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社恐参加婚礼时内心的大起大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