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热恋小鲜肉,两月后失去生育能力丨半虚构故事

鸣哥在外面玩了半个多月,前两天刚从长沙回北京,整个人胖了一圈。

回来后屁股都还没坐热,鸣哥就接到好几个电话,我还以为是接到了活儿,有些兴奋,毕竟有段时间没和鸣哥一起好好办案子了。

谁知道,鸣哥接完电话说是饭局,得去密云几天。

我觉得很奇怪,鸣哥啥时候变成了交际花,以前也没见他成天跟别人一起吃饭啊,不过这些话我也不好问,毕竟谁都有一些私人空间。

中午的时候,林冉给我打电话,我以为她又要让我请她吃饭,刚好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牛蛙馆,味道还不错。

我接通电话:“Hello,林大小姐,我家附近刚开了一家牛蛙馆,中午有没有空啊?”

“吃吃吃,就知道吃,我又不是猪。”

林冉一反常态,语气焦躁,我立马察觉到不对劲,就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林冉不耐烦地说:“你先别问了,打车来我们学校,来了之后再告诉你。”

我以为她出了什么事,火急火燎地下楼打了辆车直奔她们学校。路上我仔细一想,林冉已经本科毕业,也不在学校住了,既然让我去她们学校,那应该不是她自己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稍微安心了一点。

林冉学校在海淀区,打车过去半个多小时。还没下车就看到林冉站在校门口四处张望,不少男女学生都偷偷瞄她。

下车后,林冉也不说话,一把拉住我就往学校里面走,引得一群男学生纷纷侧目,吸收了一大波仇恨。我有点不好意思,赶紧问林冉:“林大小姐,到底啥事啊,你一点也不说,搞得我特心慌。”

“叫你来肯定是大事啊,帮忙找个人。”

“怎么又是失踪?这种事儿直接报警不就行了。”

林冉一番解释完,我才明白过来,这事儿的确有点棘手。

这个失踪的女生叫做罗朦,今年大四,来自一个西部小城,长相一般,家境一般,是那种扔进人堆里都找不到女生。

从她舍友口中得知,罗朦刚上大一的时候“土味十足”,后来学会了打扮,也学着身边的同学买名牌,买化妆品。不过她家境一般,一有空就去外面兼职打工,是个好胜心和自尊心都很强的女生。

image

大三结束,同学们要么回家过暑假,要么直接找单位实习。罗朦宿舍的几个人相约去外面玩,只留了罗朦一个人在学校。等她们暑假返校后,发现罗朦竟然大变样,比以前漂亮了很多。眼睛变大了,嘴巴更加丰满,鼻梁也变得高挺,颜值瞬间从四分提高到了六分。

毫无疑问,罗朦整了容。

罗朦倒也不避讳,毕竟现在整容的人太多了,直接给室友推荐上了自己整容的医院,说效果很好。

在室友们惊叹她的变化时,她又告诉室友两个让她们更吃惊的消息。

第一个消息,罗朦交了男朋友,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大帅哥。还拿出照片让室友看,果然长得跟明星似的,穿衣打扮都很时尚。罗朦告诉室友,她男朋友是搞金融投资的,俩人在网上认识,已经交往了两个月。

第二个消息,罗朦找到一份工作,在一家直播公司当女主播。她一脸憧憬地告诉室友,如果干得好,一个月能挣好几万。

image

说实话,罗朦的室友听到这两个消息时,除了吃惊,更多的是怀疑。虽然罗朦变漂亮了不少,可跟她男朋友站一块还是不太搭,而且罗朦是在整容前跟男友认识的。

主播这行也不好干,有很多骗子公司,那些心怀网红梦的女生最容易上当受骗。

面对室友的质疑和担心,罗朦充耳不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还说等她发了工资,请全寝室的姐妹吃大餐。

大四学生自主实习的时候依旧可以住在宿舍,罗朦刚开始也住在宿舍,只不过每天都回来得很晚,有时候会到凌晨一两点。

不过没几天,罗朦晚上就不回来住了,室友以为她图方便,在外面租了房子。

当直播公司的人来她们宿舍找罗朦的时候,她们才知道罗朦失踪了。直播公司的人告诉罗朦的室友,罗朦已经好几天没有去上班,打电话也不接。罗朦的室友这才发现,她们也联系不到罗朦。

