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邪恶至极的时候,都有一群坚守良知的人,微弱地发出光明

image

@-公元1874-:

关于南京大屠杀,有一段故事和大家分享。

几年前,我在一家电影公司,负责剧本。那时候刚弄完一个反腐剧,投入了很多热情,结果审核过不了。我正颓废着,公司说那你去弄一个必过的——抗日剧。
我一听这三个字头就大了。我说还是算了,手撕鬼子我真的搞不来。公司说我们请了一个日本人做顾问,你可以和他先聊聊。他普通话很好。

我心想就吃顿饭,去就去吧。一见面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用日本人特有的鞠躬和笑容对我打招呼,但一开口却是纯正的东北口音。你想象一下那个画面,一个特别有礼貌,礼貌到让人不好意思的东北汉子,哈哈。好诡异的画面。

我问她为什么中文这么好。她说因为她妈妈是辽宁人。然后送我一本书。日文的,我看不懂,不过里面有很多图片,一看我就明白了,讲南京大屠杀的。

他说这本书是他爷爷写的。我说你爷爷是当年的日本兵吗?他说是。不过不是来中国打中国人的,而是帮助中国打日本人。

原来上世纪三十年代末,他的爷爷是日本大学生,毕业后征兵和同学来到中国,发现日本兵烧杀抢掠,意识到这是不正义的战争,于是决定帮助中国打日本。
他和一群日本同学潜入了国占区,被国民政府当成日本间谍抓了起来,费了好大劲才弄清楚他们的本意。

但是国民党根本不敢拿枪给他们,只让他们做后勤,或者和日本战俘沟通。他的爷爷是土木工程系毕业,因此还帮助国民政府修被日军轰炸之后的建筑。

重庆大轰炸开始之后,他熟悉日军的轰炸方式,并且提供给重庆政府建议,如何修建房屋能够尽量避免轰炸造成的损害。国民政府采纳了他的建议,他帮助重庆轰炸灾后重建多年。

1945年,日军投降之后,他本以为可以回国,结果又开始国共内战。他被调往前线,发现国民党军阀的派系斗争延续到前线,感觉到国民党的腐败,决定投共。

然后悲剧又来了,共产党也不敢相信他。。。于是又调往后方,到各解放区做宣传用。还演话剧,演日本兵。场场都被骂。

演了一年多,形势快明朗了,共产党定都北京。要搞开国大典,但当时天安门一片荒芜。国内土木工程人才极少,他申请参加了天安门修葺的工程队,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帮助共产党完成开国大典。

终于修好了,他觉得第一次自己的专业知识用在了历史性的一刻,特别自豪,想一睹开国大典。但十一前夕,上级希望他不要出现在天安门。把他送走了。

他表示理解,但成了一辈子的遗憾——没有亲眼看见自己做的这件伟大的事儿。

后来战后,他定居东北,然后寻找自己当时一起来中国的日本同学,发现二十多人几乎全部战死。大多数死在前线,被日本同胞杀害。

他爷爷的后半生在做两件事:1.整理二十多人的经历。每一个都很震撼。2.写各种各样的文章和书,揭露南京大屠杀。

他跟我聊了好久,我很佩服他们。在异国他乡帮助被侵略的人,在被怀疑猜忌的情况下,打自己的同胞。要承受两个国家赋予的压力。

但他们真的值得被大家记得。在任何邪恶至极的时候,都有一群坚守良知的人,微弱地发出光明,照亮大家前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任何邪恶至极的时候,都有一群坚守良知的人,微弱地发出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