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没有创始人

撰文 | 郭朝飞

浴血六年,赴港上市。

9月3日晚,港交所披露猫眼娱乐递交的上市招股书,美林美银和摩根士丹利为联席保荐人,华兴资本是独家财务顾问,最快年底上市。

乍听起来,这本该是一个励志的创富故事。接下来的戏码是,创始人敲钟、泛着泪花的双眼,以及暴涨的身家。

但是,这些情节不会出现在猫眼身上,其发展轨迹和公司结构迥异于一般公司。

猫眼,孵化于美团内部,独立后委身光线,在资本的力主下与微影合并。在BAT这场在线票务争夺战中,猫眼左右逢源。经过几番股权结构变化,渐成气候。

但是,没有人能够说清它的创始人究竟是谁。

带领猫眼上市的是公司CEO郑志昊,他不是创始人,目前持股2%,只能说是大管家。控股股东是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其直接、间接持股48.8%,猫眼却不是他一手抚养而成。可以说,猫眼一半基因来自美团,另一半属于腾讯。目前,腾讯和美团分别持股16.27%和8.56%,分列第三和第四大股东。微影时代代表其团队和股东共持股20.62%,是第二大股东。

“这是一个奇怪的公司结构,谁有话语权?是团队,虽然持股比例很小。除了光线,腾讯也很有话语权。”微影时代的股东告诉蓝洞商业(ID:value_creation) 。

从脱胎到上市,猫眼就像一个巨头催生的怪蛋,经历了一场奇幻漂流。

美团基因

2012年的美团,一面在团购市场“狂开站、狂上单、狂拜访”;一面转战O2O,将电影业务独立。

那时,猫眼还叫美团电影,业务也只有影讯。之后增加在线售票,第一个月只卖了90张,第二个月增长也不多。

但是王兴有自己的节奏,他提出每天前进30公里。同年年初,王兴在公司年会上讲了南极探险的故事。他说,最终赢的不是跑得走的最快的,而是科学计算出每天需要供给量和体力消耗的队伍。

王兴曾回忆,那段时间非常艰难,电影票团购比在线买票选座更受欢迎。有电影院甚至发邮件说,选座是不会成功的,选票机放在那里还耗电,不如关掉。

2013年,美团电影更名猫眼电影。很快,巨头纷纷入场。当年年底,微影时代在腾讯内部成立。2014年年初百度全资收购糯米网,年底淘票票的前身淘宝电影上线。BAT与美团,在在线票务市场展开补贴大战,一度电影票只卖几块钱。2016年,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形成了猫眼、微影、淘票票、百度糯米四家竞争的格局,单纯的争夺票务市场已没有多少想象空间,四家平台向电影产业上下游延伸。

拿猫眼来说,参与投资、发行了30多部影片,包括《心花路放》、《港囧》、《美人鱼》等。

image

很快,猫眼迎来第一次命运转折。

2016年4月11日,王兴通过内部邮件宣布,正式分拆猫眼电影,其成为一家完全独立运营的公司。7个月前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猫眼整合大众点评的娱乐业务。郑志昊被任命为猫眼新任CEO。2014年2月,郑加入大众点评任总裁,美团点评合并后,郑志昊是平台事业群总裁。

王兴说,郑志昊对电影和文化娱乐产业有很强的兴趣和热情,将推进猫眼独立分拆并推动相关资本运作。

仅仅一个多月后,光线取代美团点评成为猫眼大股东,其中光线控股持股38.4%,光线传媒持股19%。王长田付出的代价是光线传媒6%的股份和23.83亿元现金。

微影时代CEO林宁也曾加入这场角逐,甚至差一点就签了协议,后因价格原因退出。林宁曾告诉我,当时他跟王兴聊过好几次,美团在多个条线与对手竞争,现金压力很大,光线现金条件比微影好一些。

“都说王长田比较精,花钱也比较省,但他买猫眼一点都不省。我认为这是他对形势的精准判断,猫眼和光线业务互补,这也是一次漂亮的资本运作。”一位接近该交易的人士告诉蓝洞商业 。

如今复盘,这只是改变猫眼命运和行业变局的起点。

意外的合并

控股猫眼后,王长田并未满足。微影收购猫眼不成,猫眼反过来想要合并微影。

林宁当然不甘心,甚至想再次买下猫眼。然而,曾经的机会已转瞬即逝。

2016年之后,微影遭遇发展困境,在电影宣发、投资、保底等泛娱乐领域表现不佳,甚至亏损。阿里系的淘票票高歌猛进,阿里又是光线传媒的股东,腾讯不愿意看到猫眼与淘票票合作、合并。

“微影跑得太快了,短期业绩很难看,猫眼那时正好战略收缩,公司是盈利的。腾讯担心微影的状况不可持续,而猫眼效率更高,因此希望猫眼合并微影。”参与猫眼微影合并交易的人士说。

合并的主导者是腾讯刘炽平和王长田,林宁和部分股东非常抗拒。

林宁不甘心。微影成立几个月的时候,他冒险给马化腾发邮件,建议将微影拆分,在外部独立融资,腾讯持25%的股份,微影团队占股一部分。林宁很忐忑,按照他的计划,腾讯将不再控股,这在腾讯体系内尚无先例。况且影院是重要的线下场景,也是推动移动支付的关键一环,腾讯很重视。

但进展比想象的顺利。马化腾和腾讯总裁刘炽平都表示同意,林宁还取得了“微信之父”张小龙的支持,拿到了微信钱包入口。独立后的微影快速融资,加之腾讯将QQ票务并入。至此,微影成为猫眼的劲敌。

