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道光年间,有一桩库银失盗案,极其突然

image

@房昊曰天

大清道光年间,有一桩库银失盗案,案情极为简单,但对于涉案人员来说,极其突然。

那会儿守银库的官员,从上到下,无论是户部的郎中,还是看门的库丁,随便就能贪去几十万。

所谓国家的钱,就是大家的钱。

这事当然也有御史巡查,但有钱能使鬼推磨,四处打点,御史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年来了个清廉耿直的御史,一身正气,看着前来送银子的库丁,声色俱厉:一分一毫,皆是民脂民膏,容不得你们如此猖狂!

这位御史决定,一查到底。

库丁悻悻然回了户部,与一群相关大佬商量,说这人该怎么办?

大佬们呵呵一笑,说这种人见得多了,容易。

御史身在朝堂,那就肯定有恩师朋友,又有家小在京,你可以花钱封他家人和朋友的路,也可以拖他的家人朋友上贼船。

想当青天大老爷,那就得抛妻弃子,孤家寡人。

这样的青天大老爷不是人人都能当的,所以一个又一个不屈的脊梁倒下了,库银贪墨成了定局,一定就是许多个年头。

大佬们举杯庆贺,谈笑间白银万两。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库银案发了。

这个案发的缘由很小,小得微不足道,所有大佬们都没有一丝察觉。

有个看门的库丁,名叫张诚保,张诚保的哥哥想捐钱给自己儿子谋个官职。

但捐钱,多肉疼啊,如果既能有官做,还能有钱拿,那岂不美哉。

于是哥哥又找来几个朋友,说你们把钱给我,我给你们儿子也捐官,我这便宜,我有关系。

朋友们纷纷把钱给了他,而哥哥的手法,就是把钱送进银库的时候,少送几成。

反正银库看门的是张诚保,负责上秤报数的也是张诚保,银子到了库门,趁户部审计官员忙于他事,张诚保就大声吆喝,把二两说成四两,七两说成十两。

哥哥盗银四千两,还把事都给办了。

兄弟俩皆大欢喜,正准备开宴喝酒,哥哥有个朋友眼红了,也想分点。

那这兄弟俩显然不干,或许还有言语冲突。

朋友恼了,一气之下,竟然就把这哥俩告了。

一个斩首,一个流放。

这还没完,朝廷因为这事突然警觉起来,派侍郎维勒去严查银库。

这时人人自危,当然没人再敢阻拦。

维勒查完,银库里对不上账,不翼而飞的银子共计九百二十五万零二千。

九百二十五万两白银,散入京城百官府邸,和库丁小吏家中。

如果这是故事里的案子,小说电视剧中的高潮,那该是钦差大臣一怒拍案,把这群贪官污吏依法治罪,或斩首,或流放,就像张诚保哥俩一样。

然而维勒最终什么也没有做成。

大佬们毕竟是大佬,这桩延续数年的大案,不知牵扯了多少人,大佬们万一没了活路,再四处攀扯,又不知扯出什么通天的大案。

于是这件大案到最后,也只是让那些贪官,把钱还回去也就罢了。

只有像张诚保这样的库丁,才流放,斩首,或多或少的处置了一番。

而即便是库丁,奉旨缉拿,经年累月,竟然还杳无音信,这其中若没有朝中人的通风报信,想必也是做不到的。

这么大的一桩案子,到头来不了了之。

彼时是1843年,鸦片战争已经爆发,京城里还乌烟瘴气,清廷穷途末路,苦了天下苍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大清道光年间,有一桩库银失盗案,极其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