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宿敌”:安卓之父的苦情创业史

​​《苹果和谷歌的世纪大格斗》一书中写道:乔布斯称安迪·鲁宾(Andy Rubin)为“一个超级自大狂”。

乔布斯还说鲁宾是个学人精,学他的发型,学他的眼镜,学他的穿衣搭配——T恤配牛仔——活脱脱一个“山寨乔布斯”。

image

这个乔布斯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安迪·鲁宾就是“安卓之父”。

从最初的处处碰壁发展到现如今市场份额最高的手机操作系统,安卓走过了风雨十年。而作为改变全球IT产业格局的人之一,鲁宾创业的脚步从未停下。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安卓之父”鲁宾,那大概是: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从小就接触最时髦的电子产品

和比尔·盖茨、拉里·佩奇等很多IT大咖一样,安迪·鲁宾对智能产品的热爱,最早起源于家庭。

鲁宾的父亲经营一家电子器械市场营销公司,将各种器械拍照,然后印刷成目录宣传销售。当这些器械履行完“拍照职能”后,就成了鲁宾的玩具。

所以他从小就接触到各式各样最新奇时髦的电子产品。

鲁宾不仅仅满足于看这些电子“表演”,他更喜欢反复拆装这些设备,弄清楚他们为什么能“表演”。当别的孩子在嬉嬉闹闹时,鲁宾已经打下最初智能硬件的基本功。

image

进入苹果:超级工作狂+偶尔恶作剧

和扎克伯格等互联网大拿不一样的是,鲁宾毕业于一所纽约不算太出名的学校——尤蒂卡学院(Utica College),学的是计算机专业。

毕业后,他进入卡尔·蔡司(Carl Zeiss AG),一家做光学仪器的公司,他在那里担任机器人工程师。

1989年,26岁的鲁宾当了一回好心人,没想到意外地攒了人品。他给一位被女朋友赶出家门的男生,找了个住处。为了报答鲁宾的“寻房之恩”,这个男生将他引荐到苹果工作。

image

默默当一枚产品工程师之余,鲁宾还经常发挥了自己的“极客天赋”。

因为和公司IT部门闹矛盾,他直接修改了苹果的内部电话系统程序。之后,同事们分别接到公司CEO约翰·斯卡利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们都能获得特殊奖励。

同事们狂喜,只可惜这是鲁宾的意思,不是老板的意思。

除了会恶作剧,鲁宾的工作精神可谓是废寝忘食,996上班都没法满足他。他将床放在办公室的小隔间,吃住在公司,7天24小时夜以继日工作,标准IT男本色。

1990年,苹果分拆出手持电脑部门和通讯设备部门组成新公司General Magic。

image

鲁宾开发出智能手机操作系统Magic Cap。可惜,产品太超前,风口没到,勤奋的鲁宾最终失业了。

公司倒闭后鲁宾加入苹果元老珀尔曼创办的Artemis Research,参与开发了交互式互联网电视WebTV。

image

替别人干活,显然无法满足创造欲极强的鲁宾。

连续创业:开发安卓碰壁

于是,鲁宾决定自己创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1999年,鲁宾和几个合伙人共同成立Danger,并开发出北美第一款广受关注的智能手机:T-Mobile Sidekick。T-Mobile Sidekick可谓是开发App商店的先驱。后来这家公司在2008年被微软收购。

image

2003年鲁宾出走Danger,成立安卓。打算研发一款对所有软件开发者开放的移动平台。

当时,手机生产商将手机卖给运营商,运营商再卖给顾客。

于是鲁宾计划,免费向手机生产商提供系统,这样运营商就会拿到预装系统的手机。安卓的商业模式就是,向运营商出售基于安卓的“增值服务”。

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大部分运营商拒绝接受安卓。强势的运营商体系,让鲁宾相当郁闷。他的老朋友珀尔曼回忆说,“鲁宾必须售出至少100万部这种产品,才能打破之前的格局。”而当时,他们谁都没预料到,截止2014年,安卓手机的出货量就超过了100亿部。

遇见伯乐: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

不过,有人预见了这个领域可能的高速增长,那就是慧眼识英雄的拉里·佩奇,谷歌的创始人。

image

佩奇在斯坦福大学的一个会议中见过鲁宾,了解到安卓项目后,就与鲁宾联系。佩奇说,T-Mobile Sidekick是他见过的最好的手机之一。而谷歌的另一个创始人布林,则唱起红脸考验鲁宾。他问,怎么才能让Sidekick更好,为什么消费者要选择这样的手机。