林宁有过多次创业经历,与王兴也算老相识,两人都是福建人。2009年,林宁创办F团,后与高朋网、QQ团合并,纳入腾讯体系,林宁全面负责,最终败在王兴手下。

林宁希望借微影打个翻身仗。

2017年5月,林宁告诉我,微影要做一家基于社交平台的泛娱乐公司,社交平台有腾讯的微信和QQ,票务业务未来可能是一个更大的平台,和腾讯会有一些新的布局,在内容产业方面,甚至会与腾讯有某种方式的整合。当时,他看起来很疲惫,也很焦虑,但并没有提及猫眼与微影的合并。

两个月后,猫眼微影合并的消息见诸报端。此时林宁依然抗拒,他在一个微信群中辟谣说,“我们是个电影、演出、体育的泛娱乐公司,猫眼只是一个票务公司,就别自作多情了。”

但合并的动作并未停止。作为铺垫,2017年8月,光线增持猫眼,以17.76亿元的价格从美团手中拿到19.73%的股权。

微影有49家股东,股权分散,关键时刻,他们没有和林宁站在一起。对于很多早期投资人来说,同意合并会有二三十倍的回报,不合并带来的不确定性很大。腾讯是微影的大股东,虽然持股15.99%,但掌握着流量入口,这是微影的死穴。

林宁无力阻挡,只能低头,此时真正体味了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image

(左二:顾思斌,左三:王长田,中间:林宁,右三:郑志昊)

2017年9月21日傍晚,猫眼电影与微影时代宣布进行战略整合,将共同组建一家新公司“猫眼微影”,实质是猫眼合并微影的电影票务、演出业务及相关资产。

而林宁保留猫眼副董事长的头衔,但微影只剩下影视投资制作发行和体育业务。

猫眼微影成为国内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

战争永不眠

几番变化,猫眼成了一家结构特殊的公司。

合并中,微影相关业务作价39.74亿元,微信入口作价8.97亿元,光线、微影、腾讯、美团点评成为猫眼微影主要直接股东,微影原股东在新公司的股份通过微影持有。交易完成后,王长田的光线控股和光线传媒分别持股30.96%、19.83%,微影时代27.59%,美团点评8.46%,腾讯6.56%,其他6.6%。王长田任猫眼微影董事长,林宁为副董事长,原猫眼CEO郑志昊任CEO,原微影总裁顾思斌任总裁。

2017年10月,腾讯10亿元投资猫眼,猫眼估值超过200亿元。有观点认为,光线控股猫眼,腾讯系负责管理。

郑志昊和顾思斌身上均有很深的腾讯烙印。郑志昊加入大众点评前,曾在腾讯工作近九年,先后负责QQ 空间、QQ 农场、开放平台、广点通等产品,最后坐上副总裁的位子。顾思斌2004年大学毕业即进入腾讯,比郑志昊还早两年。顾在腾讯十年,负责QQ会员、QQ秀、腾讯电商等业务,后任京东高级副总裁、优酷土豆首席产品官。顾思斌2017年2月才加入微影,成为总裁,猫眼微影合并,林宁淡出,顾思斌却没有被边缘化。

吴晓波在《腾讯传》中对郑志昊和顾思斌都有提及:郑志昊主持QQ空间开发时,马化腾与他团队的邮件往来起码超过2000份。主管QQ会员业务的顾思斌说,马化腾对页面的字体、字节、大小、色彩等都非常敏感,有一次,他收到一份邮件,马化腾指出两个字之间的间距好像有问题。

前述参与猫眼微影合并交易的人士表示,某种程度上,林宁与腾讯越走越远。

当初,腾讯同意微影独立,缘于其在内部未成气候。腾讯以微信入口作为资源入股,微影历次融资腾讯都会反稀释,保持约25%的股份。后来,腾讯还是被稀释到百分之十六七的份额。林宁以票务为基础,想做一个小文娱生态。腾讯不愿微影太大,希望其和QQ音乐、阅文协同,甚至一同上市。

“相比起来,猫眼更听话一些。虽说3Q大战之后腾讯变得开放,但大公司的开放,多少都有其目的性。比如腾讯的游戏发行自己做,源头内容稍微有冒头的,腾讯肯定会买下来。”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说。

合并完成,腾讯加持,猫眼上市加速。

由于是VIE架构,提交招股书之前,猫眼进行了一系列重组,上市主体是注册在开曼群岛的Entertainment Plus。

依据招股书,猫眼业绩并不乐观,2015年、2016年、2017年收入为5.97亿元、13.78亿元和25.48亿元,净亏损12.98亿元、5.08亿元、0.76亿元。2018年上半年收入为18.95亿元,净亏损2.31亿元。经调整,溢利净额从2015年的-12.7亿元升至2017年的 2.16亿元,但2018年上半年经调整溢利净额为-2070万元。

2018年上半年,猫眼有超过1.3亿月活用户。猫眼上市募资,主要用于提升综合平台实力、研究开发及技术基建、潜在的投资和收购以及补充运营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猫眼是可以独立发展的,其他几方都是股东。票务是很重要的入口,猫眼能不能在其他方面做得更大,甚至变成一家大文娱公司或泛娱乐公司,得看团队的本事了。上市之后也可以并购,没必要自己内生发展。”一位参与猫眼微影合并交易人士说。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7月猫眼8.06亿元认购欢喜传媒扩大股本后约15%的份额。欢喜传媒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制片公司,与张艺谋、顾长卫、徐峥、张一白、王家卫、陈可辛、宁浩等都有合作,参与了《后来的我们》、《我不是药神》等影片的出品。猫眼招股书还披露,正在收购一家独立的第三方公司若干业务与资产,该公司主要从事在线视频业务。

合并微影,糯米掉队,但是猫眼仍未一统天下,面对淘票票乃至阿里大文娱的威胁,这场战争永不眠。

来源:蓝洞商业 微信号:value_creatio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猫眼没有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