导员知道这件事后,立刻决定报警。

说来也奇怪,立案之后,警察还没开始找,罗朦竟然自己回来了。

同学和老师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她闭口不言。室友们看她脸色不好,精神很差,轮流照看了她两天,没想到过了几天她又失踪了。

这么来回折腾,即使是朝夕相处的室友们也很受不了,便任由她去了,毕竟大家都有实习工作,不可能把全部精力放在她身上。

她们给罗朦发微信,罗朦还回复说自己没事,让她们不要担心。

过了大概一周,罗朦突然发了两条朋友圈,特别消极的那种,甚至流露出一些轻生的情绪,这把她的室友们都吓坏了。可是之前报过一次警,再去报警也不现实,毕竟罗朦是成年人,况且现在这种情况也不算失踪。

罗朦跟林冉是在学生会认识的,林冉是文艺部部长,罗朦是她的部员。罗朦一直很崇拜林冉,俩人关系不错,经常会发微信聊天。不过自从暑假之后,罗朦就再没跟林冉联系过,林冉以为她实习比较忙,也没太放心上。

直到看到罗朦发朋友圈有轻生情绪,又联系不上她,才意识到她可能出了事,于是联系到罗朦的室友,想找到罗朦。

林冉的性子就是这样,表面上高冷,实际比谁都热心肠。就这样,我也被林冉给拉了过来。

★★★

我和林冉走到一栋女生宿舍的楼前,林冉打了个电话,没两分钟下来一个长发女孩,女孩叫了林冉一声“冉姐”。

女孩名叫唐欣茹,林冉帮我们互相介绍完之后,便让女孩把这件事详细地讲述了一遍。

基本上跟林冉给我讲的差不多,不过唐欣茹补充了一条很重要的信息:罗朦第一次失踪回来之后,曾经接到过一个电话,好像是催罗朦还款。不过她室友也没有多问。

听完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分析出三个重要的点:

第一,罗朦的帅男友出现得很突兀,俩人相识的过程值得查证。还有罗朦出事的时候他在哪里,有没有跟罗朦在一起?

第二,罗朦就职的直播公司到底正不正规,她为什么旷工,是不是在直播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三,罗朦被催账是怎么回事,欠了谁的钱,会不会是校园贷?

茫茫人海,找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特别是当她刻意躲着你的时候,更是难上加难。我认为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找到罗朦的男朋友,可是罗朦的室友们都没有罗朦男朋友的联系方式。罗朦只在宿舍群里发过一张男友的照片,仅凭一张照片来找人几乎不可能。

不过唐欣茹知道罗朦去的直播公司和整容医院,也算是个线索,我们不至于像无头苍蝇。我和林冉决定先去直播公司调查,看看罗朦在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

唐欣茹把罗朦男友的照片和直播公司的名字发给了我,我先在网上搜了搜这家公司,没找到什么有用信息,随后我和林冉分别下载了几个求职类的APP。

最后是林冉先找到了这家公司的招聘信息,条件很诱人,薪资一万起步,要求也不高,形象气质ok就行,说白了就是只要长得好看,他们就要。

image

林冉扭头问我:“现在怎么办,我们直接去找这家公司吗?”

我想了想说:“我们直接这样过去,肯定会被赶出来,得想个办法深入敌人内部才行。”

这家公司也在招聘男主播,我还想着自己要不要试着去应聘,看能不能混进去。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林冉忽然一拍胸脯:“交给我就行了,之前我逛街的时候,碰到过不少星探和传媒公司的人,都说我有当明星的潜质。”

本来我不想让林冉去,毕竟里面的水很深,万一发生点意外,后果难以预料。林冉看我犹豫,笑着说:“放心啦,出不了什么事,你跟着我就行,万一有什么事情我就给你打电话,说不定还能给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哦。”

我没心思跟林冉开玩笑,不过再三思虑,林冉去的确比我更合适,毕竟她是女生,更容易打探到关于罗朦的线索。我跟林冉说,一定要随时保持联络,如果有什么意外发生,即使查不到线索,也要及时抽身。

林冉一脸不耐烦:“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林冉回去便做好一份简单的简历投给了这家直播公司,不出意料,当天下午公司就向林冉发出了面试邀请,时间约定在第二天早上十点半。

这家直播公司位于朝阳区双井的一栋写字楼里,第二天早上我和林冉一起吃了个早餐,到达面试地点,我在楼下等她。

林冉特意打扮了一番,踩着一双将近十公分的黑面红底高跟鞋,穿着齐膝短裙,红唇配墨镜,简直就是男女通吃。

image

这栋楼里可能有不少类似的直播公司,我在楼下看到一直有漂亮的女生进进出出。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林冉才从楼上下来。

我赶紧过去问她:“怎么样?”