45天之后,谷歌再次约谈鲁宾,打算收购安卓。最终,2005年,安卓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卖身谷歌。5000万美元,也让谷歌没有像百度那样,错失移动互联网风口。

image

一位前谷歌员工说,早期的安卓就像是谷歌内的“一个小岛”,拥有自己的文化,秘密地运行。一位曾与鲁宾一起工作的同事说,“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他实际上是在谷歌内部运营一家创业公司。”另一位曾与鲁宾共事的同事说,“当时除了开发手机,他们还需要建造基础架构,建立联盟和伙伴关系。”也就是说,与芯片生产商、智能手机生产商、移动运营商结盟。

所有一切都是为了造出一款划时代的手机。

对于鲁宾的谈判技巧,谷歌的同事也非常称道,有人说:“鲁宾能够娴熟地在制造厂商间游走,平时根本见不着人影。工程师通常是很难坐到会议室里与CEO们讨价还价,但鲁宾可以。”

当时,运营商普遍很抗拒安卓,不愿意向第三方分享移动市场。

时间来到2007年,第一代iPhone诞生。

image

“在去拉斯维加斯的路上,鲁宾被乔布斯发布的新手机震惊了。直接让司机停车好看完苹果发布会。”

鲁宾开始懊恼:跟苹果比起来,安卓在做的手机简直土得掉渣。本来要发布新品的想法就这样搁置了。

而恰恰是苹果帮助了鲁宾。iPhone划时代的功能改变,让消费者开始忽视运营商,他们只选择苹果,至于在哪家运营商买,这没关系。

运营商节奏大乱,寻找到安卓这根救命稻草。

一位安卓工作人员称,“安卓给运营商带来了另外一种应对iPhone的方式,我们要做的就是生产运营商乐于见到、并能够对抗iPhone的东西。”

2008年,世界上第一台搭载安卓系统的手机HTC Dream问世。2010年,谷歌发布自主研发的智能手机品牌Nexus。安卓平台进入了主流,并开始碾压iPhone。

image

2017年,安卓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超过85%。

image

离开安卓再出发:创业风投两不误

2013年,鲁宾离开了安卓团队。开始负责谷歌的机器人团队,这也是鲁宾一开始的梦想。虽然谷歌很美好,但受制于人,并不是鲁宾这种骨子里爱折腾的人的选择。

已经有“安卓之父”光环的鲁宾,永远不满足于现状。2014年,鲁宾离开谷歌,并于2015年再次创业,成立智能硬件企业Essential。

image

一位曾与鲁宾共事的人说,“他招募人才时,最看重这个人有没有一颗奉献的心。他永远心存梦想,并能非常巧妙地集众人之力。他不仅有能力吸引人才,还能让人们坚定地跟着他走下去。这就是安迪·鲁宾的魔力。”

2017年, Essential推出首款产品Essential Phone,采用5.71寸的全面屏,128G的内存,并搭载骁龙835的处理器。

image

锤子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对这款手机盛赞不已。他说,这款手机是一个令人惊艳的产品,从设计上能看到很多新奇的想法,非常了不起。

Essential的另一个主攻方向是智能家居。在推出Essential Phone的同时, Essential Home家庭助手同时上线。

Essential Home最大的亮点在于可兼容包括Alexa,Siri和Google在内的智能语音助手。而且建立起了一个能够与Smart Things,HomeKite,Nest以及其他产品无缝对接的系统Ambient OS。

image

也就说整合了所有平台的资源,同时也为物联网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标准。

鲁宾曾放话说成立Essential就是想成为继苹果公司之后的革命者,打造出一个开放性的操作平台,冲破现在被巨头垄断的封闭“生态系统”。

除了自己开发,鲁宾也对自己看好的智能硬件领域产品进行投资。比如让身体“听”音乐的智能背心SubPac。

image

跟硅谷其他大佬比,安迪·鲁宾显然是相当爱折腾。安卓之后,安迪·鲁宾还会折腾出什么划时代的产品,我们期待着。​​​​

来源: 凤凰网科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乔布斯宿敌”:安卓之父的苦情创业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