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寡头垄断公司研究

image

@饭统戴老板:

研究过不少行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实:很多行业最终只剩两家公司在相互竞争,吃掉80%以上市场份额,老三的规模通常跟老大老二不在一个量级,比如波音和空客、可口和百事、Visa和Master、格力和美的、海康和大华、龙盛跟闰土等,这种现象其实有一个专业的英文单词来形容:Duopoly(双寡头垄断).

达到Duopoly状态的行业,一般都经历过无数轮血洗。即使前两名已经甩开剩余对手一大截了,别人这辈子没机会追上了,这两家公司也不会岁月静好地闲着,而是会相互攻伐几次,比如某家上台个新领导,想趁另一家不备把人给灭掉。经过几次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恶性竞争后,两家才会发现谁也吃不掉谁,慢慢变老实,联手赚全行业的钱。

但这期间的每次恶性竞争,都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恐怖啊,尤其对于防守的那家来说:对方高管频放狠话,前线销售挫折连连,新老客户纷纷离去,公司上下人心惶惶,不少核心员工在私下里投简历。我曾经研究过某个Duopoly的化工细分行业,拜访过其中一家的老板,问他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这个浙江人琢磨半天,先说了一句要点:

“你得亲自做出表率,让底层员工感受到,公司和领导跟他们是一条船上的。”

这话听起来简单,做起来不易,老板又接着说了些细节:

“你得频繁出来讲话啊,大家都不是钢铁炼成的,肯定都有迷茫、困惑、恐惧、低落的时候,作为公司老大,你得时刻站在他们面前,告诉他们我们一定能挺过去,即使你自己心里没底,也得表现出铜墙铁壁的样子,悲观会传染,所以你得传递乐观。”

“你得轻点儿薅羊毛啊,员工和经销商都要养家,这时候就别跟他们争利了。那些鸡毛蒜皮的小利,比如补贴啊、考勤啊、报销啊、奖金啊,蛋糕做大的时候,你扣这扣那,员工也就忍了,危难关头就别琢磨了,否则新老旧账涌向心头,就TM离心离德了。”

“你得管住七姑八姨啊,公司那些采购、后勤、财务、行政、人事这些部门,多数都是我的亲信,平时揩点儿油就算了,但这种关头,要用雷霆手段管住他们的手,别出幺蛾子。跟对手公司竞争能不能赢,靠的是冲锋陷阵的前线员工,不能让他们寒心啊。”

“你得把钱花刀刃上啊,那些在会所酒楼的年金,出国考察的经费,慈善晚宴的捐款,能不花就不花了。钱要用在刀刃上,给销售的孩子补贴补贴学费,给研发的家人安排几次体检,给车间的工头买份大病保险,共度时艰的态度要有,大家都看在眼里呢。”

一番话,颇有道理。这位老板最后扛了过去,对方那位豪言要用价格战干掉他的少帅,后来也偃旗息鼓了,两家的市占率一个是47%,一个是40%,老三连5%都不到。他们经常联手涨价,把全行业的钱都赚走了。老板办公室里,摆着他跟少帅的合影,两人搂着对方,那叫一个亲热。

两家龙头公司的恶性竞争,结局其实也不止一种。圆满的结局,是加多宝跟王老吉打,和其正没了;不圆满的结局,是国美跟苏宁打,京东崛起了。那些输了的公司,除了败给历史进程外,大多数都输在了内部问题上。季氏将伐颛臾,谁有萧墙之忧,谁就被动难受。

做投资真好,你看这些门门道道,平时书本上就学不来,企业经营和管理的学问,真是大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双寡头垄断公司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