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结婚!打钱!”

image

文/周樱雪

毕竟中国人的份子钱,一向都不低啊。曾有人对份子钱做过调查,结果显示,有近40%的人,掏过一千元以上的份子钱,49%的人表示份子钱大多超过500元。

忍不住仰天长啸,究竟是哪个人发明的份子钱啊!

1

份子钱曾可帮助新人度过难关

但现在已沦为攀比的工具

倘若要追溯份子钱的历史,恐怕要追朔到明朝时期的朱元璋,但是那个时候,没有份子钱这一说法,而且人们不送钱,都送物品。

所以那个时期的份子钱是极其受人待见的。

image

份子钱的雏形,就是朱元璋建立的一套“乡饮酒礼”制度。“乡饮酒礼”制度规定:

“其婚姻丧葬有乏,随力相助。如不从众,不许入会。”

这个“随力相助”就是指,有人要结婚了,但是房间里床铺被褥粮食什么都没有,需要村民每个人捐助一点,你给个床铺,我给个被褥,以帮助新人度过难关,组成家庭。

相当于现在的一种众筹制度。

image

什么时候份子钱开始不受人待见了呢?清朝末年的时候,就已经不招人待见了。

因为这时候不送东西改送钱了。老舍先生的小说《正红旗下》就描述过家里为了凑份子钱发愁作难的情景。

为什么历史上,份子钱会曾受人待见?

因为那个阶段,份子钱实质上就是一场互帮互助的众筹活动,而且乡里往来频繁,居所固定,兄弟朋友间年龄相仿,结婚时间也差不多一样,份子钱一定有去有回。

现在为何不受人待见了呢?

因为份子钱在当代社会,几乎已经完全失去了它的本质作用,更多地倾向于攀比。

image

现在的份子钱,是一种不确定性极强的礼尚往来。

首先,普通同学、公司职工之间掏的份子钱,基本都是有去无回的。今年我给你掏了五百的份子钱,明年说不定对方就离职逃离了北上广,别说份子钱不知道去哪了,人你还能不能联系到,都悬。

其次,结婚基本上都集中在毕业后的两三年间。这时候昂贵的份子钱和低廉的工资水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于是,你咬着牙存下的打宫颈癌疫苗的钱,最终只能全交了份子钱。

诸多的理由加在一起,令份子钱变得不受人待见。

2

份子钱是对大龄单身人士的

双重打击

《奇葩说》曾有一个辩题:该不该取消份子钱?

马薇薇就赞同取消,她说:份子钱,就是对单身狗的打劫。

image

而我如今已经30+的胞姐也深有同感,她刚毕业一年,就有五六对小学/初中/大学同学结婚,光是结婚和孩子满月宴的份子钱就随了五六千,可是八年过去之后,她还没有男朋友。

而当年的那些同学,早已经天南海北,散落在天涯。更何况八年过去了,你还好意思问人家要当初的那点钱吗?

所以最终的结果是,那些结婚早的人,收了份子钱早早开始享受人生,而那些结婚晚甚至不婚的人,30+的年龄,事业与感情都一片荒芜。

双方的落差太大,逐渐令一些人不再乐意去参加对方的婚礼。

image

但诡异的是,有时候,婚礼可以不参加,但是份子钱,还要交。

朋友李佳,前两天收到了一个久不联系的初中同学的一则电子喜帖,一打开,三十多张结婚照扑面而来,新人脸上喜气洋洋,看上去也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李佳刚要去祝福,新娘却说:“佳,你不用来了,结婚地点太偏僻,你心意到了就好”。

什么是心意?也就是份子钱。

image

中国人习惯以份子钱的多少,去衡量两个人感情的深厚程度。

还记得有一位著名大V曾公开支持用份子钱的多寡来检验友情,她说:

份子钱的多寡,暴露了谁是真朋友,谁是塑胶姐妹花,而真正的友情,经得起份子钱的检验。

我却想说,份子钱仅仅只是我对你的祝福和心意,但如果你以此来检测我的友情,那我倒觉得,这样的友情不要也罢。

而且,只是一味的比较朋友出的份子钱的多寡,却丝毫不在乎她们目前的经济情况、健康情况、家庭负担、为人性格等,也很不妥当了。

曾有一个朋友跟我抱怨:我把谁谁谁当朋友,但我结婚的时候她只随了五百块,我们的友谊在她看来竟一文不值。

但只有我知道,她口中的那个谁谁谁,母亲生了一场大病正在住院治疗。但没办法,没人关心这些。

他们只看份子钱的多寡,这不更加令人寒心。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image

3

内陆地区攀比成风

广州的份子钱却是一股清流

随份子钱这事,不只是你头疼,我头疼,其实全国的人民都头疼。众所周知,中国是个人情社会,份子钱的收入和支出,就代表着你的人情往来。

你知道,中国人一年要送出去多少份子钱吗?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就曾对份子钱问题,开展了一项各省份之间的调查。

结果令人触目惊心:

image

其中针对中国各个省份份子钱的调查显示:

在2016年,重庆市家庭平均份子钱支出最高,高达10612元;宁夏回族自治区平均份子钱支出最少,仅为325元。而2016年中国恩格尔系数也仅为30.1%。

调查数据显示,在大部分中部省份,份子钱就要花掉一些人整整一个月的工资。

image

23岁的肖小姐毕业三年,在重庆工作,她国庆原准备回老家陪父母,谁知却接到了6张“红色罚款单”。八天要参加6场婚礼,份子钱就差不多4400元。

原本打算赚了钱就带父母出门旅游的她,只能放弃了这一想法。

image

与份子钱动辄上千块的内地相比,广州人的份子钱,真是一股清流。

在广州,份子钱随一两百是很正常的。

image

而且,时至今日,在广州的很多婚礼上,主人家收到份子钱后,会“摸一摸、折个角”或者放进口袋再拿出来,归还给客人。

image

广州的风气,始终是重人情淡礼金。与内地动辄上千的风气相比,实在是一股清流。

广州地区经济发达份子钱却很低价,内陆地区经济不发达份子钱却居高不下,略略有一丝对比和讽刺,也显示出内陆更复杂的人情来往的现实。

4

比起脱单、脱贫、脱发

份子钱才是压在90后心口的一块巨石

最近,反对巨额份子钱的声音越来越多,大多都是九零后,于是网络上出现了一种声音,说90后是最自私冷漠的一代人。

我倒觉得90后是最有自我的一代人,他们不再像过去的人一样终身生活在别人的樊笼里。

image

而且,90后反对的不是份子钱,只是反对巨额份子钱。

毕竟他们生活在一个工资不涨,房价、物价甚至份子钱,都在成倍增长的时代。

以前最多是结婚给个份子钱,现在有些人巧立名目,迁新居、考大学、过生日、百日宴等都要掏份子钱。以前最多几百块,现在动不动就要上千,90后实在承担不起。

而碰到一些把份子钱当成了敛财手段的,就更是伤不起了。

结婚这种重要的事情,请最亲近的人就可以了,可是有些人,不管感情深的,感情浅的,甚至只是工作上有往来的,都发喜帖,美其名曰:不认识来参加婚礼不就认识了,实际上打的是对方碍于情面,不去参加婚礼但也会给份子钱的策略。

这挺过分的。

最过分的是,掏份子钱,有些还规定最低金额。

比如下图中的女孩,要求最低金额是2000元,不然就不让舍友去参加她的婚礼:

image
image

或许这时,会有一些人会说,怕什么,反正你结婚的时候,份子钱还会拿回来的。

不不不不,这句话,在九零后这里真的不一定成立。

不婚族和超级晚婚族了解一下?

要知道,穷是年轻人的通病啊,而份子钱就相当于在年轻人的腿上又扎了一刀。

image
image

所以实在拿不出来上千块份子钱的人,我建议你们千万别为了什么所谓的友情,就去打肿脸充胖子。

没用的,没人会因为你给的份子钱多就和你掏心掏肺。

别让昂贵的份子钱,透支了你的生活。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该送份子钱送份子钱,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就踏上旅行的征途吧。

这个黄金周,祝你事事舒心。

来源:拾文化 微信号:shiyafengsh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结婚!打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