辛吉斯、瓦林卡,以及其他优秀的运动员,开创了新的风尚,我为此自豪。

C:这个问题你或许回答过一百遍,但我们还是想请你谈谈纳达尔。十几年过去了,你们各自的网球技术都更完美了,你怎么看待这种进化?如果没有纳达尔,你的职业生涯会怎么样?

F:我觉得我们互相帮助了很多。我们互相破坏了对方的一些梦想,也成就了一些。纳达尔不会想到他能拿下11个法网冠军,我也不会想到我能夺得8座温网奖杯。我不知道如果没有他,我的大满贯会更多还是更少。但有一点我要强调,在30岁之后,仍能成为世界第一,这非常了不起,而纳达尔做到了。人们对这项成就没有足够的重视。

C:你有很多标签,伟大的网球手、父亲、商人、慈善家……你最喜欢人们怎么评价你?

F:如果是现在,我的回答是,如果人们说“我愿意看他打球”,我就很高兴。这是我当下最大的动力。人们仍然迫不及待地想看我的每一场比赛,这对我意义重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37岁的费德勒,以及优衣库3亿美元的10年长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