林冉不以为然地说:“当然是搞定了,本来面试早就结束了,那个HR是个四十多岁的油腻中年男,一个劲地给我画饼,说我一定能红,年入百万不是梦什么的。”

我说:“要是一般的小女生,估计早就被忽悠得恨不得立马上班了。那他让你什么时候上班?”

林冉说:“明天就上班,好像要培训两天。”

晚上我请林冉去我家附近吃牛蛙,林冉举起酒杯,提了一口气,豪气万丈地说:“干了这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我没跟她碰杯,白了她一眼:“别乌鸦嘴了。”

本来林冉说自己一个人去上班,我还是觉得不太放心,心里总隐隐有些不安。

★★★

第二天早上还是陪着她一起去了,一个人待在车里也挺无聊的,我搜了搜罗朦整容的那家医院,位于海淀区,北五环,我记下了地址,等林冉这边调查一结束,就去这家整形医院查一查。

培训的内容,就是如何与粉丝互动,直播注意事项等等。

连着培训了两天,第三天正式上班。林冉告诉我,这两天培训接触的都是跟她一样刚进公司的女孩子,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虽然林冉是第一次直播,但一点不怯场,在镜头下表现得很自然。之前她跟我说过,她大学的时候参加过话剧社,这种表演对她来说毫无压力。不过有一些素质低下的观众,会说一些比较下流的话,让人略微恼火。

看了一会儿林冉直播,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最后被玻璃敲击声吵醒,定眼一看,原来是林冉。我赶紧打开车门,见她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忙问她怎么了?

林冉坐进车里说:“这家公司就是个淫窝!”

“你被欺负了?”

“下播之后,我本来想跟其他主播聊聊,问问罗朦的事情。然后那个主管就叫我和几个女孩一起去他办公室,说今天有几个大公司的老总,让我去陪酒。我不愿意,他还硬拉我去,我一急就给了他一个耳光,然后就出来了。剩下的几个女孩好像没有拒绝,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正规公司。”

林冉一摊手,无奈地说:“现在饭碗丢了,也没查到太多线索。”

我说只要人没事就行,而且你刚才说主管想让你去陪酒,我估计不是个别现象。这事极有可能也发生在罗朦身上,如果罗朦像你一样,因为不愿意陪酒跟领导发生冲突,不再继续上班。这样的话,就能解释她的行为了。

林冉说:“就算这样说得通,那还是没搞清楚她为什么突然失踪,电话催款的事也没法解释啊?”

我说:“先别急,直播公司肯定是不能继续查下去了,不过没关系,我们还可以去整容医院那边看看。罗朦整的地方不少,应该得不少钱,她一个家境一般的学生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去整容,极有可能是贷款去整的。”

image

现在各种贷款广告满天飞,连没有经济能力的学生都能贷,有整容贷也就不足为奇了。人的欲望是无止尽的,可惜银行卡里的余额跟不上欲望增长的速度。特别是大学生群体,身体已经成年,心理还没成年,没有自制力,很容易陷入了超额消费的漩涡,无力偿还之后,还得父母擦屁股。

★★★

第二天早上十点钟,我和林冉驱车来到位于北五环的那家整容医院。

外观看着还挺气派,一栋几层楼的白色大楼矗立在路边,时不时有年轻的小姑娘进进出出。

医院大厅整洁明亮,俩年轻的前台姑娘看到我们,热情地问我们有什么需要?

我说想咨询整形,前台姑娘让我们先去自动挂号机上挂号,然后去二楼大厅等一会儿。

医院里人不多,挂上号之后,等了半个小时就轮到了我们,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医生叫我们跟她过去。

跟着女医生走进一间咨询室,女医生取下口罩,笑着说:“你好,请问你们谁想咨询整形?”

