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各军队的“战场料理”

@李某正在潜逃:

既然都开头了,我们再说说二战中各军队的“战场料理”。这个题材其实可以说的故事很多,但限于篇幅我们只说其中几款吧:

1,“狗屎盖瓦片(Shit On A Shingle)”,美军。简单说就是将牛肉切片、黄油、牛奶、盐、胡椒一起扔到饭盒里过火后,再就着面包一起吃。

2,猪脑肉饼,美军。做成碎肉状的猪脑经过冷水浸泡,再加入盐和醋进行调味,最后裹上面粉油炸。成品往往形似汉堡牛扒,一般会用面包夹着吃。

3,军粥,苏军。所谓军粥(арме́йский каша)其实是用水、牛奶、谷物粒煮成的面糊,脱胎于东欧地区的“卡莎”(波兰语:kasza,原为“荞麦”的统称)。一边喝军粥一边吃黑面包是很多东线苏军官兵照片中常见的场面,另外德军也在苏联战场经常烹饪同款食品。

4,“战时牛肉饼”(Wartime Corned Beef),英军。英军的公发口粮里有粗盐腌牛肉罐头,为了保证士兵有足够的纤维素和维生素,牛肉中还混入了豌豆和玉米粒。然而对罐头口感感到不满的士兵往往会尝试将牛肉压成肉饼,再油煎后食用。

5,威尔士蛋战时版(Wartime Welsh Egg),英军。奶油煮蛋配吐司是英国人本身就很喜欢的早餐,然而战场上的材料缺乏导致士兵们不得不简化工序,干脆把鸡蛋和面包一起油炸算了。

6,军粥,德军。德军的军粥跟苏军大致类同,但对材料没有严格规定(很多时候会加入大量茎块或土豆增加饱腹感)。到战争的后期更是基本上能找到什么就煮什么。

7,“什么都行”,日军。无论是在中国、东南亚、太平洋战场甚至是1939年的诺门罕战役,后勤部门运输的粮食很少有能有效到达一线作战部队的情况。日本军部命令作战部队尽可能在所在地自己“征集”粮食,又或者让国内的民众通过慰问袋的形式向前线“支援”。在中国以及东南亚战区的日军至少仍有掠夺老百姓以求生存的可能,在南太平洋上的守岛部队很多只能在饥饿中挣扎求存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二战中各军队的“战场料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