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大刘到底是有多喜欢天鹅绒?

刘慈欣经常在小说中玩相似的梗,比如《坍缩》和《微观尽头》实际上是同一个故事,《三体》系列中的冬眠技术最早出现在《时间移民》里。
还有“六分仪”:在《朝闻道》《坍缩》《微观尽头》《球状闪电》《三体》《三体2:黑暗森林》六本书里,都出现地球上顶级的理论物理学家丁仪,因此他也被磁铁们称为“六分仪”。(注:不过前三本中不是同一个人,只是用了相同的名字。)

今天要提到的,似乎是大刘特别偏爱的一件东西:天鹅绒。

《三体》
汪淼转转头,看到了卧室中模糊的一切,确认自己已经醒来,倒计时没有消失。他闭上双眼,倒计时仍显现在他那完全黑暗的视野中,像【黑天鹅绒】上发亮的水银。
汪淼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双眼湿润了,他那颗两天来绷得紧紧的心脏像被放到了柔软的天鹅绒上。“叶老师,我会常来看您的。”他接过木盒说。

《三体2:黑暗森林》
他说着,从接待台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红色大纸夹,打开来让吴岳看,在里面黑色的天鹅绒衬面上,用金字镌刻着信念碑上的胜利信念,他说:“这叫信念簿。”
热核爆炸的火球在被撞击处出现,迅速扩张,整个舰队都被强光照亮,在黑天鹅绒般的太空背景上凸现出来,银河系的星海黯然失色。
“真实的宇宙就是这么黑。”罗辑伸手挥挥,像抚摸【天鹅绒】般感受着黑暗的质感……

《三体3:死神永生》
群星计划代办处有一个很大的房间,云天明进去时迎面看到一幅巨大的星图,连接星座的错综复杂的银线显示在【天鹅绒】般纯黑的背景上。
露珠公主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广阔的星空,也第一次领略了夜的黑暗和寂静,车上的火把只能照亮周围一小块地方。再往远处,世界就是一大块模糊的【黑天鹅绒】。马蹄声很响,像要把星星震下来。公主突然拉住卫队长,让他把马车停下。
宽姨睡在她旁边,打伞的是卫队长,火把已经熄灭,夜色像【天鹅绒】般笼革着一切,卫队长是星空背景前的一个剪影,只有他的盔甲映出星光,还可以看到海风吹起他的头发。
天空中,星星的亮线开始出现,有几根较长的,像散落在【黑天鹅绒】上的银发。

《球状闪电》
这时,夜已降临,我们仰望夏夜灿烂的星空,每个人多极力使自己的目光横越广漠的星海,都想在银河之上,在宇宙【天鹅绒】般的深广虚空中,发现丁仪的脑袋那巨大的轮廓,我想象中的那个由宏原子组成的超级头颅因该是像水晶般透明的。

《超新星纪元》
地球在【黑天鹅绒】般的宇宙中缓缓地旋转着,不时有陆地和海洋隐没于太阳的阴影中,那一部分的人们都在惊喜地赞叹着晚霞的壮丽。

《乡村教师》
这银色的方阵庄严地驶出黑色正方形,两者构成了一幅挂在宇宙永恒墙壁上的镶嵌画,这幅画以绝对黑体的正方形【天鹅绒】为衬底,由纯净的银光耀眼的白银小构件整齐地镶嵌而成。

《命运》
但那颗小行星就在我们前方五十公里处,凸现在太空漆黑的背景上,像放在【黑天鹅绒】上的展品那样现实,我确信自己不是在恶梦中。

《全频带阻塞干扰》
卡琳娜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雪地上都快冻僵了,她这时竟想起了一首军队诗歌中的两句,那首诗是她在一本记述马特洛索夫事迹的旧书上读到的:“士兵躺在雪地上,就象躺在【天鹅绒】上一样。”她得到博士学位的那天,曾把这两句诗写到日记上,那也是一个雪夜,她站在莫斯科大学科学之宫顶层的窗前,那夜的雪也真象天鹅绒,雪雾中,首都的万家灯火时隐时现。

《朝闻道》
正当丁仪陷入绝望之时,茫茫的星海扰动起来,群星汇成的洪流在旋转奔涌。当一切都平静下来时,宇宙间的所有星星构成了一只大眼睛,那只百亿光年大小的眼睛如钻石粉末在黑色的【天鹅绒】上撒出的图案,它盯着丁仪看,波函数在瞬间坍缩,如倒着放映的焰火影片,他的量子存在凝聚在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点上,他睁开双眼,回到了现实。

《西洋》
从大厅高高的顶端射下几道多彩的光柱,焦聚到一个衬着【天鹅绒】的玻璃柜上,天鹅绒上放着许多大小不一的石块,每块都标着昂贵的价格。这是中国1965年首次登月时,孔子十一号上的宇航员从月球静海带回的岩石标本。

《时间移民》
经过11000年流浪的他和所有人需要这平淡的一切,这平淡的世界是一张温暖而柔软的【天鹅绒】,他们把自己疲惫破碎的心轻轻放上去。
……
大刘真是热爱用黑天鹅绒来形容夜空啊。
据不完全统计,有十一篇小说中都使用了这个词,最夸张的是《三体3:死神永生》居然使用了四次!大刘到底是有多爱天鹅绒啊![允悲]

本文授权转自喵叔书屋(meow74books),有删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扒一扒,大刘到底是有多喜欢天鹅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