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是门技术活,你离高富帅只差一套课程的距离”丨半虚构故事

作者:金宇

最近北京天气不错,凉快了许多,空气中都能闻到一丝秋天将至的气息。每天早上,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我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六个字——今日不宜工作。

这段时间我和鸣哥实在是太累了,连着忙活了好几个案子,基本没歇过,就算是铁打的人也熬不住。再加上上次被白莲花给摆了一道,身心俱乏。

于是我俩决定给自己放个假,好好歇几天。

鸣哥说好久没回家了,想回去看看父母,开车回了老家。我则去超市采购了一大批生活物资,还翻出了被冷落许久的X-box,准备做几天足不出户的快乐宅男。

image

没想到刚过了两天,鸣哥就给我打电话,说接了个活儿,不过他现在暂时回不了北京,让我一个人去搞定。

听完后,我的心情立刻晴转暴雨。这就好比你正在跟女朋友约会,情到浓时,老板突然给你打电话,叫你回公司加班。

我有些不满地说:“假期啊大哥,不是说不接活儿吗?”

“计划赶不上变化嘛,一个老朋友委托我,这忙不帮也不合适,而且没什么难度,我这边有点事,暂时赶不回去。”

我说行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鸣哥说这活儿不难,他这位朋友的具体信息就不跟我详说了。大概情况是这样的,朋友跟妻子结婚有四五年了,虽然婚后生活平淡,不过俩人感情一直不错。

可近一段时间,朋友发现妻子有些不对劲,精神恍惚,经常一个人发呆,还总是拿着手机跟别人聊天。以前他妻子下班后就会直接回家,最近回家都会晚一些,这让朋友产生了怀疑。

朋友暗中观察,发现妻子最近经常跟一个女人聊天,这个女的他还不认识。

按理说,妻子跟同性聊天,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可能是朋友或者闺蜜。可这位朋友的情况比较特殊。在和他结婚前,妻子是个双性恋,交过女朋友,所以他怀疑妻子可能是出轨了,这才联系鸣哥帮忙调查。

我调查过很多婚外情的案子,这还是头一次碰到出轨同性的,好奇心瞬间被勾了起来。

这活儿的确不复杂,只要搞清楚这位朋友他妻子有没有出轨就行,甚至都不要太多证据。因为朋友告诉鸣哥,他还爱着妻子,就算妻子真的跟别的女人出轨,他还是想原谅她,把她劝回来。

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我让鸣哥把他朋友妻子的信息发了过来。

信息很简单:顾悦,三十一岁,北京人,家住朝阳区十里堡某小区,银行职员。从照片来看,穿着简约,五官端正,白白净净,姿色中等偏上,一看就是居家过日子的好女人。

拿到信息后我开始犯难,车是调查的必备工具,可鸣哥把车开回了家,看样子只能租车了。我刚准备上网租车,林冉突然给我打过电话来。

“Hello,林大小姐。”

“喂,金大侦探,半个小时后我到你家,记得出来迎接我。”

“你怎么突然要过来啊?”搞不懂林冉到底想干嘛,之前也没知会一声,就要直接过来,我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怎么,不想见我啊?我听说你刚接了个活儿,正好我现在也闲得无聊,跟你一起去玩玩。”林冉说完,还不等我说话,就把电话挂了。

一猜就是鸣哥给我找的麻烦,这种事叫林冉干嘛?上次去广州,林冉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直到现在我都觉着还欠她人情,这次再让她掺和进来,人情啥时候才能还完啊。

正在这时,鸣哥给我发了条微信: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把握机会。正好林冉有车,不用再去租车了。

我顿时无语,虽然林冉挺机灵的,可这是工作,马虎不得。她一个姑娘家,我也不好使唤,还得处处照顾她,想想就头大。

★★★

半个小时后,林冉开着自己的蓝色奥迪Q3停在我家楼下。她一改往日的潮酷风格,穿了一条黑色铜氨丝无袖连体裤,梳一个利索的马尾辫,化着冷面妆,妥妥的女王范,霸气十足。

林冉拉开车门,噘着嘴白了我一眼:“我说金大侦探,你也太不地道了吧,从广州回来,请我吃完饭就没信儿了,是不是故意躲着我?”