林冉举手说她咨询,然后指着我:“这是我男朋友,陪我来的。”

女医生看到林冉后露出一丝疑惑,估计是没见过长这么漂亮还来整容的。接下来,林冉告诉女医生,说她想咨询下颌骨整形,把下巴削一削。

女医生说话特和蔼,说他们医院每年要做上万例整形手术,绝对没问题,让我们放心,还拿出一本整形案例让我们看。

聊了几分钟,我看这位医生一直在宣传自己的医院整形技术有多牛逼,我打断她:“医生,你直接给我们一个报价吧,我们都是学生,如果费用太高了也承担不起。”

来之前,我和林冉就已经商量好,我俩的身份就是穷学生。林冉不愧是混过话剧社的,连我没注意的细节她都想到了,把衣服全换成了优衣库基本款。不过她底子在这儿,几十块的衣服也愣是穿出了大牌的感觉。

女医生突然变得一脸严肃,“哎,小伙子,这在脸上动刀可不是小事,关系到你女朋友以后的幸福,谁不想变美,对吧?在这上面可不能想着省钱,我这里有价目表,你可以看看。”说完,女医生从抽屉里抽出一个白色封面的本子,翻了几页,递给我们。

我拿过来一看,我靠,直接倒吸一口凉气,光下颌骨的整形就分七八个价位,从一万到十几万。

image

“我建议你们要做就做最好的,主刀医师都是有十几年丰富经验的专家,正好我们现在打折,学生我们会有优惠,能打七折.......”女医生在我耳边喋喋不休。

“医生,我们都是学生,就算打七折,我们也没这么多钱啊。”我装作很为难的样子。

“打折下来也就八万块钱,实在不行分个期,慢慢还嘛,我们医院就能给你办。以后对找工作也有用,现在就是看脸的社会。”

这女医生绝对是个金牌推销员,如果小姑娘一个人来,肯定会被她这三寸不烂之舌忽悠得头脑发热。不过我注意到她刚才说可以分期贷款,本能地觉得这里面有猫腻,就问她分期贷款是怎么个流程,因为学生没有什么偿还能力,能从正规平台借到的钱很少。

女医生说一楼有一间没贴牌办公室,里面是做分期业务的,我们可以去咨询。

我和林冉下楼后,果然在一楼的角落找到一个没贴牌的办公室,敲门进去后,看到一男一女两个穿着正装的小年轻坐在里面。

这俩人跟女医生一样热情,得知我们的来意后,给我们介绍起了分期整容贷款,有一年期,两年期,三年期,利息惊人,年利息达到了百分之二十。

这简直就是高利贷!

男青年说在他们这里办分期贷款的学生很多,又不是校园贷,压力不会太大。说完又问我们是哪所学校的?

林冉报出自己的学校名字,男青年拍了拍桌子:“嘿,你们学校不少人都在我这办了分期贷款,整形很成功,效果很好。”

林冉表示很惊讶,问男青年:“真的吗?那我能不能看看你的登记名单?”

男青年刚开始说不行,这是客户隐私。我说我们都是学生,怕被骗,如果真的有很多我们学校的学生在你这里贷款,那我们也安心啊。

磨了半天嘴皮子,估计是我俩戏演得足,终于说动了男青年,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名单,翻开给我们看,还真有好几个林冉学校的学生,罗朦的名字也在其中。

罗朦果然是贷款整容了,催款电话应该就是整容贷这边打来的。

可以推测,罗朦整完容之后去直播公司应聘了主播,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她突然从直播公司离开,然后失踪,产生了轻生念头,这极有可能跟她的男友有关。

虽然我们得到了这些信息,不过依旧找不到她,她那位帅男友还是最关键的线索,可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

男青年看我们迟迟没有表态,忍不住问我们要不要办理贷款,我说我们再商量一下,说完就拉着林冉出来了。

★★★

从医院出来,我跟林冉说:“虽然现在知道罗朦是在这边贷款整容的,不过罗朦的男朋友是关键。”

林冉问我:“那现在该怎么办啊,得赶紧找到人,不然罗朦真的有可能出事。”

