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意气消磨就是:少年气性看不上,再回头时够不着

说《围城》。

方鸿渐对苏文纨的情感,有过点变化。最初方鸿渐对苏文纨,曾是有过点意思的。他和苏小姐在香港两天,是以男女朋友身份。那时他相信,苏小姐是最理想的女朋友,有头脑,有身分,态度相貌算得上大家闺秀,和她同上饭馆戏院,并不失自己的面子。且有一瞬间,九龙上岸前,看她害羞脸红的一刹那,心忽然软得没力量跳跃。只那一瞬间,但方鸿渐对苏文纨,到底是有过意思的。

方鸿渐初遇唐晓芙那次,就是自己主动去苏文纨府上。当时的心思:自己答应过去看她,何妨去一次呢?明知也许从此多事,可是实在生活太无聊,现成的女朋友太缺乏了!

他是对苏文纨有过点感觉的,只是后来,更喜欢唐晓芙而已。

这点变化历程,也就是方鸿渐自己的少年气性。

在船上,苏文纨落落大方,方鸿渐还能跟她在香港以男女朋友相处;但此后,苏小姐渐次显出虚荣之态。

她在意自己的感情,不肯轻易施舍,还指望方鸿渐和赵辛楣为了争她打架。方鸿渐不喜欢这一点——方鸿渐骨子里,是有点傲的。所以那位满口英文的银行家那位nita姑娘,他也看不上;对苏文纨的好感,也渐次变少了。

故此,方鸿渐从对苏文纨有点意思,到彻底放弃,骨子里,是少年气性,是他傲气的主动选择。

以及,似乎很少人提及的一点:方鸿渐到底是个男人,是个视觉动物。

方鸿渐在船上交好的鲍小姐,是个穿着暴露、热辣性感、主动到方鸿渐舱房来过夜的巧克力少女。

方鸿渐挚爱的唐晓芙,是个“地道的女孩子”,脸色仿佛新鲜水果,有酒窝,眼睛灵活。

方鸿渐后来娶的孙柔嘉,后来多少带了俗气,出场时却还是个少女姿态。而且方鸿渐对她真动心,是这么一瞬间:

他沿床里到桌子前,不由自主望望孙小姐,只见睡眠把她的脸洗濯得明净滋润,一堆散发不知怎样会覆在她脸上,使她脸添了放任的媚姿,鼻尖上的发梢跟着鼻息起伏,看得代她脸痒,恨不能伸手替她掠好。灯光里她睫毛仿佛微动,鸿渐一跳,想也许自己错,又似乎她忽然呼吸短促,再一看,她睡着不动的脸像在泛红。慌忙吹来了灯,溜回竹榻,倒惶恐了半天。

方鸿渐虽无大学问,却也有些见识。才女吓他不倒。

他又是个性子傲的才子,是没法跟赵辛楣或曹元朗那样,主动日日朝觐苏文纨的。所以虽然喜欢过苏文纨一小下,就撇开了。

骨子里,他喜欢的还是活泼可爱的少女——就像世上大多数二十来岁三十不到的男生那样。

而苏文纨千好万好,就是少了活泼可爱少女感这一点——无论外貌还是内在。所以她还是更适合曹元朗,因为曹元朗也没有方鸿渐的少年气性啊。

image

然而《围城》整本书,方鸿渐跟苏文纨之间关系的落差,也是他少年气性被摧折凋零的过程。

回国时,方鸿渐意气风发,还被鲍小姐和苏小姐轮番追。

之后跟苏小姐唐小姐谈笑风生,交接的好歹也是董斜川这一路人。还能竞争中压倒赵辛楣,还能舍得下放弃苏小姐。

失恋了,跟赵辛楣搭伴去三闾大学,一路上还不屑与李梅亭、顾尔谦等为伍,觉得孙柔嘉是小姑娘。到临了,在大学里居然地位不如李梅亭,最后还是娶了孙柔嘉。

再次见到苏小姐时,孙柔嘉已经有点自卑了,还指责方鸿渐,“你说当年苏小姐如何追你,都是吹牛”。

结尾在上海,日子过得一塌糊涂,工资还不如孙柔嘉,终于贫贱夫妻百事哀,闹得一片颓唐。最后那点亮光,也就是赵辛楣在重庆说,可以给他谋个事。

苏小姐是个象征。是个典型的功利社会应该娶的女人,是个所谓“成功人士”标配。

方鸿渐从一开始有点喜欢,然后看不上,终于到自己过的日子还不如苏小姐,终于被自己的妻子质疑自己配不上苏小姐——其实就是他少年气性被现实缓慢摧折的过程。如果说,《围城》整本书是方鸿渐命运的渐次滑落,则苏文纨是方鸿渐爱情经历中最重要的一个度量衡。

或者,是这样的。

方鸿渐最初,少年气性,傲,对许多东西,“哪怕是好的,俗,咱看不上”。

进了社会,被揉搓过几遭,忽然发现,曾经看不上的俗物,已经高高在上了——这等历程,才最让人心灰意冷。

方鸿渐到最后,还是有一点好:再沦落,他的气性没丢尽——只是不知不觉间被消磨了——只是他确无经营之才,所以在孙柔嘉极其姑妈眼里,这点气性,也不过是读书人的一点没法换来利益的脾气。赵辛楣所谓,“你不讨厌,但是全无用处”,实在是定评。因为他不讨厌,苏文纨喜欢他。因为他全无用处,终于最后连孙柔嘉都怀疑他配不上苏文纨。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读书人悲剧,大概就在于此。

来源:张佳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所谓意气消磨就是:少年气性看不上,再回头时够不着