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留守儿童到网红厨师,美食作家王刚——小镇青年的逆袭

image

在四川省自贡市富顺县的小巷中见面时,皮肤黝黑的王刚露出一丝腼腆的笑容,这座常住人口不到80万的小县城是他的故乡。走进一条被停放车辆占据了大半的老街,踏着有些破损的水泥路走进老小区,衣着朴实的青年和这里没有丝毫违和感。

如果没有看过他的视频,很难想象这就是近来在网络上爆红的美食作家王刚。他所经营的美食视频头条号已经拥有500多万粉丝,近百部作品累计播放量超过1亿次。

今年开始,打着“美食作家王刚”名号的农副产品、小食品在淘宝上开卖,短短数月,月销售量最高已超过5万件,他聚集了近30位有理想有冲劲的年轻人。

当过留守儿童,初中辍学,当过快递小哥,在厨房做墩子打杂,甚至没有正儿八经地培训过厨艺,王刚如何完成人生逆袭?问及原因,他似乎没有太多窍门,只是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简单、真实。”

image

小镇青年

“肉片必须用里脊肉,配上‘刀口辣椒’才正宗好吃,蒜蓉需要放在刀口辣椒之上,否则蒜蓉会过生,‘刀口辣椒’会变糊,‘泼油’的油温必须达到7成熟才能激发辣椒和蒜蓉的香味……”这是王刚今年8月在网上分享的四川名菜“水煮肉片”的制作秘籍,也是近期王刚最火的视频之一,发布短短数天,便被粉丝们奉为圭臬,收获了209万播放量、7297条回复以及17000多条转发。

image
image

视频中,王刚变身“美食作家”,说话语速很快,一口“川普”被他流利地运用起来。

“哈喽大家好我是王刚!” 没有断句的椒盐开场白反而成了他的特色。粉丝们调侃,大家永远不知道在这句开场白以后,他会从菜板上抓起一个什么样的食材。

和王刚面对面时,他并不像视频中的侃侃而谈,反而有点腼腆。当了一年多“美食作家”,他已经习惯“网红”身份,但谈及自己,王刚却更愿意大家记得他是一个厨师,因为他的厨师生涯来之不易。

“我父母都是厨子。”王刚说,自己出生在距离富顺县城30公里的兜山镇,父母很早就去广东珠海打工,为了生计曾承包一家制衣厂的饭堂,父亲掌勺、母亲打下手,每天要做150个人的口粮。而王刚和哥哥则被留在了老家,由外公抚养。

王刚的外公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军人思维让他对两个孩子十分严厉。但在小镇长大的王刚从小就极其叛逆,田坎里摸鱼、上树掏鸟蛋,偷摘果农树上的水果……几乎所有的调皮捣蛋,都有他的身影,只要闯了祸,就免不了挨一顿胖揍。9岁那年,年迈的外公实在拿兄弟俩没办法,才让舅舅将他们送到珠海,回到父母身边。

然而,王刚的叛逆却并没有收敛。刚上完初二,成绩原本在全班前几名的王刚突然决定辍学。“父母的要求太高,我不喜欢。”王刚说,父母对两兄弟的学习要求近乎苛刻,一心想要他们考上名牌大学,这让他感到压力巨大。“多年后,我哥考上了普通二本,但父母却觉得学校不好,让他复读了一年。第二年他又考上了普通本科,但父母却觉得二本读了没啥用,即使接到录取通知书,他也没有去报到。”

父母最初坚决不同意王刚的“出格”决定。但他的倔脾气上来,死活不去学校,即使被送到学校也想尽办法逃学,最后父母拗不过他,只好默许。辍学在家,王刚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打算。

王刚说,父亲曾是老家的杀猪匠,因为菜做得好吃,到珠海打工时,厨艺成了他的一技之长。而自己也曾“小试牛刀”,炒两个小菜像模像样,于是,学厨成了14岁王刚心中的理想工作。

“爸,我要学厨!你教我行不?”

“学厨有什么出息,自己都养不活,绝对不行!”

