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那一年,刚刚出道的吴京尚一脸稚嫩,青涩的笑容和倔强的眼神背后透着不肯服输的少年意气。作为内地最有潜质的打星,他的标签至多是李连杰师弟、武侠剧新秀。

谁会想到这个鲜衣怒马的青葱少年,日后会成为导演、编剧和大银幕上一脸沧桑、拿枪玩命的中年男人,会创造《战狼 2》的奇迹,刷新国产电影票房记录,一身数不尽的荣耀震惊影坛。

image

那一年,演艺圈并没有范爷这号人物。《还珠格格》红遍大江南北,四小花旦才是内地最炙手可热的一线女星。范冰冰刚刚为林心如的紫薇格格做过丫鬟,又马不停蹄为俞飞鸿的惊鸿仙子做丫鬟。

谁会想到这个眉清目秀、不温不火的小丫头,日后会摇身一变成为贵妃甚至女皇,会成就杨玉环的国色天香、武则天的一身霸气,会创造一个凭借个人努力步步走向成功的娱乐圈传奇。

image

那一年,林志玲才 25 岁,名不见经传,尚在模特界打拼,宝岛台湾第一美女的桂冠还属于风情万种、妩媚动人的萧蔷。

谁会想到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不过寥寥数年,浪花在淘尽英雄时,也以近乎严苛的方式淘洗着美人。红颜弹指老,昔日荣光闪闪的老牌美女很快就被双商俱高的新生代美女取代。

还没有回过味道来,女神就从巅峰跌落,被世界遗忘。这个圈子更新换代的速度,如同它的冷漠残酷,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你不经意间就调转风向。

image

那一年,贾静雯活泼生动,俏丽可人,一脸胶原蛋白粉粉嫩嫩,大眼睛里透着逼人的灵气,眉宇间是不输男儿的英气。她的辫子姑娘孙小红仿佛从古龙原著中走出,简直比她的赵敏还要经典。

谁会想到她后来竟所托非人,被家暴、与前夫对簿公堂、争夺女儿抚养权的狗血新闻层出不穷,而后通过姐弟恋重获新生,成为时常出现在励志情感鸡汤文里的女主。

image

那一年,小李飞刀,例不虚发,是流传在武林中的神话。

焦恩俊版小李探花横空出世,玉树临风,洒脱不羁,忧郁深情。这个宛如古龙书中走出的人物,一时之间令广大剧迷惊为天人,江湖地位、经典程度堪比黄日华版郭靖、古天乐版杨过、陈浩民版段誉、孟飞版胡一刀。

若非后来一念之差晚节不保,被古龙挚友西门大妈毁掉名声,理应是上个世纪末最美的江湖传说。

那一年,是 1999 年,上个世纪最后一年。因为《小李飞刀》,台湾古装武侠剧创造了属于它的最后巅峰,深刻在剧迷心中最后的灿烂辉煌。

19 年岁月,足以历经世事变幻:昔日初初萌生的幼苗,早已成长为参天大树;昔日嗷嗷待哺的婴儿,早已出落为翩翩少年;昔日台前幕后的班底,早已该拿奖拿奖,该封神封神,功成名就,笑傲江湖;而这部难忘的经典,却仍然历久弥新,每当回想起它,那些生动的人物、难忘的画面,依旧栩栩如生、历历在目。

image

电视剧《小李飞刀》改编自古龙口碑最好、文笔最惊艳的代表作品《多情剑客无情剑》。

少不经事时,只喜读金庸,爱到极致,觉得古龙骗稿费的写法根本不入流,修辞手法至多是小学优秀作文水准。

年长一点后,觉得金庸是直男,情感观符合政治正确,古龙是直男癌,简直深恶痛绝。

现在再读《多情剑客无情剑》,才终于明白,出身书香世家的金庸骨子里仍是文人气质,是传统士大夫沿袭到当代的典范,而沉迷酒色、醉生梦死的古龙,才是真正的侠客,是百年难遇的天才。

