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沧海却这么轻易便换了云雨

@邓艾艾艾:

p1:《三峡好人》里的赵涛;
p2:《江湖儿女》里的赵涛;
p3:《三峡好人》里的奉节;
p4:《江湖儿女》里的奉节。

十几年过去了,涛儿的容颜没变,发型没变,手表没变,黄衬衫没变,双色包没变,甚至连蓝盖矿泉水瓶都没变。

但奉节却变了。《三峡好人》拍摄时用到许多的素材,是奉节老城留下的最后的真实影像(还有巫山)。随着三峡工程的蓄水,高峡出平湖,三峡楼台终随日月淹没。

奉节古称夔州,第五套人民币10元背面的图案,即为三峡夔门。这道风景,你在钱上看是这般,贾樟柯十几年前看是这般,杜甫几千年前看也是这般,但如今却永久地宽平夷阔了。

三峡的确是失落之地,杜甫在夔州只呆了一年多,留下了400多首诗,占其一生作品的三分之一,多为艰难苦恨之叹。这些诗里,有号称古今七律第一的《登高》,有几乎包括所有伤感情绪的《秋兴》八首,还有遥寄屈原、王昭君、刘备等三峡故人的《咏怀古迹》……

今天我们来读这些诗,凭借人类某些共通的情感规律,也许可以共情杜甫的哀愁,却再也无法得见杜甫的看到,他所描写过夔州景象,峡江风光,就像奉节一样,大部分已沉入水底,五首《咏怀古迹》,古迹皆失迹,唯余刘备托孤的白帝城因在山顶而得以留存,而白帝山也因水位上升成了江中岛,“两岸猿声啼不住”,“空谷传响,哀转久绝”,已是绝响。

常道物是人非,旧物比故人坚固,山河尤其可靠,但在今日的中国,贾樟柯坚持用他老婆当主角二十年,巫山沧海却这么轻易便换了云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巫山沧海却这么轻易便换了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