那一年,王刚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向父亲提出了学厨的请求,父亲头也没回就断然拒绝。王刚心里委屈,但却再也没向父亲提过。

“你不教我,我可以自己学。”

image
image

偷师学徒

案板上,一柄刀背很厚的不锈钢菜刀飞快地抬起、落下,按在茄子上的手指距离刀口不足1毫米,却总能轻巧地避开下刀。一整条茄子,在刀光掠过后,似乎并没有变形,仔细一看。每一刀已将茄子切开成密集的片状,但每一片却又藕断丝连,轻轻一拉好似一根紫色的弹簧。

茄子是王刚一大早到菜市场买的,做的是他最拿手的菜式之一——盘龙茄子。王刚说,这道菜不难,考验的就是用刀的基本功。怎样练好刀工?王刚的窍门是当了5年多的‘墩子’。”

2006年,王刚辍学在家待了半年。偶然的机会,他陪着一位同乡亲戚找工作,一家餐馆正好缺人手,于是将两人一并收下,王刚成了餐馆的一名杂工。

“洗碗、招呼客人、点菜、洗菜、收碗、送外卖,杂工就是什么都要做。”王刚说,在餐厅当杂工一个月只有450块钱,而且非常辛苦。但做菜的厨师每个月却有1500元,是自己的三倍还要多。

“很羡慕,”王刚坦言,“最开始想做厨师的愿望很原始,就是挣钱”。于是,他下意识地看师傅做菜,遇到喜欢的东西自己也学着做一做。因为手脚麻利,做事勤快,店里的师傅将一些“零活”放心地交给了他,例如切菜、炒工作餐中的小菜逐渐变成了王刚的专属活路。

image

2007年,王刚辞职,开始在其他餐馆应聘切菜墩子。正好一家酒楼需要人手,而这一次经历,才让他真正开始进入厨艺的大门。

王刚说,这家酒楼的老板做了很多年的厨师长,最后自己出资开了酒楼,是个理论派。“他一看就知道菜的哪一步没做好,懂得非常多!”王刚虽然只负责切菜,但勤快好学的习惯,让老板对他另眼相看,不会的东西,老板都手把手地教他,炒菜、切菜的基本功,烹饪的基本常识,几乎都是在这里学到的。

但遗憾的是,最终老板没有收他为徒,王刚也未正式拜师,离开酒楼后便失去了联络。“我记得老板的名字叫许志发。”王刚怏怏地说。

这一次学艺,让王刚的信心大增。2008年,18岁的他离开了酒楼,准备在其他馆子“大干一场”。王刚说:“再也不甘心切菜打杂了,觉得自己已经有大厨的水平。”

然而,现实很快扇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在很多酒楼、大排档“试菜”之后,餐厅老板都拒绝了他当大厨的要求。这样的经历一直持续了三个月,断了收入的王刚几乎身无分文。

“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2008年5月4日。”王刚说,那一天他再次求职失败,晚上,因为舍不得住店的钱,18岁的他提着行李在珠海一处公路旁边的草坪里坐了一晚上。其实,父母的家就在不远的地方,但一想到自己这样窝囊地回家,一定会被父亲奚落,他便下定决心绝不低头。

“或许我真的离大厨还很远,重头再来,我要继续学习。”四处碰壁的经历让王刚改变了想法,他开始盯着那些有特色,生意火爆的餐馆,不论是当服务员还是切菜打杂,他都欣然接受,但他的目标没变,要做一个真正的大厨,这一切只是积累的过程。

王刚说,19-25岁期间,他在超过50家餐厅打工。每到一处,他都抓紧一切机会学菜。他会首先和厨师搞好关系,请他们喝啤酒、帮他洗衣服,甚至洗臭袜子。看到小伙子懂事、勤快,很多老师傅都会传授一招半式。当然,也不是所有师傅都吃这一套,王刚说,粤菜师傅是最难搞定的,他们调鲜味的配料很多都是自己秘制的,除非正式拜师学艺2年以上,否则绝不会传授。

image

“最长的地方,我待了半年;最短的只有5天,工资都没拿。”王刚回忆,待得最久的地方是珠海一家卖水煮鱼的酒楼,这家店的水煮鱼十分有特色,老板从2008年的一家小门面,做到现在连锁店遍地开花,身家5000万以上。

