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票补、降低服务费,新规会如何改变猫眼淘票票们?

对于猫眼、淘票票这样的在线电影售票平台来说,他们似乎要过一段苦日子了。

9 月 12 日晚间,多家媒体援引业内人士的说法称,电影局将会对这些电商平台加强监管和限制。四条规定分别为,不得对电商平台售票进行补贴;未获得放映许可证的电影不得预售;在线售票服务费不得超过 2 元;以及电商平台需要逐渐实时与影院进行账款结算。

其中后两条将会对电商平台造成较大的资金压力。目前,不少在线售票平台的服务费用分为两个部分,包括付给影院所使用的电子售票系统(也就是在柜台上买票时,售票员操作的系统)的费用,以及付给猫眼和淘票票这样的电商平台的费用,也就是下图中的服务费和手续费两个部分。

image

这张电影票总计收取的服务费用为 7 元,而现在电影局的规定只能收取 2 元,其中电商平台和售票系统各得 1 元。以不久前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的猫眼为例,2018 年上半年,其在线娱乐票务服务收入为 11.48 亿元,占到总收入的 60% 以上。服务费的大幅下降,可能会使电商平台的这一部分收入和利润将大幅下降。

此外,由于电影局要求电商平台最终与影院进行实时结算,电商平台的现金流也会因此大幅吃紧。这些变化对于正在谋求上市的猫眼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而即便是背靠阿里巴巴的淘票票也不会因此幸免于难。

如果说这些仅仅是对电商平台造成财务上的压力的话,那么不允许线上票补以及不允许预售,则会让电商平台之于整个行业的话语权下降。

此前电商平台能够积极参与到电影的发行当中,预售和票补是关键因素。一个经典案例是,2014 年国庆档《心花路放》上映前,猫眼通过经过票补和预售,组织了一轮点映的预售,形成口碑效应。随后,口碑扩散,再加上票补和预售,保证了电影的首周排片率。最终,《心花路放》获得超过 10 亿元票房。

简而言之,票补通过低价吸引观众,预售则可以提前探知有多少观众对电影感兴趣。这些都是影院经理在决定今天要放映什么电影时,最直接参考的因素。而一旦预售和票补被取消,那么电商平台能够在发行环节发挥的作用也就会随之下降。

随之而来的也就是整个电影行业在宣传和发行环节的重新洗牌。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传统的地面发行,也就是发行公司在当地派驻团队,直接与影院经理面对面沟通的模式,将会卷土重来。但过去的经验证明,预售和票补的形式能够相对准确地反映一部电影在市场上的热度,而更依赖于经验的地面发行能否更加高效仍然是一个疑问。

影院则被认为是能够从新规中获益。以往电商平台能够决定是否将票补分配给某一家影院,因此能够对影院拥有更强的话语权。而在线上票补取消以后,不少影院经理都相信自己能够拥有定价权,也能够趁此机会发展自己的会员体系。然而,中国影院放映仍然相对分散。49 条院线,接近 10000 家影院。在售票平台被大幅削弱之后,影院之间的竞争也可能陷入一种无序的状态的当中。

事实上,整个电影行业会发生怎样的变化目前仍不明朗。在行政命令一朝改变了整个行业格局之后,要弄明白之后会发生什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停止票补、降低服务费,新规会如何改变猫眼淘票票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