我暂时也想不到什么好的主意,说再去一趟学校吧,问问罗朦的室友。

这时我有些尿急,就让林冉先去车里面等我,然后转身去医院里找卫生间。

等我从医院里出来,竟然远远地看到林冉站在路边跟一个高个子黄头发男生聊天,还有说有笑的,显然,林冉被人搭讪了。

image

我有点不爽,准备走过去,这时手机振动,我拿出来一看,是林冉发过来的。

林冉:你先别过来,这人好像是罗朦的男朋友,你去旁边再确认一下。

罗朦的男朋友,这么巧?怪不得林冉跟他有说有笑,原来是在稳住他。

我装作路人,走到林冉旁边,扭头看了一下,果真是罗朦的男友,长得有点像林志颖,说话的时候嘴角有两个小酒窝,标准的暖男相,是很多女孩子喜欢的类型。

我走过去之后,站在路边偷偷观察,很快,林冉拿出手机像是和男生互换了什么信息。等男生走远之后,我走到林冉跟前,问她:“怎么这么巧,他跟你说了什么?”

林冉举了举手机:“这小子就是个色胚,我刚出医院,他就过来跟我搭讪,油嘴滑舌的,说自己是搞金融的,来这边办点事情。我估计罗朦就是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那我们跟着他?说不定能找到罗朦。”

林冉说你是不是傻了,成天跟踪跟踪的,跟狗仔一样。我都拿到他微信了,到时候他肯定会约我见面,我挑个地方,咱们堵住他,再问个清楚。

被林冉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冷静。

我心里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们踏破铁鞋都找不到他,却在医院门口遇到了他,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这些事情都想不清楚,不过既然已经掌握了罗朦男友的线索,只要能顺着他找到罗朦,一切都可以解决。

当天晚上回家后,林冉就给我发微信,说罗朦男朋友撩她,想约她出去玩,她同意了,约在后天下午见面。地点是林冉选的,就在管庄附近的一家KTV。说完,林冉还给我发了他们的聊天记录。

男生的微信名叫小川,头像用的本人照片,很骚气。

第二天早上,我和林冉又去了一趟学校,把这事告诉了唐欣茹,我们一起制定了计划,准备明天一起去KTV。唐欣茹说她还会叫一个男同学一起去,毕竟人多力量大。

★★★

养精蓄锐一晚,下午两点半,我和林冉开车来到约好的KTV,把车停在停车场,林冉一个人先进去,我在外面等唐欣茹,还有她的男同学。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唐欣茹打车过来,带来一位叫沈楠的男同学,长得比我高半个头,估计得有一百八十斤。

没过多久,林冉就给我发来包间房号,让我现在进去。

我们上到五楼,一出电梯,站在门口的两个女迎宾特热情,问我们有没有定包间,我告诉她508号包厢,然后一位小哥过来领着我们过去。

还没进去,就听到门里传来一首抖音红曲《小可爱与小领带》。

推门进去,黄毛男拿着麦克风深情脉脉地唱着歌,他发现我们后,瞬间就愣在了原地,问林冉认不认识我们?

林冉扭头俏皮地说:“不认识,你们是谁,找我吗?”

我故意怒气冲冲地说:“还装,他是谁,趁我不在你竟然跟其他男人混在一起?”

黄毛男有点不知所措,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装作很有男子气概的样子,仗着个子比我高,想把我推出去,没想到我还没动手,身后的沈楠就一个箭步窜过来,扭住黄发男生的胳膊,把他摔在了地上。

林冉跟我站到一起,我们一起低头戏谑地笑着看黄毛男,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我们是一伙的。

“你们想干嘛,我要报警!”

KTV的隔音效果自然是不差,他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会发现。

image

唐欣茹打开手机翻出罗朦的照片,给黄毛男看,“认不认识她?”

黄毛男一口咬定不认识,看来是想赖到底。我从桌子上拿了两瓶啤酒,让沈楠捏着他的嘴,把酒瓶塞进他的嘴里给他灌了下去,一瓶没灌完,白色的啤酒沫就从黄毛男的嘴和鼻孔里喷了出来,他赶紧求饶。

我说:“说吧,我们知道你是罗朦男朋友,估计你就是跟她玩玩吧,现在她失踪了,还想自杀。你应该知道她现在在哪吧,别跟我在这兜圈子,利索点能少受点罪。”

黄毛男低头咳了半天,犹豫着问我:“我说了,你们就放我走吗?”