这家店的水煮鱼秘密在底料当中,每一天最关键的配料过程,都是老板亲自完成,从不假手于人。王刚当时在店里负责切菜配菜,也许是老板并不知道他会做菜,到店后不久,就让他留下来打下手。于是,王刚抓住一切机会记住每一种原料。老板经常会去采购配料,王刚就偷偷地跟在他后面,待老板离开后,再去向店家询问老板购买的香料种类。

“差不多半年后,老板突然叫我过去,亲自教我调配佐料。”王刚说,那一刻他意识到自己露馅了,但老板却没有把话说破,而是详细地告诉了他佐料的调配方法。“实际上一道菜成功与否,关键在一些细节上,如果他不教我,可能永远也无法领会。”

这样的“偷师”经历直到2014年才结束,那一年,王刚的厨艺已可以独当一面,在广州一个酒楼担任厨师长管理后厨。这时,他遇到了自己最重要的人——妻子姚树芬。

姚树芬是到酒店学做烧烤的学徒,由于年龄相仿、且都喜欢下厨,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当年就举行了婚礼,随后姚树芬怀孕,于是王刚带着妻子回到了自贡富顺,当起了全职老公,照顾妻子生产。

“孩子出生后,到处都需要钱。我们夫妻都赋闲在家,经济上捉襟见肘。”无奈,王刚在富顺当地一家餐馆找了一份主厨的工作。一边上班,一边照顾老婆孩子,起早贪黑,十分忙碌。

妻子姚树芬不太善于表达,但说起丈夫,她总是满脸的幸福。她说,他是不是网红,挣不挣钱都不重要,一个男人愿意这样对老婆和孩子,就是好男人。

image

网红厨师

自贡市富顺县富义街的一个小门面前,王刚拉开嘎吱作响的卷帘门,一个大灶台竖直占据了门面的“半壁江山”,锅碗瓢盆、菜板油料一应俱全,却没有摆放桌椅供人就餐。这里,便是王刚的工作室。

王刚麻利地架好炉灶,妻子姚树芬则在一旁支起了三脚架,将一台索尼微单放上了云台。作为王刚“助理”,这曾是姚树芬的专职“活路”。今年王刚已是西瓜视频的签约作者,还成立了自己的“刚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从野路子变身“正规军”,这些活儿也由公司的员工接手。但王刚说,自己更怀念媳妇在身边拍摄的日子,更放松、更愉悦。

image

2016年,王刚带着老婆孩子再次回到珠海,在一家酒楼担任主厨。2017年三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网络上看到了“喊菜哥”的视频。

“当时是中午休息,酒楼的很多员工都一起在看这个视频。”王刚说,作为“内行”他觉得喊菜哥的视频虽然形式很新颖,食材看起来也很诱人,但做菜过程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噱头,于是便随意夸下海口:“如果让我来做菜,会比他好十倍。”

无独有偶,这句话刚好被路过的酒楼老板听到了,于是老板让他马上做一道菜,还要放上网络。赶鸭子上架的王刚只好做了一道“盘龙茄子”,然后用图文的方式上传到今日头条,谁知道竟真获得了20万的推荐和1万多的阅读量,回复区还有800多条互动。

“这让我一下来了兴趣。”王刚说,他又陆续拍了几道菜放上网络,但不知为何却没了第一次的热度。王刚想,也许是自己的老款手机质量太差导致效果跟不上。于是,他借了一款智能手机,用“一镜到底”(一个镜头拍完)的方式拍了一段视频放上网络,谁知一下就成了爆款,获得了300多万的推荐,30多万次的播放,有2000多人进行了互动。这一次的成功,彻底激发了王刚的兴趣,他花费了8000多元买了摄像机,准备大干一场。

“我提醒他,玩一玩就好,要合理地花钱。”王刚的举动让妻子姚树芬有一些不满,但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姚树芬没有忍心打断。

但王刚却不是仅仅想玩玩而已,连续两个多月,他都坚持自己拍摄、剪辑、配音、加字幕,每个视频的播放量,都稳定在30-40万左右。

“当时我想,是不是自己出镜效果会更好呢?”2017年6月,王刚开始自己当模特,正式推出了“美食作家王刚”的头条号ID。出镜后的第一期“拔丝土豆”,他获得了100万次的播放量。

