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恐惧的不是平凡,而是贫穷

image

@老消道息:

说到平凡,今天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和一姐刚好也聊到了这个话题。更有趣的是,曾经我们都没有梦想成为多厉害的人物,而是一致认为放羊是一个理想的工作,不需要过多的烦恼,每日照看好自己的羊群,那种快乐渺小却实在。

不是开玩笑,我本人还真正实践过;我记得小时候,我堂哥家有十几只羊,有时候他放羊的时候会带上我,我帮他看着羊群,他先用他独创的方法早早挖好几个小坑,再偷偷的从附近的田里摘来土豆红薯,一股脑全扔进小坑里,再放上火,悠哉哉的等着开吃。堂哥技术好,选的土豆、红薯品质好,他又能把握住火候,烤出来软糯可口。哪个季节吃哪种农作物,哪块地里的庄稼先成熟,堂哥一清二楚。

有时候运气更好点,偶尔逮到一只野鸡,他用随身携带的小刀三两下卸下大腿,在附近的荒滩(小时候老家还有大片的荒滩,是羊群和孩子的领地)架起一堆火,连毛都不拔,绑在粗树枝上就烤起来了;老实说,堂哥烤红薯土豆的技术一流,烤鸡腿的技术实在不敢恭维,有时候羊群跑远了,他去赶羊群,我看着火,等他返回时,只剩下一堆黑焦的废物了,要不就是拔掉毛后,肉色还是鲜红的,但两人吃的不亦乐乎。堂哥有时候还会在青蛙身上裹上湿泥巴,烤熟了吃。时常也会因为贪吃忘记了看羊群,直到羊群踩坏了庄稼被邻居告状,或者在邻居家地里偷农作物被抓了现行,他一次次挨揍,一次次再犯·······但我童年最大的快乐就是陪堂哥放羊,最遗憾的是我家没有羊可以让我一直放。

上初一时,我叛逆,厌学,整日跟父母对着干,父母无奈的问我到底要干什么?我说我要去放羊,我至今感谢我父母的开明,他们知道我一根筋,不是自己回头永远不可能妥协,就答应了我的要求,帮我办了休学,让我去远在内蒙的大姑家放羊。唯一的要求是:1、不许偷懒,把自己当一名真正的羊倌对待;2、如果真的喜欢放羊,凭借自己的本事去自己买羊。

于是我到了大姑家,赶着七八只羊,每天早出晚归,觉得虽然没有小时候堂哥带着我放羊时好玩,但相比整日枯燥的学习而言实在是有趣,就这样过了半年,有一天,我自己打通了家里的电话,说我想回学校上学。因为我意识到跟着别人放羊的时候,你只是把它当作一种游戏在看待,而当我独自赶着一群羊,需要真正把它当作一项工作要去认真常年累月去执行时,我只能看到它的枯燥和辛劳,而且,我想要有自己的羊群先要有钱,只有重新回去学习,才能挣到钱。这件事倒让我逆袭成了爱上学的好孩子。

就像流传很广的那个故事一样:有个记者去贫困山区采访,看到一个孩子在放羊,问他放羊干什么,他说:放羊娶老婆,记者又问他:娶老婆干嘛,他继续回答:娶老婆生孩子,孩子再接着放羊。大家听完这个故事时,即同情这个小孩又觉得可悲,当然这是基于没知识没文化上的狭隘性而言。

但我倒是觉得放羊没什么可同情的,一辈子只生活在自己的羊群中也没有什么可悲的,并不是走遍世界各地,能各个领域高谈阔论,才算是活得有意义。如果能幸福自在的放一辈子羊,未尝不是一种快乐。但这种快乐只是虚无的幻想罢了,就像那个放羊的孩子,他的孩子不可能再成为一个羊倌一样。因为在我国,没钱他甚至都不可能结婚,即使同样找了一个农村姑娘结了婚,有了孩子,有无数个地方需要钱来支撑生活,他发现放羊根本难以养家糊口时,人求生的本欲会促使他寻求其他的谋生之路,当他的孩子大一点的时候,他也会以自己为鉴:逼着他努力学习,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

这就跟在我国,很多职业容易被人歧视一个道理,其实人们歧视的不是某个职业,而是这个职业的贫穷。同一个工作环境,普通的农民工会被歧视,因为他们的身份意味着他们辛劳、贫穷,但现在你说你是包工头,人们非但不歧视,还会客气的一口一个“老板”称呼;同样是环卫工人,看着他们大热天就着冷水啃馒头时会感叹一句:“生活真不容易。”如果你知道某个拿着扫把,满脸污垢的老头/老太太身价千万,因为热爱而从事这份工作时,大多数人会崇拜的说句:“这人真了不起”吧。

大多数大明星、商人、高官往往对自己的子女要求不会更多,只求他们过普通平凡的生活,因为他们足够成功,有足够的能力保证自己的子女过丰裕的生活,在这时候,平凡的生活倒是显得那么可爱。反之,大多数及其普通的平凡人,被生活蹂躏成一团没脾气的废纸,自我挣扎着也不可能变的光滑平整,只能拼命的耗尽所有力气“投资”自己的孩子,试图让他们成为不平凡的人,足以轻松应付平凡生活中的种种磨难。

如果有一天,认真的做着自己的小工作,能住个自己的房子,娶上老婆,孩子顺利上学受教育,病有所治,老有所养······勤恳的工作就能保证平凡的生活的话,我相信,很多人更愿意做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而我,就想做个真正的羊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们恐惧的不是平凡,而是贫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