我苦笑着说:“我躲着你干嘛,最近真是忙得脚不沾地,不信你问问鸣哥。”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是大忙人。”

果然,男人绝对不能跟女人讲道理,因为你永远讲不过她。把林冉请进家后,她把我和鸣哥一顿点名批评,说我俩卫生不合格。

俩大男人住的地方,乱点也正常嘛。

中午我请林冉在楼下吃小龙虾,故意不提关于调查的事情,最后她忍不住开口问我:“哎,你准备怎么调查,具体给我讲讲呗。”

我把鸣哥给我的信息跟她转述了一遍,说现在了解到的信息不多,我们第一任务就是找到顾悦出轨的那名女生,只要能确定顾悦出轨,再拍下一些证据就可以了。

林冉说这也太简单了吧,一点挑战性都没有,你看看人家《神探夏洛克》里演的,那多刺激啊。

image

我哭笑不得,现实如果真跟电视剧一样,那人人都能去写小说了。

玩笑归玩笑,正事不能耽搁。当天下午,我和林冉就开车来到顾悦上班的地方。

在路上,林冉给我秀了一把车技,一路不断超车,比鸣哥开车还猛。林冉还告诉我,说她以前一直梦想当一名赛车手。

一路惊吓,终于平安抵达目的地,我胃里一阵翻腾,差点没吐出来。

顾悦就职的银行位于东四环外,不算是繁华地带,车流人流都比较少。

本来我想问问鸣哥顾悦平时上班是开车还是坐公交地铁,可鸣哥电话不接,微信不回,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

等到五点一刻,顾悦从银行侧门走了出来,已经把职业装换成了米色连衣裙。

我正坐在路边的一辆小黄车上,顾悦径直朝我走过来,拿出手机扫开我旁边一辆小黄车,过了马路往北骑去。我也扫了辆单车跟了上去,给林冉打电话说让她暂时在车里等我。

跟了不到十分钟我就感觉出不对劲,因为顾悦走的这条路不是她回家的路线。又过了五分钟,顾悦把小黄车锁在路边,转身走进了旁边一家麦当劳。

我心想坏了,刚才顾悦开小黄车的时候肯定就已经看到了我,我现在如果再跟进去,很可能会引起怀疑。侦探跟踪术的第一奥义就是隐蔽,为了以防万一,我赶紧给林冉打电话,让她开车过来。

林冉过来我跟她大概讲了讲情况,然后把微型偷拍器交给她,告诉她如果顾悦真的跟别人在约会,一定要拍下来。

偷拍器操作很简单,再加上林冉比较机灵,所以我很放心。

十分钟后,顾悦和一名二十七八岁,穿着灰色T恤的短发姑娘一前一后从麦当劳走出来,紧接着一辆车黑色现代停在路边,顾悦冲短发姑娘摆了摆手,便直接上了车。

这时林冉从麦当劳出来往我这边走,那位姑娘则打开停在麦当劳门口的一辆白色卡罗拉,上了车。

我问林冉:“怎么样,她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林冉把偷拍器扔给我,一脸无奈地说:“我看人家就是正常的朋友关系嘛,如果是出轨的话,在一起肯定会很亲密,可是这两个人就跟普通朋友一样,一点亲密动作都没有,聊了没几句就出来了,是不是你们搞错了啊?”

难道真的是个大乌龙?我不免也怀疑起来。

★★★

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跟着顾悦,不过她已经坐上了车,估计也跟不上了,只能顺着她回家的路线碰运气。另一个选择是跟着这个短发姑娘,调查一下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顾悦会在下班后跟她在这里碰面?

