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棉在澳洲将不再征税,月经也是个政治问题

image

2019 年 1 月 1 日,澳大利亚将取消原先对女性卫生用品所收 10% 的商品及服务税(GST),这意味着 18 年来颇受非议的“卫生棉税”将被废除。

该提议于本周三在参议院投票通过。据预计,免税商品将包括卫生棉条、护垫、月经杯、防漏内裤和产妇垫。在最终清单确定前,还将询问公共意见。

所谓的“卫生棉税”(tampon tax)是一种习惯说法,并非是对卫生棉单独征税。在澳大利亚,消费者需要对多数商品及服务支付 10% 的商品及服务税,可以免税的有多数基本食物、部分医疗卫生保健服务、药品等,其中包括牙膏、避孕套、成人尿布和“伟哥”。但女性卫生用品不在免税行列。这种分类方式自 2000 年商品及服务税实行以来,就惹来诸多争议。

慈善团体 Share the Dignity 今年就召集了一万多人共同请愿,主张废除“卫生棉税”。其创始人 Rochelle Courtenay 周三向 ABC 表示,“我认为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事关平等。为什么避孕套、润滑剂及尼古丁贴片都能免税,而女性必须要用的产品却要交税?这是性别歧视税。今天的事确实是为了平等。”

财政部长 Josh Frydenberg ,以及今年 8 月新上任的总理 Scott Morrison 则都将新政的内容形容为“常识”(common sense),也是多年来努力的结果。在今年早些时候,这名总理还在担任财政部长之时,就将“卫生棉税”视作“反常之事”(anomaly)、是“令人沮丧并感到焦虑的根源”,并发誓要将其废除。

女性卫生用品每年可以给政府带来 3000 万澳元的税收。不过政府认为,过去以来征收的商品及服务税已经超过预期,因此免税不会带来太大影响。在 8 月,Morrison 表示,未来四年已有额外 65 亿澳元的税收,不打算对其他项目征税来弥补空缺。

当然,此举也被认为会为明年 5 月的大选争取女性选民。

除去澳大利亚,印度政府也于今年 7 月宣布,对卫生巾不再征收 12% 的商品税。此外,对女性卫生品免征税的地区,还包括牙买加、尼加拉瓜、尼日利亚、坦桑尼亚、黎巴嫩、肯尼亚、爱尔兰、加拿大及美国十余个州。而英国也有望在 2022 年推出相关政策。

根据 BBC 的计算器,以英国现在的政策(5% 增值税),如果一个人 15 岁第一次月经,她一生将会在月经用品上花费约 1.24 万人民币,其中税款约是 594 人民币。

不过,这项运动也有反对者。例如,《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 Catherine Rampell 此前就提出,由于“必需品”的概念并不清晰,对其他商品要求免税的诉求可能会越来越多,其他商品的税率就会因此上涨。而要善待真正的穷困人口,不如对他们直接拨款。

“经期贫困”(period poverty)的现象,与免税相关,但形势更紧迫,是指经济阶级的弱势会使一些女性无法负担月经用品,而处于生理劣势。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在 2015 年的保守估计,全球有至少五亿女性(包括女孩)缺少经期卫生管理(Menstrual Hygiene Management)条件,导致她们无法妥善应对经期。慈善机构 Plan International UK 的数据则说明,每 10 个 14 到 21 岁的英国女性中,就有一人买不起卫生产品。而台湾立法委员吴思瑶引用的资料则显示,贫穷女性阴道感染率较富有女性要高出 1.6 倍。

与之相应的,则是“月经平等”(menstrual equity)的概念。据《纽约时报》报道,最早提出这一说法的美国人 Jennifer Weiss-Wolf 认为,月经用品是女性参与社会活动的必要条件,而社会应该保证,她们不会因为买不起这些用品而耽误学业,或影响工作。也因此,除了主张取消卫生棉条税,她还倡议在公共卫生间和公立学校提供免费卫生用品。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卫生棉在澳洲将不再征税,月经也是个政治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