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还欠 19 亿

image

作者:蔡骏

孔已死创业记

阴间的酒店的格局,是和阳间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亦能喝孟婆汤。

还没超生投胎的鬼,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天地银行新发的几百万美元,买一碗酒——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碗要涨到几个亿的美元,或者几万的阴间电子币——在家就能叫上“死了么”、“霉断”等等外卖 APP,热热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一个亿,便可以叫上一碟盐煮笋,或者茴香豆,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几个亿,那就能买一样荤菜,但这些顾客,多是“贫多多”的用户,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爱妈死”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你从十二岁起,便在阴间的减烹酒店里当伙计,掌柜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爱妈死”主顾,就去送外卖。外面的“贫多多”主顾,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矛台酒或五粮夜从坛子里舀出,看过壶子底里有水没有,又亲看将壶子放在热水里,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羼水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掌柜又说你干不了这事。幸亏你在阳间的家人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温酒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你从此便整天的飘在柜台里,专管你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掌柜是一副凶脸孔,主顾也没有好声气,教鬼活泼不得;只有孔已死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已死是站着喝酒而穿“爱妈死”的唯一的鬼。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爱妈死”,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后来你戴上眼镜细看,这“爱妈死”原来是“受吗死”。他对鬼说话,总是满口“市盈率”、“区块链”,教鬼半懂不懂的。

这一夜,恰逢中元佳节,农历七月半。

孔已死一到店,所有喝酒的鬼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已死,你骷髅头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从手机中支出九个电子币。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币了!”孔已死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币,吊着打。”孔已死便涨红了脸,骷髅头上的纹理条条绽出,争辩道,“窃币不能算偷……窃币!……币圈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去中心化”、什么“挖矿”之类,引得众鬼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中元节,阴间的每个尚未投胎的鬼魂,均收到大包小包的礼物,有 IPHONE 手机、有特斯拉电动车、有魔都新天地的房产证、有纽约长岛某某的别墅、有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股票,甚至艾薇女优若干,最多的还是美元、欧元以及比特币,俱以亿以兆计,遑论黄金、石油与钻石……

以上,皆为阳间的亲人大火焚烧发快递而来,物流公司名为“烟尘快件”。

孔已死生前孑然一身,死后已无亲人,非但片纸未烧,还被地方平了坟破了棺,当作无主孤坟处理,开发了房地产,广厦千万间,正在摇号限售呢。故而,孔已死落得个孤孤单单,一身的“爱妈死”也无鬼问津。他又不会营生,弄到将要讨饭了。

孔已死悲从中来,喝过半碗酒,涨白的骨色渐渐复了原,旁鬼便又问道,“孔己死,你当真发过财吗?”

孔已死看着问他的鬼,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鬼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个 IPO 都捞不到呢?”孔已死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骷髅上笼上了一层灰色。

孔已死强打精神说,“八天前,七月初七,牛郎从银河上病殃殃地回来,阳间却是过了场大节日,街头熙熙攘攘,商家盆满钵满,影院人头攒动,酒店客房亦是爆满,又不知造出多少人命?多少鬼魂野鬼得了投胎的机会……七月初七,如今非但成了阳间的狂欢节,更是成了阴间的狂欢节,每个鬼魂都盛装打扮,只等着七夕这天投胎转世去了。”

旁鬼道,“哎呀,我等还在这里喝酒,又不知等到猴年马月呢。”

孔已死摇头晃脑道,“阳间的商家发明了一种节日,名为‘白色情人节’,即在西洋人的情人节之后一个月,阳历 3 月 14 日再过一次节,以便回礼。我等阴间的商家,不如发明一个‘黑色七夕节’,美其名曰,中国的情人节也要再过一次,只盼着情人回礼。而这‘黑色七夕节’自然非七月十五的中元节莫属了。”

在这时候,众鬼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一年后,孔已死创立的“已死商城”在阴间的“纳死达克”证券交易机构上市,市值高达一万兆天地银行发行的美元。

每年的七月半中元节,正式成为阴间的七月半购物节,鬼家们不但向阳间的亲人托梦购物,还亲力亲为地使用“已死商城”购买从彩妆到男装,从家电到图书的各款商品。

这时候,你想要再见到孔已死便不那么容易了。有一回,你去阴间互联网大会送外卖,远远地望见了前呼后拥中的孔已死。你奋力推开一个个鬼保安,直冲到孔已死的面前。孔已死竟还认得你,便问你,“你读过书么?”

你略略点一点头。

孔已死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茴香豆的茴字,怎样写的?”

你想,阴间的福布死首富,如此平易近鬼地跟你说话,你便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孔已死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掌柜的时候,写账要用。”

你暗想你和掌柜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掌柜也从不将茴香豆上账;你便激动的回答,“不是草头底下一个来回的回字么?”