当下我一琢磨,还是决定跟着这个短发姑娘。

我和林冉开车跟着短发姑娘一路往北,半多小时后,短发姑娘把车停在一家位于北四环的日料店前,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站在店门口,看到短发姑娘下车,立马开心地迎过去,牵着她的手进了店里。

日料店面积不大,一共两层,外墙被粉刷成雪白色,推拉式的木门外挂着几块深蓝色的挂布。林冉把车停好后,我们一起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服务生热情地招呼我们,我迅速扫视了一圈,店里人不多,坐了不到一半,一楼没有短发姑娘的踪影。我问服务生二楼有没有位子,服务生说有,让我们直接上去。

我和林冉一前一后往二楼走,脚下的木质台阶踏上去微微作响。二楼灯光有些昏暗,日式装饰品很多,挂了很多鲤鱼旗,我一眼就看到短发姑娘和那名男子坐在中间靠窗的位置,虽然客人不多,我和林冉也不便太靠近,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既然来了,饭肯定是要吃的。林冉这个吃货,坐下之后就把我们来这里的目的给抛到了九霄云外,拿起菜单,也不跟我客气,甩了我一个“宰定你”的眼神,直接点了六百多的东西。

image

我一边吃一边注意着短发姑娘那桌,俩人坐在同一侧座位上,说说笑笑,还互相喂食,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坐在短发姑娘对面的男人中等身高,长得也不算帅,脸有点长,皮肤发黄,跟肾亏似的,至少从颜值上来看是配不上短发姑娘的。不过他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的休闲装,三七分的发型梳得一丝不苟,面对姑娘的时候总是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

也许是同性相斥,我本能地对长脸男生产生反感,感觉他惺惺作态。

这时,我觉得自己像是陷入泥沼一样,脑子里一团乱麻,理不出丝毫头绪。这个短发姑娘到底跟顾悦是什么关系,跟长脸男又是什么关系?

是不是鸣哥他朋友小题大做,草木皆兵了。虽然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不过我还是想尽责调查。让林冉赶紧吃完,随后下楼偷偷在短发姑娘的卡罗拉上安装了定位器。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短发姑娘和长脸男从日料店里出来,俩人在外面说了几句话,最后拥抱告别,短发姑娘上了自己的车,长脸男坐进停在店门口的一辆白色宝马X3。

我让林冉把在麦当劳拍到的照片发给了我,告诉她明天早上八点半在我家集合。因为我俩不顺路,我就让林冉直接开车回去,我打车回了家。

回去之后我又给鸣哥打了个电话,这次终于打通了,我问他是不是忙着相亲,身为一个专业侦探,竟然不能时刻保持联络,简直太没职业操守了。

鸣哥跟我打了个哈哈,也不告诉我不接电话的原因,反问我查得怎么样了?我把情况详细跟他讲了一遍,并把短发姑娘和顾悦在一起的照片发给了他,让他问问他朋友认不认识这个女孩,说不定跟他朋友妻子只是普通朋友。

鸣哥说没问题。

半个小时左右,鸣哥告诉我,说他朋友不认识这个女孩,而且他妻子完全没有告诉他今天下班后跟短发姑娘见面的事情,所以他朋友依旧非常怀疑。

这就奇了怪了,顾悦为什么要瞒着自己的丈夫?我想破脑袋都没理清这是怎么一回事。

★★★

第二天,我和林冉根据定位器找到了短发姑娘的住址和工作地点。她住在芍药居的一个小区,工作地点在望京。晚上我门在她家楼下蹲守了半夜,确定她是一个人独居。

之后的一个星期,我和林冉两头跑,同时跟踪顾悦和短发姑娘。我们发现一个奇怪的规律,顾悦和短发姑娘基本两天见一次面,见面地点每次都是在那家麦当劳。

而短发姑娘和长脸男也是两天见一次面,每次短发姑娘见长脸男之前都会先和顾悦见一面。

这三个人的行为逻辑实在是让人怀疑,可我和林冉无论如何都理不出个所以然来。顾悦和短发姑娘都是正常的上班族,俩人也没有什么亲密行为,绝对不是情侣。还有她们为什么跟特工似的两天接一次头?