台湾武侠剧无论改编自金庸作品,抑或是古龙作品,都存在一些先天不足,几乎部部难逃窠臼,比如:重言情而轻武侠,叙事格局不大,在舞枪弄棒、刀光剑影之余总不忘加重儿女情长戏份,过分突出爱恨情仇,最后难免沦为古装偶像剧或古装言情剧。

image

《小李飞刀》同样没有逃脱这个问题的困扰。

焦恩俊、萧蔷都有演琼瑶剧的经验,言情戏自然不在话下。但古龙笔下的江湖儿女和琼瑶笔下的才子佳人不尽相同,前者至情至性、潇洒之至,后者磨磨唧唧、缠缠绵绵。即使同是哭戏,玉女流出的眼泪柔弱宛如断线珠帘、潺潺小溪,侠女流出的眼泪气势则如江河奔涌、暴雨倾盆。

而且更重要的问题是,古龙小说不擅叙事,主要侧重对氛围的渲染,对意境的营造,书中角色通常带有传奇色彩,刻画人物也少有白描,而多写意。因此在改编电视剧时,会出现大量情节改动问题,《绝代双骄》如是,《武林外史》如是,《萧十一郎》如是,《小李飞刀》亦如是。

image

但令很多人感到惊奇的是,《小李飞刀》即使改编得面目全非,除人物姓名与原著一致外,故事情节几乎全部推翻,李寻欢绝非原著中的李寻欢,阿飞也不是原著中的阿飞,但远远望去,观众可以一眼认出这两个辨识度极高的人物,而且心服口服。

即使他们活跃在另一个故事中,生活在另一个时空里,同与原著无关的另一些人,做着原著外的另一些事,他们还是观众心中的李寻欢和阿飞。

image

尤其焦恩俊饰演的李寻欢得到普遍一致的交口称赞,甚至同郑少秋版楚留香一样堪称经典。

为何故事早已不再是那个故事,李寻欢却依旧是如假包换的李寻欢?

这主要归结于焦恩俊的个人气质高度契合角色,深得小李探花神韵,这对人物塑造何其重要。

此外,除了“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的李寻欢,本剧还有一个令人惊喜的角色。不是让李寻欢一生牵挂的林诗音,不是武林第一美人林仙儿,不是惊鸿仙子杨艳,而是一脸呆萌却使得一柄无情快剑的阿飞。

image

阿飞是沈浪和白飞飞的后人,复杂的身世、凄凉的童年经历使他绝无可能成长为可爱明快的阳光少年。

而在彼时青涩稚气的吴京身上虽已隐隐看出铁血硬汉的影子,但 18 年前吴京初涉江湖的少年感和懵懂气质,自然而纯粹,使得即使他把古龙笔下如野兽般敏捷锐利、冷酷无情,孤独的时候会去数梅花的寂寞少年,演成如向日葵般纯真无邪、憨头憨脑,总是笑得毫无城府、没心没肺的阳光男孩,也令人不忍责怪。

image

这部电视剧奇就奇在明明剧中人物和原著一点不像,观众还是觉得他们就是角色的不二人选。

明明改编到面目全非,却未失古龙神韵,因而得到一致认可,使得《小李飞刀》成为台湾武侠剧中不具备可复制性的异数。

有个比喻或许并不合适,金庸像陈家洛,古龙如李寻欢。

同是大家风范,金庸乃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符合儒家价值体系的全部规范;古龙则终日纵情声色,沉迷酒池肉林,骨子里却有一种永恒的高贵忧伤和刻骨深情。

有趣的是,同样系出名门,同是绝顶人才,同把心爱的女人献给兄弟,陈家洛顶着渣男名头几十年,至今未得机会翻身,李寻欢虽一手葬送自己和林诗音的幸福,却能够得到更多人理解同情。

image

也许,李寻欢的魅力正是古龙的魅力。

电视剧《小李飞刀》之所以令人深爱、难忘,可能恰恰因为它虽改动古龙的故事,却始终保留古龙的气质。

纵使未得其形,却得其精髓,这极为难得,亦是深深打动观众的地方。

来源:稻麦青花(daomaiqinghu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一年,小李飞刀,例不虚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