我说你想什么好事呢?找到罗朦才能放你走,然后把你俩的事给解决了。

黄毛男说行,他现在就给罗朦打电话,先联系到她。

随后我放开他,看着他给罗朦拨出电话。过了很久电话才接通,黄毛男问罗朦在哪里,然后一直认错,说自己还喜欢她,想去见她。

最后终于说通了罗朦,同时得到了罗朦的地址,就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宾馆里。

我让林冉和唐欣茹过去,把罗朦接过来,我和沈楠继续在KTV看着黄毛男,今天必须要把事情都搞清楚。

临走时,林冉还去前台又续了费。

包间里就我们三人,我堵在门口,沈楠坐在黄毛男旁边死死地抓着他的衣服。

★★★

从下午三点一直等到将近六点,林冉她们终于回来,同时也把罗朦给带了过来。

这次终于一睹了罗朦真容,模样跟照片差不多,不过精神非常差,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异常消瘦,眼圈都是黑的。

她一进门看到黄毛男就开始哭,黄毛男低着头不敢直视罗朦的目光,林冉拉了拉我,示意我跟她出去。

站在门外,林冉告诉我:“跟我们调查的差不多,罗朦暑假的时候在网上认识了那个黄发男生,俩人好了不到一个月,这男的就怂恿她去整容。”

听到这里,我有不少疑问,打断她:“等等,这男的为什么怂恿她整容,难道他跟整形医院有关系?”

“没错,这男的和整容贷款有关系,故意吊一些小姑娘,然后骗她们去整容,最后再把她们给甩掉,以此牟利,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豁然开朗,不过还有个问题,即使黄毛男甩了罗朦,她也不至于寻死觅活吧?

林冉说:“哎,你还记得罗朦第一次失踪吧,那时候她被追债,怕被同学和老师知道,就出去躲了几天,同时也在找还债的方法。后来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找到了一家黑机构卖卵。卖卵机构看她长得还不错,又是大学生,同意给她三万块钱,来买她的卵。本来罗朦很犹豫,不过卖卵黑机构每天都发一些成功案例,声称自己是正规机构,医疗条件没有问题。并告诉罗朦,卖卵不光可以让她得到一大笔钱,还能给那些无法生育的家庭希望,也算是做好事。”

“那她最后把卵卖了?”

image

“对,问题主要出卖卵上面,罗朦第二次失踪就是去取卵了。排完卵之后,罗朦拿到一笔钱去还了贷款,可没过两天便肚子剧痛,去医院检查,发现她患上了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正常只有核桃大小的卵巢,已经肿到了猪心那么大。虽然医院已经全力治疗,但是还是没能保住她的卵巢,罗朦她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了。“

我特别气愤:“哪有什么正规的卖卵机构,挣的都是黑心钱!罗朦太傻了,黑机构就是看准了她们女大学生没什么钱,虚荣心又强,特别是有的人借了校园贷,走投无路,最终进了他们的圈套。”

一般情况下,女生一个月只能排一颗卵,一辈子也就四百颗左右。正规的生殖中心一次取卵绝对不会超过十五颗,但这些黑心取卵中介,会给女孩注射大剂量的排卵药物,一次性取卵二三十颗,甚至四五十颗,简直是丧心病狂。

虽然取卵发生意外的概率并不高,只有百分之一二,可如果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变成了百分之百,许多女生就是心存侥幸,把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

我心里五味杂陈,做母亲是每一个女性的权利,失去生育能力对女性的打击太过于猛烈,罗朦正是因为这个才想不开的。

虽然是卵子交易黑机构导致罗朦无法生育,不过罪魁祸首还是黄毛男,在我眼里,这简直比我之前碰到过的PUA导师还可恶!

最后我们报了警,必须严惩黄毛男和卵子交易黑机构。

警方很快就查处了这家卵子交易黑机构。这家黑机构位于一家民营小医院里面,医疗设备简陋,自行取卵的医生甚至都没有行医资格证,难以想象数以百计的女孩子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被取出了卵子。

还有一部分人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这事对罗朦的打击太大,导致出现了一些心理问题,不得不休学回家休养。

这件事结束之后,我和林冉都很难过,结果实在是太让人痛心。我俩其实挺难理解这些女大学生的,归根结底是欲望使然吧,现代社会诱惑太多,一旦被欲望支配,想脱身就不那么容易了。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仅用于补充说明,与内容无关。

来源:故事研究室 微信号:gushiyanjiush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女大学生热恋小鲜肉,两月后失去生育能力丨半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