最后我决定去调查一下长脸男,说不定能从他这里得到一些线索。

image

之后的一个星期里,我们不光只顾着调查顾悦和短发姑娘,还顺带摸清了长脸男工作的地方,位于高碑店。

早上九点,我和林冉提前到了高碑店。等到十点的时候,穿着白色T恤,一脸肾亏相的长脸男来到他上班的地方,走进办公楼,我让林冉在楼下等着,一个人跟了上去。

长脸男在7楼出了电梯,我紧随其后。这时他回头看了我一眼,突然问我:“你是我们的学员吗?”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紧接着他又问我:“第一次来?还没报名?”

我立刻顺着他的话说:“对对对,第一次来,还没报名,想先了解一下。”

“那你进来吧,我给你介绍一下。”

电梯两侧有两条走廊,长脸男带我左拐,走进一家挂着“情感艺术”牌子的办公室。看到这几个字我更加疑惑,从字面意思来看,还真不清楚这里是干嘛的。

办公室不大,除了大厅之外还有一个小办公室,不过却没有工位,大厅里摆放着几排桌椅,以及两个白板。

办公室里除了长脸男,还有两个男的,都是二十多岁,跟我差不多的年纪。长脸男把我带到小办公室里,递过来一根烟,说:“你是在网上看到我们开课信息的吧?”

虽然我依旧不明白他到底是做什么的,不过这时候可不能露馅,强装镇定,点了点头。

“那个效果就不用详细说了,都有案例,你在网上也看过了。课程为期一周,下午三点到六点,三个小时,从理论到实践手把手教,保证让你能够泡到妹子,费用是3000。说句不好听的,只要不是块石头,我就能把你教会。”

长脸男一说完,我立马就明白过来这家公司的业务是什么。教人泡妞,这不就是传说中的PUA嘛。

image

没想到长脸男是名PUA导师,那他跟短发姑娘在一起,必定是欺骗人家的感情。想到这里,我觉得长脸男更恶心了,不过我还是得装出一副虔诚崇拜的样子。

跟长脸男又聊了几句,得知他姓李,还让我称呼他李老师。临走时我说今天需要考虑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明天我就直接报名开始上课。

回去之后,我和林冉仔细分析了现在的情况。短发姑娘和顾悦这里是查不到更多信息了,三个人的关系依旧是个疑点,特别是现在已经知道了长脸男是PUA导师,而且他正跟短发姑娘谈恋爱。

这三人的关系越来越理不清,不过我心里总觉得顾悦和长脸男有点关系,最后我决定去报名PUA课程,看看能不能从长脸男那里挖出点东西。

第二天中午吃完饭,林冉把我送到高碑店。我上楼找到长脸男,跟他说我想报课程。长脸男喜形于色,给我做了个登记,让我把钱转到了他支付宝上。

本来我还想跟他聊几句,他说等会学员来了一起给我们上课,他需要备课,说完就把我晾一边了。

两点多的时候,学员们陆陆续续进来,年龄大多是二十到三十岁,还有几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哥。这些人一共分为两批,有一批来得早,已经进行到实际操作的阶段,剩下的就是像我一样刚开始学的。

下午三点,长脸男开始给我们十几个人上课。

image

其实具体的课程内容并不复杂,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方面是女性心理,另一方面是提升自己的自信,最后是伪装,说白了就是给自己套上一个能够吸引女性的身份面具。

★★★

PUA,全称(Pick-up Artist),起初指的是一群受过系统化学习、实践、和不断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后来泛指在很会吸引异性,让异性着迷的男女们。

PUA导师自称搭讪艺术家,PUA课程主要包括:搭讪(初识)、吸引(互动)、建立联系,升级关系、直到发生亲密接触。

首先教我们伪装,打造自己的朋友圈等社交平台,提升自己的逼格。而且这里还可以提供“逼格照骗”服务,帮你介绍专业摄影师,约好之后,这些摄影师会带你去一些高端场所拍照,把你打造成一位高端人士。不过收费不低,拍一次照就得上千。

image

长脸男还跟我们炫耀,说自己是百人斩,这两年已经推倒了上百个女生,不过这还不算最多的。前两年的时候,他们这些PUA达人还经常举办一些比赛,专门去夜店酒吧狩猎,看谁一晚上推倒的女生多。