巨大的成就感让王刚将拍摄视频当作自己的第二份工作。每天午休时间和晚上下班之后,他都会请同事帮自己拍摄,晚上11点回到家他再自己进行剪辑,甚至第二天早上7点钟,他又起床剪辑视频。每天休息的时间,只有4-5个小时而已。

“辛苦是有收获的。”王刚说,视频平台的流量费是1万的播放量10块钱,当他的粉丝数量达到60万的时候,他从视频网站得到的流量费便已经超过了做厨师长的收入。一个全新的领域出现在他面前。

image

2017年10月,他离开珠海再次回到富顺开起了这家工作室,他负责出镜,妻子负责拍摄。

几个月后,他在西瓜视频、B站、微博等平台的粉丝总数,爆发式地增长超过了1000万,并成为西瓜视频的签约作者,收入翻了几倍。

“我也是来偷师的。”今年24岁的巫从军是王刚招聘的第一批员工之一,巫从军说,自己是富顺本地人,原本是王刚的粉丝,经常在网上跟他学做菜。3月份,碰巧看到了他在网络上发布的招聘,于是前来应聘成了这里的员工,负责视频拍摄和后期处理。

网络上这么多美食主播,为什么王刚人气这么好?巫从军一直在仔细地观察,他认为,王刚的视频风格很写实,直接进入主题,每一个镜头都是干货,看过视频的确是能自己做出同样的菜式,自己作为拍摄者,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他的口音真是太萌了。”在王刚的粉丝群中,我们找到了他的铁粉邹小姐,说起刚哥,她一副迷妹语调,邹小姐在一年多时间里几乎看完了王刚的所有视频,过了很久还对他解释的“宽油”用法,以及爆炒小龙虾的诀窍如数家珍。

她认为,王刚之所以能从这么多美食视频作者中脱颖而出,是因为厨艺爱好者能从视频中找到很多硬烹饪知识点,满满的干货。另一个原因,就是大家都觉得“刚哥”的椒盐口音特别萌,用来说菜感觉莫名地可爱。

正当王刚为高额的“流量费”欣喜时,一个小意外又让他打开了另一扇窗。去年底,有粉丝在平台投诉,说他销售的食品有质量问题。

“我还没卖过食品,怎么会有问题呢?”经过了解,他发现淘宝网上竟然有人冒用他的名义开了一家网店,销售香辣红油、香肠、腊肉等食品,店铺用的正是他本人的头像,据说不到两个月就卖了十几万的产品。

王刚找到卖家,警告对方停止侵权,卖家倒也识趣,很快撤掉了淘宝店。“既然李鬼都能做得走,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做呢?”于是,王刚的淘宝店也很快开业。

image

“我们卖的东西和‘李鬼’不同,绝对是经得住检验。”王刚的哥哥王国春如今已是他的合伙人,帮他管理电商销售的细节。就在几天前,因为发货量太大,两兄弟特意租了一间500多平米的厂房,作为农副产品处理、加工场所。

王国春执意带我们参观了距离工作室几公里远的“厂房”。他说,店里卖出去的花椒、辣椒,都经过人工筛选,质量没得说。此前,这些事几乎都是他们兄弟自己亲自动手,后来发货量暴涨,他们不得不雇佣了30多个员工,一部分帮王刚拍摄和处理视频,另一部分就负责花椒、干海椒、辣椒酱等农产品的处理和销售。短短几个月时间,淘宝店的营业额从几千件涨至每个月2-3万件,最多的时候甚至超过了5万件。

image

“刚哥,我明天就准备离开了。”下午,同为西瓜视频作者的“美食强”前来向王刚道别,几天前,他专程从安徽到富顺来交流学习,王刚还特意带他去品尝了富顺当地的特色“富顺豆花”。王刚说,“美食强”已经是这两天第二波前来“串门”的视频作者,自从“火”起来之后,前来交流的、谈合作的主播和企业就络绎不绝,就在当天,一位从成都赶来的主播才刚刚离开。

“如果可能,我更愿意纯粹地做一个厨师。”王刚说,自媒体网红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归属,他依然记得当初学厨的点滴,当自己在网络上积累到第一桶金后,他依然会选择做一个厨师。

“在深圳开一家酒楼,那里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也是粉丝最多的地方!”王刚坚定地说。

image

来源:重庆晚报慢新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从留守儿童到网红厨师,美食作家王刚——小镇青年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