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纪念失恋到富豪狂欢:30年间火人节如何演变?

9月5日消息,《纽约时报》撰稿回顾了火人节的近三十年演变历程。

近几天,一场沙尘暴席卷了通往火人节现场的道路。滚滚的白色尘埃遮挡了穿越贫瘠的内华达沙漠的车队。参加者把车停在沟渠中,用头巾遮住脸,直到暴风过去。

这一年度盛会目前拥有超过7万名参加者,在黑岩城已举办了近30年。在8月夏季的炎炎热浪中,参与者聚集在一起,塑造巨大的艺术装置,跳着裸体舞蹈。20世纪90年代,参加火人节的主要是艺术嬉皮士。二十年后,富有的科技巨头乘坐私人飞机来到这里。随后模特和名人也加入了火人节的狂欢行列。

去年,一群特朗普总统的模仿者也出现在火人节现场,自此这一盛会开始渗入政治元素。节日期间还设立了有关选民教育的宣传摊位。

或许是为了致敬这一备受欢迎的反主流节日,华盛顿的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首次展出了火人节的一些雕塑。

image

(2006年火人节期间,夜幕正降临内华达州的黑岩沙漠。)

凯文?凯利(Kevin Kelly)是硅谷的一位知名媒体高管,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一直都有参加火人节。后来,他还带上了自己的女儿,带来年幼孩子的狂欢者并不多。他说,现在Playa广场聚集着许多年轻人,为了让他们参加,父母支付了425美元到1200美元的费用。

凯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几乎成了老生常谈。参加火人节或许是这些年轻人梦寐以求的事。

image

(Praxis是旧金山一家服装定制商店。2015年,这家商店挤满了想要为火人节定制衣服的顾客。)

首届火人节举办于1986年,当时联合创始人拉里?哈维(Larry Harvey)在旧金山的贝克海滩聚集了一群朋友,并在那里烧毁了一个高8英尺(约合2.4米)的木人。另一名创始人约翰?洛(John Law)表示,哈维这么做是为了纪念一段恋情的结束。一年又一年,更多的朋友甚至陌生人前来参加观看。后来消防员也来了,要求哈维和其他人离开。

1990年,这一活动移到了里诺以北约140英里(约225公里)的黑岩沙漠。

image

(这是1994年《纽约时报》杂志为火人节撰写的文章的插图。)

1994年,《纽约时报》杂志还报道了火人节,当时它只是在美国劳动节(每年9月的首个周一)期间举办的低调的三日活动。《纽约时报》写道,“1600人前来观看篝火活动。”这座人形雕像高40英尺(约合12米),由木头和霓虹灯构成,文中这个节日被描述为精神上的神奇经历,并且是“一个在沙漠中举行派对的理由”。

image

(1997年,《纽约时报》把火人节描述为一个节日,在这个节日里,“庆祝者身上涂着彩绘、绑着缠腰带,他们跳着舞、狂喜地尖叫。”)

这些庆祝活动有一种技术嬉皮狂欢的味道,融合了表现癖、毒品和人体彩绘等元素,后来演变成了带有技术传统的某种规模庞大的兄弟会派对。

火人节的核心是倡导反消费主义和接受彻底的自我表达的精神。2014年哈维曾向《大西洋月报》表示,“如果你的所有自我价值和自尊都投入了对消费多少、收获多少或其他可计量的衡量标准的追求中,那么仅仅拥有东西的愿望超越了我们与周边的人建立道德联系的能力。”

然而,虽然火人节的根基是包容精神,但代表性不足的问题仍然存在。2017年在对火人节的一项调查显示,参与者中有77%是白种人,4.9%是拉美裔美国人,仅1%是黑人。

哈维在2015年接受《卫报》采访时后遭遇了批评,当时他说,“我不认为黑人像白人那样喜欢露营。”他当时也表示,组织团队曾聘请过一名种族多元化顾问,但不会规定不同种族参加火人节的人数。

到21世纪初,超过2.5万人徒步前往黑岩沙漠,其中许多人来自旧金山湾区和欧洲。 2000年,《纽约时报》的作家里克?马林(Rick Marin)与硅谷的一群朋友一起参加火人节,并描述了当时令人着迷和荒谬的场景。

他们在安纳尔大道(Anal Avenue,anal意指“肛门的”)上露营。他遇到的一名黑岩管理员属于名为“裸体马蒂(nude Marty)”的秩序监督团队。虽然各种称号十分露骨,但在帐篷式的主题狂欢“太空牛仔”中,马林最开心,在那里他受到一群穿着西方服饰的人的欢迎,他写道, “除了裸露之外,火人节的诱惑在于美学。”

image

( 2006年火人节首日的日出期间,有人在中心营地前竖起了一件艺术装置。)

局外人还试图从火人节自由自在的氛围中谋利。2002年,节日组织者起诉Voyeur Video视频制作者,他们在五年内录制了裸体参加者的视频,并在色情网站上以29.95美元的单价出售。根据2002年7月发起的诉讼,Voyeur Video拍摄了人们换衣服或在私人营地中的场景。最终火人节的组织者获胜,这些视频不得再出售。

在#MeToo反性骚扰运动兴起的时代,火人节以倡导“正向性行为”的精神而自豪,强调双方自愿性行为的重要性。自2012年以来,火人节网站上的一系列文章概述了应对性侵犯的措施。

《这就是火人节:美国地下新阶层的崛起》一书的作者布莱恩?多尔蒂(Brian Doherty)从1995年开始参加这个节日。他表示,过去20年中,火人们(Burner)的体验变化得不大。(参加火人节的游客被统一称为火人,他们需接受十项公共行为原则。)他说,“他们确实开创了一种美国风俗,你会看到穿着毛茸茸的毛衣的人。人们异想天开。你还能看到大型艺术作品。”

发生改变的是,这个节日就像旧金山的周边地区一样,已变得贵族化。据《纽约时报》报道,2011年,门票首次销售一空。黄牛们高价倒卖门票。接着亿万富翁开始参加火人节。

火人节推崇给予经济,除咖啡和冰块之外不存在任何买卖。但是,最新涌现的一批科技大富豪开始公开展现他们的财力。他们聘请夏尔巴人建造带空调的营地以及处理垃圾。他们带来的厨师在装饰豪华的大型旅行车中烹饪精美的大餐。接着,模特和名人们也来了。去年,名媛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充当了一名DJ的角色。

image

火人们感慨火人节似乎在走下坡。2016年,火人节网站发布了一篇有趣的讽刺文章,描述了这个节日如何一直遭受破坏。多尔蒂认为,火人节变了。“这是社会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缩影,”他说,“在经济可承担的范围内,每个人都尽可能地让自己舒适。”

凯利补充,“现在它几乎就像一场巨大的会议。有议程。有预定的研讨会。”而最初“它只是一场私人聚会。”

今年哈维去世了,凯利和多尔蒂都认可,他的逝世将导致火人节文化的另一次转变。他们今年仍将参加火人节。多尔蒂把行李装进汽车上准备从旧金山开往黑岩城时,他似乎对这次旅程感到沮丧。

他说,“参加了大约10次,它不再那么神奇了。你可能不需要参加了。”(惜辰)

来源:网易科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从纪念失恋到富豪狂欢:30年间火人节如何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