孔已死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骨敲着你的骷髅,点头说,“对呀对呀!……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

但这时,又一群鬼保安将你拖走。孔已死刚用指骨蘸了酒,想在劳死莱死的玻璃上写字,见你被拖走,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又隔一年,孔已死的“已死商城”发展互联网金融“P4P”,年化高达 300%。一时间,鬼民们奔走相告,全部积蓄投入“P4P”。非但如此,鬼魂还频频托梦给阳间亲人,让他们日日焚烧冥钞、锡箔、纸黄金等等贵重物品,以便在阴间购买“P4P”,以至“洛阳间纸贵”。

而这时,你只能在阴间的“云端”才能看到忽隐忽现的孔已死,身边少不了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等等美女鬼相伴,而他的座上宾还有乔布斯、洛克菲勒、里根总统等等。

云端上的孔已死,跟你隔着十万八千里。孔已死被云端上的孩子们围住,还给他们茴香豆吃,一鬼一颗。孩子吃完豆,阴魂不散,眼睛都望着碟子。孔已死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豆,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魂飞魄散了。

原来这是“已死商城”跟“P4P”在阴间云端投放的广告呢。

孔已死是这样的使鬼快活,若是没有他,阴间的生活怎地会如此便利呢?

第三年,阴间平底惊雷,“P4P”炸了,鬼民们才发觉,自己半生积蓄,加上阳间亲人们烧来的亿万家财,一夜间,灰飞烟灭。

至于孔已死,当然是阴间蒸发了。

多年以后,你还是个孤魂野鬼。据说阳间出生的婴儿已越发稀少,当年 70 后、80 后各自诞生两亿多,90 后少了几千万,00 后又少了几千万,10 后开放二胎,投胎机会想来增加了。无奈 40 后、50 后开始步入鬼门关,当年婴儿潮一代汹涌入住阴间。新鬼摩肩擦踵,老鬼还在排队,投胎名额杯水车薪。这是个僧多粥少,鬼多人少的年代,谁都来跟你抢夺转世投胎的机会,每每为了一张投胎的门票,还要抢得打破了头嘞。

君不见,黄泉路上,每日高峰堵车;忘川水畔,夜夜鬼潮汹涌;奈何桥头,挤得豆腐渣工程断了几回,许仙与白娘子阴阳两隔;孟婆家门口,全是前来送礼行贿求个好处的中产鬼阶级,只为求一碗孟婆汤,走个后门,弯道超车。

殊不知,还有一家鬼公司,发明了应用区块链技术的物流服务,帮你直接投胎到美国白人姑娘的子宫内,生出来便有 US 的护照,保证读上常春藤名校——自然收费不菲,只有阳间大富大贵的人家,必须烧掉一栋价值千万的房子,方才付得起美国投胎的费用。

当然,这是轮不到鬼民的你的。

有一天,大约是中元节前的两三天,掌柜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孔已死长久没有来了。我投了他的 P4P,还欠十九亿呢!”

你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鬼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骨了。”掌柜说,“哦!”“他总仍旧是输。

你惊讶,“孔已死回来了吗?”

喝酒的鬼说,“嗯,回是回来了,可是宣布破产了,咱们投给他的钱啊,全都完蛋了。”

你问道,“孔已死如今在干嘛?”

“这一回,他是自己发昏,竟偷到丁总家里去了。丁家的东西,偷得的么?”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先写服辩,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骨。”

“后来呢?”

“后来打折了腿骨了。”

“打折了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许是魂飞魄散,再无投胎的机会了。”

掌柜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元之后,过了孔已死发明的“黑色情人节”,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你整天的靠着鬼火,也须穿上纸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你正合了眼窝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温一碗酒。”

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鬼。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孔已死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他的骷髅头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纸袄,盘着两根腿骨,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锁骨上挂住;见了你,又说道,“温一碗酒。”

掌柜也伸出骷髅头去,一面说,“孔已死么?你还欠十九亿呢!”

孔已死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酒要好。”

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已死,你又偷了东西了!”

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

“取笑?要是不偷,怎么会打断腿?”

孔已死低声说道,“跌断,跌,跌……”好像是在说股价呢。

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掌柜,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鬼,便和掌柜都笑了。你温了酒,端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破纸袋里摸出四百万冥币,放在你的骨头里,见他满手指骨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指骨走来的。不一会,他喝完酒,便又在旁鬼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指骨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已死。到了年关,掌柜取下粉板说,“孔已死还欠十九亿呢!”到第二年七夕,又说“孔已死还欠十九亿呢!”到中元节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你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已死的确死了。

二零一八年中元节。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孔乙己还欠 19 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