更有甚者,会进行狩猎直播,从搭讪到推倒全程直播。总之这些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不光利用这些肮脏的手段骗色,还用来敛财,公开授课,给自己冠上“情感专家”的名号,恶心至极。

image

在这个圈子里,有一种非常高超的心理控制术,不光让女生对男人服服帖帖,献身献财,甚至会为了男生去自杀,这种强行的心理控制简直就是犯罪。听长脸男讲这些的时候,我特想上去给他两拳。

image

连着上了三天课,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讲课结束后,我给长脸男发了一根中华,先奉承了他几句,说他讲的课太好了,简直就是我们这些屌丝的福音。迷魂汤给他一通猛灌之后,我问长脸男:“李老师,您泡了这么多妹子,会不会觉得烦啊?”

长脸男吐出一口烟:“说到点子上了,普通妞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我现在都提不起兴趣,不过这个好办,换点新鲜的嘛。”

我趁热打铁,顺着这个话题问了下去。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男人嘛,除了享受结果,过程其实更重要,你觉得什么女人最难泡?”

我面露难色:“富家大小姐?”

“错,是良家妇女,特别是那种家庭美满的女人,泡这些女人这才是最难的!”长脸男说得振振有词,我听得都快吐了。

image

长脸男没有结束话题,用他那张油腻的嘴脸接着说:“我最近正追一个猎物,是个挺保守的妹子,这两天我就能把她推倒。目标完成继续下一个,这才有意思。”

看来短发姑娘就是长脸男口中的“猎物”了,我陪着长脸男干笑了两声,随便扯了几句就离开了。

林冉开车过来接我,我把长脸男的事情告诉了她,她的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嚷嚷着说要揭穿这个变态,不能让短发姑娘落入他的圈套。

我说:“你别着急,短发姑娘不认识咱们,就算要揭穿长脸男,也要等机会,好好计划一下才行。长脸男说他这两天就要推倒短发姑娘了,到时候我们把他抓个人赃俱获。”

林冉点头同意。

其实这事跟我没什么关系,如果鸣哥在的话,应该不会让我多管闲事,不过我和林冉都是那种心善的人,路见不平,怎么能不拔刀相助?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还是时刻注意着顾悦,长脸男和短发姑娘三人的行踪。PUA课程我直接不去了,长脸男也没打电话问我为什么没去上课。

★★★

两天后,短发姑娘下班后和长脸男一起去吃饭。吃完饭后,还不到九点,俩人就兴致勃勃地直奔了酒店。

林冉心情有些低落,“唉,这姑娘也真是够傻的,被这样的人渣骗了,如果她知道了真相,估计会很伤心吧。“

我说林大小姐别伤感了,咱还是赶紧跟上吧,别晚一步,被长脸男给得逞了。

我和林冉跟在俩人后面,看到俩人办好房卡,我赶紧让林冉跟着他们上了电梯,我坐在大堂等她的消息。过了两分钟,林冉给我发微信,说他们在505房。

现在只要把在PUA课堂上收集的证据摆到短发女孩面前,一切就搞定了。

打定主意后,我刚站起来准备上电梯,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顾悦!

顾悦戴着一副黑色墨镜,面无表情地坐在我旁边,我假装伸了个懒腰,重新坐回沙发上,拿出手机给林冉发微信,说顾悦来了,可能有新情况,让她在上面等一会儿。

搞不清楚顾悦来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很显然,一定是跟短发女孩有关。不管今天是什么结果,我的任务应该是要结束了。

想了想,我觉得还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顾悦的丈夫,于是给鸣哥发微信,把情况跟他大概讲了一遍。鸣哥让我把地址发给他,然后他会让他朋友过去,到时候他朋友会联系我。

过了十几分钟,顾悦起身去坐电梯。我比她晚一步,做了另一趟电梯上去。上去之后,林冉拉住我说:“刚才顾悦也进去了,你说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啊,会不会是那个?”

我知道林冉说的是3P,故意装糊涂:“哪个?”

“唉,就是三个人一起那个。”

“哦,不清楚,有可能。”

又过了十几分钟,鸣哥朋友赶了过来,我们一起去到五楼。这位朋友三十多岁,瘦高个,戴着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我们来到505房前,这位大哥砰砰砰地砸门,还喊他妻子的名字。

很快,里面就出拿来顾悦的声音:“你怎么来了?”

“你开门!”

出乎意料,没过了几秒钟门就开了。

顾悦和短发姑娘都衣冠整齐地站在门口,顾悦丈夫气急败坏地往里面冲,我们刚进去,顾悦就把门给关上了。我们进卧室一看,发现长脸男竟然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大觉,丝毫没有察觉到我们进来。

不对,他刚进来半个小时,怎么可能睡这么死,连一点动静都察觉不到?而且房间里也没有酒味,更不可能是喝醉。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被下了药!

“这到底怎么回事?”顾悦丈夫努力压制着怒火。

顾悦突然眼泛泪花,拉着她丈夫说:“你过来,我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你。”

顾悦说完,拉着他丈夫去了卫生间。

短发女孩问我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觉得到了现在这步,大家都已经敞开了,没必要再掖着藏着,就把我们的身份告诉了她。而且这时我已经猜到她们这么做的目的以及三人之间的关系。

image

首先,长脸男现在处于昏迷状态,很显然,是短发女孩和顾悦一起干的。两人之前频频会面,一定早就计划好了这场行动。

第二,长脸男是个PUA导师,他的兴趣是泡良家妇女,这类人被称为泡良族。而顾悦和丈夫家庭美满,是个良家少妇,正合长脸男的口味。

第三,长脸男说过,他一旦得手之后就会把手里的“猎物”甩掉。

所以我推测,顾悦曾经被长脸男追过,而且俩人还有过一段恋情。最后顾悦被长脸男甩了,不过她并不甘心,发现了长脸男是PUA导师。于是就精测策划了一场报复行动,找到短发女孩来配合她,让短发女孩假装和长脸男在一起。

今晚她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报复。肉体打击肯定不行,对长脸男来说,最大的打击,应该是身败名裂,从精神上摧毁他。她们只要把长脸男弄昏,打开他的手机,把他做的这些坏事都散播给他的亲友,估计他以后都会抬不起头。

我把我的推断讲了出来,短发女孩听完还挺震惊,说我说的没错。还告诉我,她们都是受过PUA伤害的人,加入了一个反PUA组织,专门惩戒这些用PUA骗女孩子的坏人,顾悦和她都是这个组织的人。

我恍然大悟,原来不光有PUA,还有反PUA组织。

短发姑娘又告诉我,现在学PUA的人越来越多,相应的,越来越多的女生受到PUA伤害。所以很多反PUA的组织就自发组织起来了,现在比较出名的一个反PUA组织叫做“小红帽”。而顾悦她们组织人比较少,在做法上比较激进,以反击报复为主,必须让PUA们受到惩罚。

过了不到十分钟,顾悦和她丈夫从卫生间出来,看得出她丈夫很沮丧,不过身上那股暴躁劲已经散了,想必是谈妥了。

最后,我和林冉自觉地从房间里退出来,让她们继续惩恶行动。

“男人果然都不靠谱。”从酒店出来,林冉看着我说。

“靠不靠谱因人而论,怎么能从性别断定呢?你这是对男性赤裸裸的歧视。”

事情终于解决了,我请林冉吃了顿宵夜。跟着我忙活了这么久,估计也累得够呛。最后林冉跟我说,如果我要把这个故事写出来,她给跟女性读者提个醒:最迷人的东西往往最危险。

前两天我问鸣哥,这单活儿赚了多少钱?

没想到鸣哥说,都是朋友,谈钱伤感情。

我心想不对啊,鸣哥这么抠的人,平时跟我出去吃饭都得想办法AA,这次怎么这么大方,免费帮人干活儿,完全不像是他的风格。

我觉得鸣哥跟这位朋友的关系不简单,等他回来一定得问个清楚。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仅用于补充说明,与内容无关。

来源:故事研究室 微信号;gushiyanjiush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泡妞是门技术活,你离高富帅只差一套课程的距离”丨半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